生活只在静处,优雅全得缓字

斗樱
2018-05-17 看过

优雅是,闲时要有吃紧的心思,忙处要有悠闲的趣味。 优雅全得一缓字。 凡言语动作皆是。 应事接物,常常觉得心中有从容闲暇时,才见优雅。——书内摘


简言之,人活在这个世上,不能不接地气,亦不能太接地气。不接地气者“飘”,太接地气者“俗”。往往前者觉着后者不讲究,层次低,后者觉着前者太磨叽,爱计较。换言之,就是文艺女充满理想,女汉子贴近生活。读过这本书才发觉,原来我的那种想要平平凡凡过日子的思想是庸俗的,亟待有人改造,完成心灵的洗涤,美的蜕变。

总之,冰柜擦得干干净净是生活;擦干净了或是没有擦干净,但是罩上了一小块手工编织的布帘,就有几分朝着生活家去了;低矮的冰箱顶上放置个花瓶再插上几枝花,冰箱上上下下还贴着五颜六色的冰箱贴与便签纸、照片,才能勉强够上生活家的格调。

却也谈不上什么矫情不矫情,只能说个人生活方式不同吧。有人肯花上几日的时间料理出一小坛三五月后后方能入口的腌萝卜,有人却觉得花上十分钟专程买腌萝卜回来下饭都浪费时间。想当年英国曾为了节约粮食消耗而禁绝美食,当基本需求不再成为问题以后,对美的追求才能真正的开始。无论这种‘美’是艺术之美,还是生活之美。

整本书看下来,让人不免感慨作者的生活处处皆是诗意,私以为,这书不如改名叫“打造生活家”。作者说的没错,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当内心有了从从容容去生活的态度,人生才能轻轻松松地优雅起来,因为所谓优雅,那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对生命的爱”。

不过,人总要在物质已经充足的前提下,才会有关注精神空虚的心思。书中这样写道,“我知道这就是我的生活,在没有足够能力实现时间与物质自由的情况下,我享受内心舒缓的节奏感,这是唯一能让举止与生活优雅起来的东西。”(P.005)这话的确很难挑出什么不对来,但是总让人越看越觉得别扭。

但是,很喜欢作者说的:一个优雅的人当有自己喜欢的事,并一直坚持下去。不是女为悦己者容;不是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这话亮了,生活在压力山大的现代都市,难得闲暇时光,总要做些什么取悦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最让我不喜的却是那句:女人有美丽的权利,但更有优雅的义务。

不明白,为什么不能颠倒过来,女人有优雅的权利,更有美丽的义务;亦或是,女人有优雅的权利,更有快乐的义务呢?私以为,我们不应当去刻意求得优雅。相较自然而然的举止,故作姿态举止就不会自然,违背了自然就不和谐,不和谐如何谈得上优雅,只会徒惹人发噱罢了。

奥黛丽·赫本,任时光流逝,唯有她的美丽永恒。犹如天使在人间,是上帝的杰作。她给世人的印象永远都是那么的优雅,但是却从来不曾刻意展现出自己的优雅姿态,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放声大笑也可以如此动人,愈是坦然自若,愈是大方得体。

总之,这本书里的内容与女性外在仪态、内在自我修养还真没什么关系,纯属是教女性如何修炼成一位生活家的。本书旨在苦心教诲那些个埋头在报表、文件、材料堆里全无生活趣味的女性应当如何优雅地去生活,诗意地去生活。224页的书归纳出来就这么一句:生活只在静处,优雅全得缓字。

作者强调慢生活,认为优雅就是不着急,不能说这种观点完全不对,但是也没有触及实质。诚然,如果单从外在的行动举止而言,言语动作放慢一些、稳一些,确实更容易给人优雅的感觉。凡事慢一点,不着急,可以更好的向外展现优雅气质。

“常常能在公共场合看到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女孩子。她们每天火急火燎地来去匆匆,恨不得脚踩风火轮,向同伴说话几乎是靠吼的,仿佛中间隔着千山万水。”(P.078)不过,作者究竟有否试着真正深入了解,这些在她眼中作为反面案例的女孩子?

