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利斯朵夫 约翰·克利斯朵夫 评价人数不足

致不甘死去的你

爱读书的虎扑妞
2018-05-17 19:46:52

“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荒腔走板。”这段话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读到过的,大概是中学的时候,那时候年轻浪漫,能看到朝阳的美丽能体会夕阳的阴柔,不像现在已经对生活产生了倦意,无论黄昏还是黎明都只想能睡一个好觉,无法再有精力能去体会这个世界的美。

曾经我也已经忘记了这段话最初是在哪里读到的,我只感觉到年轻真好,加剧了自己对成熟的恐惧,可是一晃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成为了自己的影子,我模仿着自己,我重复着旧日的生活,再也没有勇气去改变什么,去创新什么。一直到我最近读到了这套《约翰克里斯朵夫》里面的这段话,就像在一段异国的车厢中遇到了儿时的邻居一般惊讶和惆帐。

模模糊糊中,我记得在中学时候第一次购买了一整套的《约翰克里斯多夫》,那时候还在住校,每周用少的可怜的饭钱扣掉一两顿,积攒出钱来购买我喜欢的书籍,那时候宿舍的窗外正对着新华书店的小楼,窗外有风不停吹过树叶,夏季时候打开窗户还经常有树叶带着花瓣跌进来飘

...
显示全文

“大半的人在二十岁或三十岁上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把以前真正有人味儿的时代所说的,所做的,所想的,所喜欢的,一天天的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荒腔走板。”这段话是我很小的时候就读到过的,大概是中学的时候,那时候年轻浪漫,能看到朝阳的美丽能体会夕阳的阴柔,不像现在已经对生活产生了倦意,无论黄昏还是黎明都只想能睡一个好觉,无法再有精力能去体会这个世界的美。

曾经我也已经忘记了这段话最初是在哪里读到的,我只感觉到年轻真好,加剧了自己对成熟的恐惧,可是一晃我已经长大了,我也成为了自己的影子,我模仿着自己,我重复着旧日的生活,再也没有勇气去改变什么,去创新什么。一直到我最近读到了这套《约翰克里斯朵夫》里面的这段话,就像在一段异国的车厢中遇到了儿时的邻居一般惊讶和惆帐。

模模糊糊中,我记得在中学时候第一次购买了一整套的《约翰克里斯多夫》,那时候还在住校,每周用少的可怜的饭钱扣掉一两顿,积攒出钱来购买我喜欢的书籍,那时候宿舍的窗外正对着新华书店的小楼,窗外有风不停吹过树叶,夏季时候打开窗户还经常有树叶带着花瓣跌进来飘落在我的书桌上。那时候的我们从天不亮就打开书桌上的台灯开始早自习,一直做题一直阅读到中午的太阳灼热炙烤大地,狼吞虎咽吃过午餐后,又从昏沉的午后学习到日暮西沉,一直到深夜月亮高高挂在天空中。阅读课外文学书籍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休息和娱乐,那时候我能想到的最放纵的娱乐就是暂时抛开高高摞起的卷子偷偷阅读一会名著。很庆幸在自己最好的时候体会过的这份难得的感动,那种缓缓流入你的血液的震撼,一种用一个人的一生来打动你的震撼,我每每听到钢琴声都会想起这个名字,克里斯朵夫的名字,那个7岁的少年,坐在二手钢琴旁在慈爱的爷爷身边笑着,弹奏着他熟悉的曲调。

就像石黑一雄的《别让我走》一样,一路从书中的人物小时候就看着他们成长,就像陪伴一个孩子长大一般,就像曾经有幸能抱过他们柔软的身体在肩膀上,就像曾经牵过他们的手,替他们擦去泪水一样,对他们产生了足够的怜爱,在书的结尾处,看他们越走越远,或是垂垂老矣,或是已经面对命运挥起的屠刀,我总是心痛的落泪,那些人物就像无辜的孩子们像是我的孩子们。

克里斯朵夫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当他失去了爷爷的保护孤身一人陷在那个不幸的家庭里面,面对酒鬼的父亲面对冷漠势力的母亲,他的孤独和伤痛只有纸外的我们可以看到,当他痛失宝贵的钢琴,当他痛失美丽的爱情,当他流落异国辗转落魄,当他不畏权贵掷地有声,仿佛书内外的我们一起成长着,路在纸页间展开,那些磅礴的路那些黑暗诡吊的死路那些充满了人情味的飘着雨的路,这些命运的道路带着我们忽左忽右,一直到他暮年白发,他的一切挣扎和不甘都逐渐随风而逝,老去了渐渐变淡了背影,渐渐稀疏了白发。

我不止一次的落泪了,我耳边仿佛又想起了石黑一雄的那句:别让我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约翰·克利斯朵夫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