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邂逅,可以令人舍命不悔?

冰冷血脉
2018-05-17 21:17:40

小学毕业以后再没写过读后感,但看完嫌疑人X以后想法太多,不记下来实在可惜 关于情节: 虽然猜到了死亡时间有猫腻也发现了技师的消失,然而结尾还是太过出乎意料,很多年没读到过这么过瘾的揭底了。 看到一半就觉得警察可能在死亡时间上被误导,翻回开头果然行凶当日没有日期的记录(得意);然而即使发现疑点也无法想到石神的手法。至于在开篇出现并在后文被反复提及的游民,敏感点的人都能看出他们是破局的关键;然而东野非常巧妙的把汤川与石神的会面的小高潮安排在在技师失踪这个细节刚刚出现之后,把读者的注意力完全从游民身上引开,十分谨慎和鸡贼。

关于人物: 花冈靖子

东野对女性心理描写的手段令我诧异。之前读白夜行,对雪穗与高宫婚后生活的记录印象深刻;这一段及其残忍和写实地描绘出了和一个对你毫无感情、将你当做踏板遗弃在她规划之外的人生活是怎样的状态,那种隐藏在相敬如宾表象下的敷衍与漠视令我心寒。 而本书女主花冈靖子,则体现出一个缺乏头脑与能力,屈从于本能的底层女性身上带有的愚蠢与自私(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她女儿美里)。 她不了解石神的布局手段,也不明白对方有何目的,也不清楚他为此付出多少,也不考虑如何报答,也

...
显示全文

小学毕业以后再没写过读后感,但看完嫌疑人X以后想法太多,不记下来实在可惜 关于情节: 虽然猜到了死亡时间有猫腻也发现了技师的消失,然而结尾还是太过出乎意料,很多年没读到过这么过瘾的揭底了。 看到一半就觉得警察可能在死亡时间上被误导,翻回开头果然行凶当日没有日期的记录(得意);然而即使发现疑点也无法想到石神的手法。至于在开篇出现并在后文被反复提及的游民,敏感点的人都能看出他们是破局的关键;然而东野非常巧妙的把汤川与石神的会面的小高潮安排在在技师失踪这个细节刚刚出现之后,把读者的注意力完全从游民身上引开,十分谨慎和鸡贼。

关于人物: 花冈靖子

东野对女性心理描写的手段令我诧异。之前读白夜行,对雪穗与高宫婚后生活的记录印象深刻;这一段及其残忍和写实地描绘出了和一个对你毫无感情、将你当做踏板遗弃在她规划之外的人生活是怎样的状态,那种隐藏在相敬如宾表象下的敷衍与漠视令我心寒。 而本书女主花冈靖子,则体现出一个缺乏头脑与能力,屈从于本能的底层女性身上带有的愚蠢与自私(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她女儿美里)。 她不了解石神的布局手段,也不明白对方有何目的,也不清楚他为此付出多少,也不考虑如何报答,也并未顾忌这个掌握自己全家命脉的男人可能带来的威胁。在美里被负罪感逐渐逼向自杀的时候,靖子这个主犯内心竟跟个没事人一样毫无波动。石神自首前她一共就做了三件小事:上班、把石神编好的台词念给警察、偷偷摸摸约会。脑子是有多空才能心大到这个地步…… 和工藤约会就是明着对石神挑衅,而挑衅石神,极大概率会导致她们母女万劫不复,美里提醒过她很多次。然而在第一次见面被石神发现后她的心理活动是什么呢? “靖子目送着远去车尾灯,她自觉心情好久没这么亢奋过了。这种和男人在一起为之陶醉的感觉,不知已睽违多少年了” 两行前就是石神的单身狗死亡凝视……正常人在这种时候多少会感觉到紧张吧,然而靖子觉醒的女性本能让她忽视了一切,甚至压倒了母亲保护孩子的天性(她的行为无疑也给美里带来了潜在的危险)。 “说不定,这是因为她渴望逃出现在置身的这种窒息状态——纵使只有暂时地让她忘记所有痛苦。抑或是封印已久、渴求被人当作女性看待的本能苏醒了。总之,靖子并不后悔来赴约,反正时间很短。虽然脑海一隅总有罪恶感挥之不去,但她依然享受到睽违已久的快乐滋味” 这段初看时没怎么留意,现在再看就是一份完美的女性婚内出轨心路历程。东野对女性心理的了解如此透彻,细思恐极…… 为什么要安排石神这样的天才对一个普通甚至略显不堪的女子萌生爱意并不惜为此牺牲一切?(然后人家还看不上他2333)是为了展现冷酷理智的学者对被感情支配的普通人的憧憬?亦或是为表达极致的美隐藏在平凡的灵魂中?还是单纯的为了增加石神这个人物的悲剧性?我读书少,不得其解