或许,倘若她们疾言厉色的对象,能够不半心半意地做事,还要连累别人跟着吃挂落,她们也是很乐意轻声细语的与之交流的;能够指望得上别人主动,自己不用费心督促,可以用淡然平和的心态在公务中偷得片刻闲暇,她们也是不乐意脚蹬八厘米的大高跟来去如风的。

“优雅需要时光的沉淀,需要有所经历。但并不是所有经历过的人都能够流露出优雅的气息。”(P.094)但是,一个内心优雅的人也可能有行事风风火火的时候,甚至给人感觉粗鲁的时候。倘使你能够剥开对方被时光砥砺冷硬的外壳,触及到内里的柔软,就会知道她的本心是如何优雅。

世间的优雅女子,有如《京华烟云》里的姚木兰,明慧知理,安宁睿智,温柔得体,雅俗皆宜,宠辱不惊,淡泊旷达。这个善于在平淡的生活中获得乐趣的女子,最终用她的聪慧坚持了婚姻的围城,也坚守了自己的爱情阵地。

有如《上海的金枝玉叶》中的戴西,三十多年的磨难并没有使她心怀怨恨,她依旧美丽、优雅、乐观、始终保持着自尊和骄傲。她一生的经历令人惊奇,令人不禁重新思考;一个人身上的美好品质究竟是怎样生成的?

该书的作者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所有的知识都在培养着一个人的自尊心和对世界更全面和公正的眼光,是不是在中西女塾学习的整个少女时代,那些西方文明里的人类美德,并没有使一个少女成为只仰慕西方而鄙视东方的势利的人,而让她学习了公正,发现了美,肯定了自己,并为自己的一切骄傲?”

这名逆境中和年老时仍然优雅如初的女性,民国时光中一段美丽剪影,人留在陈旧泛黄的时光里,过了那个年代就再也不曾出现过。现在的女星绝少重现那时风华,就算有,也是拙劣的模仿。跟那种自然天成的一对比,高下立判。

她是那么的美好,活生生就像是美国女作家伯内特笔下的《小公主》,不论何等境遇始终保持着自尊和骄傲。“她一生的经历令人惊奇,令人不禁重新思考;一个人身上的美好品质究竟是怎样生成的?有时候,真的让人怀疑,是不是一个人的品质是在童年生活中就确立了的,而且很可能,富裕的明亮的生活,才是一个人纯净坚韧品质的最好营养,而不是苦难贫穷的生活。”


从一个平凡人的视角, 一个私人的浪漫记忆, 一个个逐渐消失的雅致的生活细节, 漫长到优雅,细致到复杂,也许只有气定神闲的生活家在不慌不忙中才能细细品味。


近年来,将“理想的生活方式”细化介绍的书愈发盛行,市面上同类型的书数量颇为可观。这本书亦不能免俗。总的说来,这是一本很小资情调的书。装帧设计美观,图片极富情趣,作者文笔也不错,内容就像是个挺有生活感悟的女子,娓娓道来自己的见解与他人的故事。

问题是,作者认识的这些个女性朋友与她们的故事读来总给人感觉不咋接地气,还带着股子文艺女的淡淡矫揉造作感。不过,在这个时代,写东西能够不矫揉造作,也隐然成为一个卖点了。这许是快销文化盛行带来的恶果,明星卖人设,作者谈风格,这样大家都可以心安理得的不走心了,能省好多事。

记得以前读到一本随笔,文章过度抒情,内容空洞浮夸,少有真情实感。更重要的是,为了追求辞藻之美,作者连话也不会好好说了,所有的字单独拎出来看都认识,然而连成句就让人不知所云。相较之下,这本书还好些。当然,一个人故作姿态,把自己扮作人生导师,总是不讨人喜欢的。

说起来,作者对宽宽松松的棉麻衣装堪称推崇备至,认为只有这样的衣物方能让久居于都市中的人们:随时随地能够触摸到自然的气息。“它简单直白却又不失婉约,更重要的是,女人能从这布料中感受到放松身心的自由、延展身体的舒畅。可能棉麻衣服无法最大限度地凸显你那玲珑有致的曲线,但它却能使你取悦自己并舒服自己。”(P.176)

