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词与流行歌曲 唐宋词与流行歌曲 评价人数不足

驳某学者对于流行音乐的误解以及就此书观点对歌曲创作的小谈

大杷
2018-05-16 16:33:38

文/大杷 诗词文盲为了求证方文山《东风破》词一事,特地去找了一下相关的书籍,大厚本的苏轼全集已经翻完了目录,终于没有找到一个叫做“东风破”的词牌名,也别说是什么明代民间流传的不完整的词了,连张若虚都只剩两篇诗了,明代民间流传的散词,还能留到今天给方文山改编吗,清醒一点。 然而我发现了一本叫做《唐宋词与流行音乐》的书,作者是毕业于苏州大学中文系的博士,大体内容不愿多看,看了一下目录,前面基本上都是讲唐宋词的流行歌曲属性、文体特性等,于是我直接过来看最后两章了。 第四章名为“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的比较研究”,在这一章里面作者提到,一是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情爱主题之比较;二是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怀旧主题之比较。 在第一点“情爱主题”里,作者比较了唐宋词与流行音乐的相似处和不同点,相似之处主要表现在: (一)情爱意识的张扬 文中概括到唐宋词人描绘了女性的容貌体态,赋予了女性形象丰富细腻的情感和鲜明灵动的个性,从而达到了“形”与“意”的结合,列举了张泌《杨柳枝》、晏几道《临江仙》。还讲到男性词人在词中也直接表现了对女性的爱慕之情,比如曹植《七哀》、萧纲《采莲曲》等等。当代流行歌曲中,作者也

