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书简 谈美书简 7.4分

浅谈美学与人的关系

Berger
2018-05-17 01:06:40

这个题目看起来与美学并没有什么联系。康德说过:“有两件事物我越思考越觉得震撼,一是我头上的星空,一是我心中的道德准则。”按我的理解,对于人来说,美学就像高悬在人们头顶的星空,美学与道德准则一样,对人不可或缺。只有不断去看,不断学习美学,人才能更踏实,更有趣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美学是吸引人类不断探索的星空。人类通过对美学的探索,不断懂得生活的意义,去活出真正的自我。所以美学的核心问题就是对人的研究。把握美学与人的关系,才能更好的理解美学。

最近读了朱光潜先生的《谈美书简》,说句老实话,这并不是朱光潜先生的完美之作。文革后,这个老先生虽然想摆脱思想束缚,但无奈长期的阶级斗争的枷锁无法一时打破,这本书中仍避免不了过多政治正确的表达,让人感叹与悲哀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悲惨境遇。

本书第三章《谈人》却让我思考起了美学与人的关系。由朱光潜先生的启发,我总结了以下几点。

第一,人对美的追求来自于本能。朱光潜先生在《从现实生活出发还是从抽象概念出发》一文中列举了《巴黎圣母院》中卡西莫多对着吉卜赛女郎大声喊”美,美,美“的例子。这样也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何为美?”朱光潜先生反对大而全的概念和对美统一的标准。美不是从概念中来的,是从实践中来的。朱光潜先生认为,美就“起于吃饭穿衣、男婚女嫁、猎获野兽、打群仗来劫掠食物和女俘以及劳动生产之类日常生活实践中极平凡卑微的事物”,最贴切的例子就是“美”字来源于“羊羹”这种食物。就如艺术起源一样,无论是游戏说、模仿说、劳动说这些说法都是以实践为根基。所以即使是原始人,在为生存而进行繁重的劳动时,他们依然都保持着对美的追求,这种对美的追求产生了最早的艺术。格罗塞在《艺术的起源中》就考证了原始民族的装饰既有审美价值也有实际用途,而且他还认为这种最早的没有宗教影响的装饰完全来自于人的本能,是真正的艺术,也是真正的美。

无独有偶,鲍姆嘉通在《美学》一书中提出来了“美是感性认识的完善”的核心观念,他将自然美学分为两部分“先天的”和“后天的”,而“先天的自然美学”就直接代指了“天生的美的禀赋”,即对美本能的追求。

第二,人就是美。朱光潜先生在《冲破文艺创作和美学中的一些禁区》中提到了文革后文艺创作应该突破的禁区中就有“人性论”“人道主义禁区”“人情味”。《新青年》曾刊登过周作人的《人的文学》一文,提出“人道主义为本,对于人生诸问题,加以记录研究的文字,便谓之人的文学”。而后在《平民文学》中周作人又提出来了“以真为主,以美在其中”的观点。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也提到“怀疑论哲学思潮下对人生的执着”使“人与人格本身而不是外在事物日益成为这一历史时期的哲学和文艺的中心”。对人的关注使美不再是汉代铺陈天地的皇皇大赋,文学真正成为了文学,文学之美,书画之美,思想之美,全都有了灵魂。同样的在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推崇的“悲剧净化论”同样是以人为基础。在余秋雨的《世界戏剧史》中,根据亚里士多德的定义,“悲剧向观众展示比普通人品行更好,才能更高的人如何遭受苦难和不幸,他们的遭遇会在观众心中引起怜悯、恐惧等强烈的情感”,这种“感性体验,体现了艺术作品的情感价值和审美价值”。以人来展示悲剧之美净化人的心灵,这是多么美妙。同样的即使是悲观的叔本华在阐述悲剧之美时,也认为“悲剧应表现不可饶恕之美,即人的本身”。

第三,人对美的欣赏就是美的一部分。朱光潜先生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慢慢走,欣赏啊!”李泽厚的《美的历程》之所以被认为是经典之作,原因就是书里讲的是美学,这也是李泽厚自己的艺术体验之旅,里面传达的对美的欣赏与赞叹让人同样感受到了美的力量。对美的欣赏就是对美的陶醉。一方面里,古希腊神话中,日神阿波罗和酒神俄狄浦斯同样也是掌管艺术的神,而酒神节与日神节的兴起代表了古希腊艺术蓬勃发展的开始,而人沉浸在这狂欢之中的情绪即“人的生命意志本体的原初状态”被尼采总结为“酒神精神”。而这种精神推出了尼采的重要的哲学命题“只有作为一种审美现象,人生和世界才显得是有充足理由的”。人对狂欢之美的陶醉就是尼采酒神之美的前提。在另一方面,克罗齐在《美学或艺术和语言哲学》中第一章《美学的核心》中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艺术或诗是什么”,他自己给出的回答是“一系列的形象和使这些形象栩栩如生的情感”。艺术形象的情感的最大作用在于,使观众陶醉于这些情感之中,使观众产生认同。而使观众陶醉并产生共鸣是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环节,否则,就不能称之为艺术或者美。托尔斯泰在《什么是艺术》更进一步,认为能使大多数人欣赏的作品才是艺术,使艺术和美不局限于上层阶级。朱光潜先生也认为“共同美感”是美学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综上,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美学离不开人的作用,人也需要美学的熏陶。美学会不断发展,人的历史就是美学的历史。

康德也还曾说过:“美的东西是我们不顾一切利益而喜爱的东西。”小时候我们喜欢躺在大人怀里,看着天上的星空,星空曾是寄托我们美好愿望的载体,美学就是人类的星空,寄托着人对美最本真的追求。希望我们都能在星空的指引下,脚踏实地地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谈美书简的更多书评

推荐谈美书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