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い空 遠い空 评价人数不足

老年女性的“性”

すういん
2018-05-17 17:14:38

当所有的女性主义小说都在叙说“年轻”女性的身份焦虑和苦痛之时,这部作品描写了一位60岁的年老女性,被临村的男子“强奸”的故事。在性别研究中,我们所谈论的sexuality、性欲、gender似乎都围绕着“年轻”的身体,欲望的主体与欲望的对象中似乎都不包含老年人。老年人的存在是无性的、去性别的,他们是相对于年轻的身体的“异常”的、“枯竭”的存在。而在老年人中,男性与女性亦是有所不同,“年老色衰”的女人,渐渐脱离欲望的“客体”,身体是空洞而又去“情欲”化的。这部小说这样写道,有关年老女性的性:

(男が)若いくせに年寄りを女だと思ったことがいやだったのだ、年寄りなのに女だと認めたことがいやだったのだ、もう女ではないと思っているのにまだ女として役立たせようとしたことがいやだったのだ、そのためにまた今更無理矢理に女に立ち戻らせられるのが屈辱だったのだ、つまらない屈辱ではないか、女のくせしてなにが年寄りだ、年寄りだって女は女ではないか、(後略)

小说描写一位聋哑的男子主动接近一位年近六十的老人,并企图与其发生性关系,男子不会说话又听不到声音,所有的符号在他看来都是空洞的、无意义。老人试图躲避该男子,但不知为何对其产生了怜悯之心,男子所索要的仅仅是性,没有情也没有欲,男子就像春天从南边飞回来的鸟儿一样,每年的春天和秋天都会归来。直到一天老人对男子的眼神感到厌恶和恐惧,她走出了家门试图躲开以往莫名其妙的性交。但不巧的是,男子在山坡上看到了另一位60多岁的菅野,他将菅野认作了老人,又脱下裤子展现自己想要性交的“信号”,菅野开始挣脱,男子将她杀死并猥亵。老人知道之后一时自责但又不知如何是好,回到家中,她发现酷似男子的男人站家门口,他像男子一样又聋又哑,故事似乎又回到了最初的开始。

小说以全知的视角叙述了这一“超现实”主义的故事,不会说话的男子、无奈但又矛盾的老人,男子的世界中,性就只是性,不存在拉康所述的象征界的符号,这一性的对象可以是他的妹妹、他的母亲或者在象征界中“脱性”化的老太太。他的世界中不存在禁忌(taboo)。而在象征界中的老人,被作为欲望的客体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这是一种屈辱,但似乎又不仅仅是屈辱那么简单,她向男子传达的信号都是空洞的,她的拒绝和不快在男子的世界中都是空白的。我们如果脱离故事本身,回到现实,年老女性的声音也同样是空白,她们没有“性”,作为欲望的主体的只有男性,如川端康成的《眠れる美女》(睡美人)书写了年老男性的性幻想和情欲,但对象都是被迷药灌醉的年轻女子。年老女性甚至都无法作为欲望的客体,她们的身体是干瘪的、异常的,她们没有声音。

回到小说,小说本身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地方,小说的叙事顺序、叙述人,还有被害人女性等等,它作为八十年代的小说,展现了女性文学中与众不同的主题。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遠い空的更多书评

推荐遠い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