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家园 寻找家园 9.3分

「它们又回到了混沌的故乡」

苏嘤嘤
2018-05-16 22:35:16

沉重与轻盈同时袭来,所交织而成的或许是一种荒诞感吧,戏剧化的命运。命运的起承转合让人在其中难以自守,时间也愈发显示出它的漫长与坚硬——漫长得似乎作种种天翻地覆的变化也不为过,坚硬得闪着冷光,没处讨说法,你只有唏嘘,只得以血肉之躯与之僵持。可同时,想想敦煌吧,历史的苍茫感能慰解我的愤懑与痛心:该被风与尘所覆盖的,始终会被覆盖,最终也不过是——「它们又回到了混沌的故乡」。

深感于人作为血肉之躯的无奈,那么孤独与脆弱的人啊,「恐惧是活东西,在脆弱而又孤独的灵魂里,它会生长,会变出各种花样」。于是会看到,再怎么有所坚守的人性也未免有露馅的时刻。然而,有一幕——当我一个人在茫茫荒漠迷失方向,面对这宇宙洪荒,我跑了起来,这种身处绝境的危险竟让我生出了自由的狂喜——我在为自己而跑,我掌握着自己的命。「一个自由人,在追赶监狱」,悲喜交集。人凭什么能感到自己在“活”?就在这一刻。在脆弱与孤独的灵魂中,在难以自控的各色花样中,是有这么一种渴望的。

这种渴望,是守着敦煌的人那种本能的对艺术的生命驱动,熊熊燃烧的生命之火。

这种渴望,是曾有一个人——在这没有绿色的土地上,在这无爱的人们中间,和我谈文学,谈诗,谈美,这些虚幻空灵的东西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那人苍老、沙哑而又热烈的话语,听起来也像这月光,黯淡、虚幻而又遥远。我知道,他最终,也只有一死,华为累累白骨,随遗忘而去。那晚的月光记存了那晚的言语,而世人终不知,无需知。

那句诗怎么写来着:

今月曾经照古人。还是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惊叹于这么一双凝视深渊的眼睛,受尽疲累又始终坚挺着写下去。回到已染遍风尘的现场,前尘往事并不是梦一场——我还记得那么清楚,清楚得可以看见每一个呐喊的、垂首的、低微的人,他们的血是如何一点一点溅出来的,又是如何化成荒漠里的一堆白骨。

这样的回忆何尝不是自我折磨,但我甘之如饴——「突然一下子,血与火的历史都退缩到了遥远的地平线,淹没在遗忘的阴影中。而那些至今纠缠着我们,耗尽着我们,我们牢牢记住和竭力想要纠正的一切,也好像倏忽之间,都幻化成一些不可阐释的象形符号,谁也没有兴趣再来把它们弄清。」

他说,「灵魂求生的本能,让我开始写作。写起来就会有一种复活的喜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找家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找家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