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一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黑暗世界

Alley_LAY
2018-05-17 13:06:17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山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i]老子在道德经中所描述的“损有余而补不足”的“天之道”与“损不足以奉有余”的“人之道”相对立存在,以衬出人性的黑暗面。曹禺的《日出》是对这样一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黑暗社会的完全体现。

《日出》以陈白露为主要人物,以她为中心把各色人物展现在观众面前。“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ii]陈白露的这句台词也是她最终悲惨结局的映射,他沉醉在这纸迷金醉的社会中,也迷失于其中,也于其中挣扎,她爱生活,她也厌恶生活。她虽然深谙于这个黑暗的社会,但是她对这个社会也充满深深的厌恶。外在光鲜亮丽的她,内心的精神世界早已被现实所摧残,以至于最终悲剧的发生。也以陈白露的自杀揭露这黑暗社会的糜烂面。她的悲剧也是这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黑暗社会最终悲剧的中心体现。在这个社会中,作为既“奉有余”也“补不足”的陈白露,她侍奉过形形色色有余的人,把潘月亭亲昵的称为“我的好爸爸”,她在方达生对于她这种生活投以鄙夷不屑的态度时,她问心无愧,她比那些两面三刀的政客,那些尔虞我诈的商业家,那些招摇撞骗的人名誉的多,她没有骗过人,没有抢过人,她通过牺牲自己来奉有余而得到别人甘心愿意的金钱来维持自己,“我对男人尽过女子最可怜的义务,我享着女人应该享的权利。”[iii]她这么对方达生说。“补不足”是她见小东西可怜便收养了她,可以折射出她善良的本性,这种人性糜烂的社会没有把她的品性给磨灭掉。于普通歌女相比,她没有心狠手辣,没有工于心计,没有沉迷于金钱而成为金钱的附庸,她早已看清这个社会,以清醒的头脑对一切报以绝望的态度。凡事认的太清,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有余”大头潘月亭和金八,潘月亭是大丰银行的经理,有权有势,也是剧作中唯一能与最强势力金八相抗衡的,也是陈白露求助他的原因。他心狠毒,他裁员、克扣工资,也是黄省三最终悲剧的始作俑者。作为“有余”的他狠心损“不足”。他耍权术,善投机,他为了挽救自己的厄运,在与李石清争锋相对的搏斗中,他笼络了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对方,但一旦投机得手,他又狠心剪除心患。[i]金八作为《日出》中一直从未露面的恶势力,是一种黑暗势力的象征,他对小东西这样一个“不足”的小女孩的蛮横欺凌可见他的流氓成性、残忍冷酷的性格。

黄省三作为“损不足以奉有余”中的“不足”,生活的残酷和人性的冷漠把他逼进了死亡的深渊。作为银行小书记员,一个月工资十块两毛五,也不足以养活三个孩子,公司裁员把他裁了,他去向李石清求情,而李石清的无情和生活的压迫让他走上绝路,他用红糖掺鸦片烟给孩子喝,亲手毒死三个孩子,当他要去跳河自杀时,人们却说他是精神有毛病,不许他死,国家法律也不制裁他,反而将他开释,不让他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他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已不成人样了。 李石清作为“有余”和“不足”的中间者,早已丧失人性,他不择手段、一心攀升。他相对于黄省三来说是有余者,相对于潘月亭等人来说又是不足者,所以他作为一个中间者,阿谀讨好上层,却又欺压下层,他以奴性的忠诚为潘月亭卖力做事,却又在弱势者面前炫耀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等级,对于黄省三的求助他报以冷漠,甚至鼓舞他去死,可谓道德与良心尽失。他还把儿子的病情置之度外,高职位和金钱的诱惑早已冲昏了他的头脑。

方达生作为一个既没有“补不足”也不能“损有余”的局外人,他是一个正直、善良但又与社会隔绝、缺乏社会经验的知识分子,也是剧作中唯一有亮色正义的人物形象,但又是一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人物的存在,虽然内心善良正直,却没有能力作为。在第二幕开头之处,从方达生和王福升对于工人们打夯的不同态度有鲜明的对比,方达生说:“他们真快活!你看他们满脸的汗,唱得那么高兴!”[①]方达生深知这种纸迷金醉的生活的黑暗,也对于这种生活很厌恶,甚至于鄙视,所以他羡慕工人们纯粹快活的生活。而王福升却说:“天生的那份穷骨头嚯。要不,一辈子就会跟人打夯,卖苦力,盖起洋楼给人家住嚯?”[②]媚富欺贫、狗仗人势的王福升一辈子都成为金钱的附庸,对这种底层人物的深切鄙视,对黄省三这样一个底层阶级进行欺凌中就可见一斑。两个人物品性有鲜明的差别和强大的反差,也通过王福升来衬托出方达生的正直善良的品质。方达生最后迎着上升的太阳,向着工人歌声响起的方向走去,一种希望的象征,他至始至终都保持着自己的热情正直、诚实善良、充满同情心的品性。 虽然黑色的色调充斥着当时整个社会,但依然有希望可寻。《日出》以砸夯工人的合唱来落幕,“日出东来,满天大红!”并且日出来临,一种新的希望的来临。工人们作为底层纯粹的人们,他们有实干精神,他们也不会被社会所染黑,是作者曹禺所歌颂的人物,他们也是当时社会的希望。也是对这种脚踏实地的实干精神的宣扬与号召。 【参考文献】 [i] 老子《道德经》七十七章 [ii] 《日出》曹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 [iii] 《日出》曹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

[①] 《日出》曹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 [②] 《日出》曹禺,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8 [i] 毕静枝,黑暗世界里被扭曲的人性——曹禺《日出》剧情及人物分析,语文学刊,2014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曹禺(日出、雷雨)的更多书评

推荐曹禺(日出、雷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