恕我直言,这篇长达五页文章怎么越看越像是篇软文呢?正如某本网络小说上阐明的那样:三流的广告,拼命的吹嘘产品本身。但是一流的广告,却是隔山打牛,通过推广各种流行文化活动,来达到推广产品的目的。本身,文化和产品已经差不多是近义词。

如果作者仅是在自己的文章中顺带一提,居家的时候穿棉麻装是很舒服的,没有任何人会为此觉得反感。然而,现在这么做纯属是在向那些渴望让自己的形象变得更为优雅得体的姑娘搞推广吧!总之,这事让人联想起了当年某位身体写作流的作者大火之后,很多“文艺女青年”一味模仿起了她小说里的穿衣打扮,但却罔顾自身条件和穿着场合现象的滥觞。

通常情况下,妹子们不顾自身实际情况的盲目追逐,都不会获得想要达成的结果。毕竟,生活总是过给自己的,又不是过来给别人的。兴致来了,就算脚踩恨天高,浓妆艳抹成暗黑哥特风,一身先锋派紧身皮衣裤,别人看得舒不舒服与我何干?只要我自己喜欢不就好了。很没必要因为时下对于复古自然的风靡,一味迎合潮流审美的趣味,与众不同不也挺好。

自己喜欢,比起什么都重要。就像某部音乐剧中唱道的:“生命是一场盛宴,敞开心灵,活在当下,拥抱真实自我。”一切皆出于本心,不论这真实自我,是麻袋装,还是弹力裤;是鸟窝头,还是荧光色,——我自有我的美好,没必要跟别人一样!来啊,放纵啊,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就好!

记得有位日本民艺家河井宽次郎曾经说过,“美这东西,你越追,它跑得越远;你不追它,它反而来追你。”私以为,优雅也是一样。说起来,“优雅”这个词在我国不知从何时起似乎成为了一个阴性词,优雅的女士常见,优雅的男士则难觅其踪了。“《时尚芭莎》中有一篇文章谈优雅:优雅,不是被看到,而是被记住;不是要什么,而是不要什么。”(P.175)

话说回来,并不是所有的‘慢下来’的动作举止都会在旁人眼中显得优雅的。有看过人吃得又急又快但是给人感觉很优雅大方的,也看过人快步纵跃姿态也优雅动人的,就算慢下来了,就一定会给人优雅的感觉吗?只怕未必。刚刚提到的这两人,前者是古装剧中大家公子的扮演者,后者干脆是舞蹈学校的出身,全都是专门练过的,仪态自然出众。再怎么说,拿腔作势既不自然,也不可能优雅得起来。

时代在飞速发展,城市的快节奏生活使得大家变得很浮躁,每天要应对接踵而至的各种焦虑、压力、麻烦和混乱,回家以后也少有获得放松的空间,让人们难得喘息。总觉着,这人怎么活得越来越累了。这些压力,往往源自于对将来更好生活的欲求,来自于对远去的往昔情怀的固执,太多感情掺杂在一起,变得更加复杂难解。就这样,平日里忙得昏天黑地,闲来总要找些东西聊以慰藉。

许是自己的生活有点钱有点闲了之后,总要追求更高的精神层面的东西了吧。是以,“我们这些喜欢读书,又自诩热爱生活的姑娘经常相互打气:我们不仅仅是要活着,而是要做个真正的生活家。”(P.132)可是,生活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说白了,“人们总是习惯于理想化他人的生活,而忘记了自己的生活中也可以有无穷无尽的乐趣。”(P.056)

书中一篇名为“无用之事最有滋味”的文章,引述了周国平周先生的一段话(P.029),篇名许也是自这一段话中来的。但是读罢却让我不期然地想起了另一位周作人周先生的话,生活总是需要些无用之物的,看夕阳,看秋河,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游戏与享乐。窃以为,这段话倒是更为切合文章的情境。