汤川学 伽利略教授在本书中的行为很迷,态度一度反复无常。他在自己开始怀疑石神介入谋杀的时候对草薙说“唯有这次我不能全力协助你”,拒绝对警方提供帮助,看起来像是顾及和石神的关系打算徇私;然而第二天在草薙表示也盯上石神之后,汤川又决定继续协助他追查到底,立场的转变十分生硬。 他对许多人说石神是重要的朋友,行为上却一直在对石神穷追猛打,有人说汤川是为了追求正义和真相要将杀人犯绳之以法,但书中他对石神的态度一直是“我是你兄弟,我为你惋惜,我替你不值”,并没有主持正义大义灭亲的矛盾与纠结,让人感觉有些笑里藏刀的虚伪。尤其在结局处他解释自己为何要把真相告诉靖子: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得不告诉你。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让你明白他有多爱你、是怎么把全部的人生都赌下去,那他未免牺牲得太不值了。虽然这不是他的本意,但看到你这样一无所知,我实在无法忍受。” 这什么鬼理由?你哪怕说为了正义为了法律为了兴趣为了搞死石神为了给富坚和技师报仇都行啊!这套操作让石神所有的努力牺牲付之东流也顺带着将花冈母女送进了监狱,结果你说原因是替他不值?!(没有说汤川做的不对,但这理由实在恶心) 系列作品的主角经常容易因为作者放弃人物塑造(在第一本完成时形象就已接近完整)而沦为推动剧情的工具。我没读过神探伽利略系列,但我想汤川在本书中前后表里都不一致的行为,是他被当作破案工具描写而缺少了人物行为逻辑考量的结果。

石神哲哉 到石神这里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了…… “我只是针对一般人自以为是的盲点出题”,石神设计的诡计用这一句话就能概括,只不过这个盲点抓的太狠令人始料未及(技师:mmp)。 然而石神除了一开始的精妙布局以外完全没有任何变通手段,在汤川的进攻中显得有些被动,也使得两个人的对抗变成了汤川单方面的解谜,故事的精彩程度打了折扣。 好吧这明明是一部爱情小说不该在细节上如此苛刻,接下来讨论一下石神的爱。 关于爱: 石神对花冈母女的感情,个人认为并不是男女间那种荷尔蒙作用下的爱情。对石神的描写中从未提及他对靖子持有爱意(都是旁人在yy),并且在结尾处石神的回忆中并没有单独提到过靖子,都是母女一起出现,这表明他对两人的感情是相同的。 与其说靖子是石神的暗恋对象,倒不如说花冈母女是石神在陷入无边绝望时出现的一缕阳光。有时我们的生活会进入一种“不太想活,但又没什么理由去死”的状态,这时候一个单纯友善的微笑往往会成为把我们拉出泥沼的救命稻草,花冈母女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碰巧成为了石神的救赎和精神支柱。那么对这样的人石神会抱有怎样的感情呢? “有时候,一个人只要好好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人。”东野给的答案是,只希望你好好活着,除此之外别无所求,为此我愿意献出一切。这并非狭义的爱情,但毫无疑问是一种无私的爱,很多父母对子女就持有这样的情感,特别是一些将孩子视为自己生命全部意义的母亲。 因此石神做出的牺牲并不是因为什么爱情,只是一个失去了生存意义的人尽其所能去守护他生命中最后的美好罢了。 所以我对于汤川说自己因为替石神感到不值才告诉靖子真相这个理由十分恼火,石神对自己的生命早就无所谓了,他活着的全部价值就在于守护花冈母女的幸福,只要能做到这一点,被当作变态背负杀害无辜者的罪孽终身监禁这种在外人看来是巨大牺牲的事情对他来讲根本无足轻重(技师:再次mmp);付出无足轻重的代价守护了最重要的人,又怎么会感到不值呢? 难道作者这么安排是为了表现出汤川不懂爱?这么想或许能好理解一点。 啊写了好多,虽然乱七八糟2333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