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开放与自由

邱小石
2018-05-16 看过

13年前,我从望京搬到五环外现在居住的地方,请朋友们到家里做客。一开始,他们都对相对低密度的郊区生活感到欢喜。不过当问到他们是否会跟我一样作出同样的选择,大家就开始犹疑起来,“这,怕是得退休以后了吧!”“这里住久了,就懒了吧!”“也许最重要的,这种生活方式会脱离我的工作圈子。”这背后反映的是我们对城市依赖的心理,城市有利于我们争取经济和社会关系的优势。不过11年前我根本没想到,北京的城市扩张速度,远远大过自己的“逃离”,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

大约是2008年奥运前后,北京提出过一个口号,把北京建设成为一个全球城市,过街天桥上到处都是红灿灿的条幅。最近几年这个口号消失了。我不揣测这背后的变化,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城市规模、人口数量绝对不是是全球城市的指标。政治因素和意识形态的问题抛开,我们可以问问自己,北京这个城市的就业率,有多大程度不依赖地方和国家需求?而这是评价全球城市最重要的指标,而不是十天半月的万国来朝。

这是我在阅读《城市研究核心概念》过程中引起的一些片段回忆。我们在说“城市”的时候,会有一个清晰的具象的图像,但在说“城市研究”的时候,它是在研究什么呢?这本书就给了我们一个明晰的框架,并简明地提出每一框架下的发展、问题与可能性。对于普通公众,帮助我们理解城市链条如何运转,城市发展的因素与何相关,也许我们对城市的喜欢和抱怨会有更明确的指向。

举一个例子。获雨果奖的小说《北京折叠》,小说用技术手段,城市分时规划分层,人为的消灭了“阶级”,好像看不见就不存在,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可是大家聚焦的话题,与小说因“科幻的想象力”而得奖的缘由大相径庭,人们从小说中读到的反而是现实的“分层”,精英、中产与蝼蚁,住房、教育与健康,接二连三的社会问题与矛盾横亘在我们的眼前。富人受益,穷人受困,《城市研究核心概念》中,把这定义为“环境种族主义”。

刘易斯•芒福德说:城市是社会活动的剧场。斯宾格勒说:一切伟大的文化都是市镇文化。毫无疑问,城市是有魅力的,哪怕仅仅是通过夜间街头生活的指数,也能反映人性的根本动机,评价城市对人的吸引力。哲学家•波特若在1588年出版的《论城市伟大至尊之因由》这样评价城市:“城市是人民的聚合,团结起来享受丰裕、繁荣和悠闲的生活,其源,有的是权威,有的是强力,有的是快乐,有的是复兴。”但他更指出:“要把一个城市推向伟大,单靠自身土地和丰饶是不够的。创造城市伟大文化的方式与入径,要靠城市公平、开放和创造自由。”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城市研究核心概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