坦率的讲,我许是过于敏感了,总疑心作者是否在低调炫耀她与她圈内女性朋友们的小资生活?这些在书中被称之为主流价值观中所谓的“成功女性”,大抵都有着高收入、高职位、高学历,经济独立自主,时间也相对宽松,却总觉得生活空虚寂寞乏味。你看她们的那套生活方式吧,有档次、有品位,给人感觉真是挺优雅的哈,但是隐形成本也颇高。

作者说:“那些喜欢做“无用之事”的人,大都有一片甘之如饴的自由时光。”怕不仅是如此简单吧?首先,经济上应当不虞匮乏,其次,时间可自由支配,最后,没钱没闲的人还想跟人玩心境,开玩笑么。话说,自家开花店的女店主的确比起在超市上班的女理货员,更有慢下来从容自若的空间与余裕。

暗搓搓地想,把日子过成诗的情趣诚然可羡,但若是书中引以为例的这起子人,一个个负债累累,家里天天让讨债的人闹得鸡飞狗跳,还要供养正在上学的弟妹,恨不能一天劈成八瓣儿,日夜打工赚钱做兼职,……大抵也很难再有什么闲情逸致去‘慢生活’了。

就像是,“她做发簪从不以卖钱为目的,或是喜欢留着自己佩戴,或者送给喜欢手作小饰物的朋友。不论是自己留下,还是送出去,她都做得很用心,从不马虎。……她说,有人想高价买走她最近做的一对发钗,她觉得这种事情完全不能容忍,觉得自己所钟爱的事物受到了冒犯。这事儿,在别人来看,肯定会觉得苏苏矫情……但是,这些对手工制品情有独钟的朋友懂她。”(P.014/015)

然而,的确觉得这姑娘的反应相当矫情了。她清高到觉得别人是在用金钱亵渎自己那份纯粹的喜爱,怎么不肯设身处地的想想,凭甚肯出个高价千金难买如意的人就不能是真心了呢?还是说,开口就是因为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这东西,所以你把东西白送给我吧,这样就显得顶诚心了?要知道,正是因为对方是真的喜欢,才会贸贸然地跟个陌生人开口,说要买她的东西啊。

——呵呵,沉迷文艺无法自拔的小资派文艺女青年岂止是文艺,简直逐渐在向文学少女发展!这本书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原来每个看似成熟的女性心底都住着一个永远未成年的小女生。

还有作者对于爱情的态度,怎么越看越不对味啊,总觉得怕不是琼瑶小说看多了的结果。耳边听着邓丽君的歌,枕边放着三毛的书,不知是否从那个文艺的年代走过来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些“爱情至上”的心理。什么“哪怕知道对方爱上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哪怕用力去爱而爱到心碎,也绝不躲在墙角只露一双关爱的眼睛,然后在无奈与叹息之中目送这段缘分远去。”

“要相信,上天是会厚待那些勇敢的、坚强的、心存善意且顺从自己内心力量的姑娘的。只要你心中的愿望足够强烈、对生活足够热爱,你就是战无不胜的,就会是自己生活的导演。”……哎呦我滴妈喂,这种形容有没有感觉很眼熟,像不像《流星花园》女主角的乙女风格?

我觉得吧,感情这种事还是要理智来看待的。明知道对方对你没什么感觉,你的满腔爱意对对方来说纯属负累,你的热切行为对对方来说近乎于骚扰,姑娘,你还是早点死心了吧!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因为,你可以单方面的爱对方,但是不能让对方同样爱你。纵使你爱得感天动地,始终也只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对方没有亏欠你什么,也没必要非得回应你单方面的感情。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喜欢一个人,就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会事事为他考虑,不是成为对方的负担。要知道,真正的感情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无论最终对方能否回应自己的感情,对他的感情都是不变的;哪怕对方始终不曾回应自己的感情,但是这份感情,亦不会因为他的不回应而消失。

作者不也说么,“在取悦自己这件事上,宁可辜负了别人,也不可辜负自己。”(P.057)就像是你不会因为你不喜欢的人的炽热爱恋而选择牺牲自己的感情,凭什么就要别人因为感动于你的痴心一片,被你打动而选择牺牲自己的感情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优雅就是不着急的更多书评

推荐优雅就是不着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