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花 极花 6.0分

并没有放弃对村庄罪行的批判

伏惟尚飨
2018-05-17 看过

读贾平凹是每年必有的,像是个习惯,从《古炉》、《废都》、《秦腔》到后来的《老生》、《带灯》,最近看到又出新书《山本》,便把他前两年写的《极花》拿出来看,看到这个评价是不意外的,因为是写女性,还是被拐卖的女性,肯定有一群自以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的人在拿女权说事(你别骂我,我肯定不是说你,你要觉得是说你,你就是心虚!feminism)。我觉得故事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很多取向还是错了,就像很多人提到的把农村男性娶不到媳妇归因于城市发展,吸走了劳力财力,这是很扯的。

还有关于对这个村庄的美化问题,老老爷,麻子婶和瞎子身上是有些美德的,这不能忽略,除此以外,所有人都是在书中都是丑的,这是作者借胡蝶之口说出来的,她是恨的,尽管她是妥协了,她诅咒,她也骂,她把他们都看成龌龊的人,而他们确实是这样。文中是有这样的文字的,不知道那些没读过就打一星的人有没有看到:

“我厌烦着村里人,他们才这样的丑陋,我不爱这里,所以一切都混乱着,颠倒着,龌龊不堪。”
这个村里的人我越来越觉得像山林里的那些动物,有老虎狮子也有蜈蚣蛤蟆黄鼠狼子,更有着一群苍蝇蚊子。大的动物是沉默的,独来独往,神秘莫测,有攻击性,就像老老爷、村长、立春、三朵他们。而小的动物因为能力小又要争强斗胜,就身怀独技,要么能跑要么能咬要么能伪装要么有毒液,相互离不得又相互见不得,这就像腊八、马猴子、银来、半语子、王保宗、刘全喜他们。这些人平日都干些龌龊事,吵骂不断,来喝茶了又成了一群麻雀,碎嘴碎舌,是是非非 ……

贾平凹会写农村,太会写,有人说这是他眷恋村庄的表现,这是有的,他这个年纪更使得他眷恋根,而且他的文字本来就是极具乡土味儿的,但要说他为农村的罪行开脱,这有点冤枉他,尽管后记中他的表露有这方面的趋势,那也仅是提供了一种造成这种现象的可能性,与事实不符是他的实测,而且他并没有抛却对女性的同情,他对发生在老乡身上的这件事仍然是很痛心的。

不管怎么说,有缺点,不可否认。书还是要看一看,老是抓着那一点,说来说去,也没什么意思。另外后封面简介说指向男性婚姻问题,太令人反感了,你没看到被拐卖女性的心理历程和行为经历是比较合理的吗?你可以不接受,但并不影响它作为事实的确定性。

所以,两星半吧,题材值得书写,但是小说定位是很难被成全的,不看后记和后封,是能及格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极花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