...
显示全文

文/大杷 诗词文盲为了求证方文山《东风破》词一事,特地去找了一下相关的书籍,大厚本的苏轼全集已经翻完了目录,终于没有找到一个叫做“东风破”的词牌名,也别说是什么明代民间流传的不完整的词了,连张若虚都只剩两篇诗了,明代民间流传的散词,还能留到今天给方文山改编吗,清醒一点。 然而我发现了一本叫做《唐宋词与流行音乐》的书,作者是毕业于苏州大学中文系的博士,大体内容不愿多看,看了一下目录,前面基本上都是讲唐宋词的流行歌曲属性、文体特性等,于是我直接过来看最后两章了。 第四章名为“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的比较研究”,在这一章里面作者提到,一是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情爱主题之比较;二是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怀旧主题之比较。 在第一点“情爱主题”里,作者比较了唐宋词与流行音乐的相似处和不同点,相似之处主要表现在: (一)情爱意识的张扬 文中概括到唐宋词人描绘了女性的容貌体态,赋予了女性形象丰富细腻的情感和鲜明灵动的个性,从而达到了“形”与“意”的结合,列举了张泌《杨柳枝》、晏几道《临江仙》。还讲到男性词人在词中也直接表现了对女性的爱慕之情,比如曹植《七哀》、萧纲《采莲曲》等等。当代流行歌曲中,作者也列举了一些情歌:《甜蜜蜜》、《难忘的初恋情人》、《我只在乎你》、《爱如潮水》等。 (二)艺术风格:“犹以气格为病” “气格”指诗的气韵和风格,作者在文中介绍到 “从人物形象塑造的角度讲,则大量'男子而作闺音'的作品本已使词风'先天'趋柔趋弱,而词中女性常见的'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更为词作增添了娇柔无力,弱不禁风的色彩……” “与改革开放以前那些轰轰烈烈、豪气干云的革命歌曲歌词相较,当代流行歌词明显地呈现出柔弱、婉媚的艺术风格。” “再如情感类型,当代流行歌词中倾诉的,十之八九是俗世凡人无尽的烦恼与感伤,一如歌手王杰在《多少柔情多少泪》中所唱:'多少柔情多少泪,往事如烟去不回,想起过去多少欢乐,如今已随流水。…………'凡此种种,共同促成当代流行歌词“阴柔”有余而“阳刚”不足的总体艺术风貌。” 以上三段都是作者的原文,可以看出,在作者的刻板印象中,男子作歌必为“阳刚”“慷慨”,男子不能有所愁思有所忧郁和悲伤。其实作者拿革命歌曲和当代流行歌词写在一起就是不对的,革命歌曲是歌曲中的一类风格,而流行歌曲包含了好几类,虽然没有划定界限,但在歌曲实质上是可以很明显的区分开来的,流行歌曲有亲情,爱情,友情,有社会现象,有个人情感抒发,也可能只是单纯记录一下某一天的生活,差不多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至今这些都可以归为当代流行歌曲,如果我这句话有误,请帮忙指正。所以个人认为革命歌曲和当代流行歌曲完全是不同的曲风,不同的思想和情感,不可以相提并论。而且,作者在情感类型方面举了王杰《多少柔情多少泪》的例子加以评论:“十之八九是俗世凡人无尽的烦恼与感伤;当代流行歌曲阴柔有余而阳刚不足的总体艺术风貌。”非要拿唐宋词与流行歌曲相比,其实在唐宋词中有很多作品也是俗世凡人的烦恼和感伤,什么叫做俗世凡人,我们每个人都是俗世凡人,仕途上的挫折有烦恼,国破家亡有烦恼也有感伤,再如柳永词中风花雪月与歌妓小姐姐们难舍难分等等……从这里可以看出,作者的思想中古诗词为高尚,流行歌曲为庸俗;男子为阳刚,女子才为阴柔,由此可见,作者虽为中文系讲师,文学方面研究较为透彻,在音乐方面那就不只是欠缺了。 “但是,当代流行歌曲的语言方面也存在着相当严重的问题,不少歌词的语言淡如白水。例如《新鲜》:'坐在台阶,脱了凉鞋,愉快的斗嘴,别人在上班,我们放假,偷一点闲…………'真实则真实矣,却实在淡而无味。还有相当一部分歌词出现了语句不通、词意混乱的现象,明显的语法错误,在当代流行歌曲中也屡见不鲜。这类歌词,听后只会让人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这一段我认为可以归为文学研究过度的后遗症,在古代能够以最好方式完整记录下来的是词,而且宋代侧重词的创作,然而我们今天,有了各种各样的乐器,作曲、编曲设备,各种各样的曲风,词和曲已经没有什么高低侧重之分了。词有欠缺时,以曲来弥补,曲有欠缺时,用词来平衡,而且很多歌词考虑到押韵的问题,会将一些句子改成没有语法的形式,还有,作者当代歌词不如唐宋词的原因还有一点,唐宋时期以文言作为国语,日常谈话也与之相近,但我们今天经过了白话文的改革,自然觉得如今的语言比唐宋时期直白得多,也通俗易懂,但我不清楚的是为什么通俗易懂是件好事,作者还如此抨击,或许这位老师在新文化运动时期,也是站出来抵抗的那一位吧。 只是歌曲众多,风格各不相同,作词人水平也参差不齐,您不是不懂歌曲,您只是不懂作词人。 在第二点“怀旧主题”里,作者提到了唐宋词与当代流行歌曲中人物背井离乡的动机差异,首先唐宋词人离乡漂泊在外主要是为了参加科举考试和为仕途奔波,从一定意义上讲,其政治目的较为明显;现代人离乡入城,最主要的却是经济原因。 我认为这并不能说是差异,首先唐宋词人的科举考试和仕途奔波再从一定意义上讲,也是为了钱。不要被唐宋词赏析里面的伟大理想蒙蔽,如今社会哪个考公务员的有远大的政治理想是为了贫困人民,科举考试为了当官,当官虽然能帮助国君料理国事,但实际上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自己的家庭条件能够得到改善,实质上和现在咱们去广东打工是一样的。 还有在本章最后,“现代歌曲的'眼泪'也泛滥成灾,例如《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一个男人的眼泪》、《情人的眼泪》等,而这些眼泪大多为情而流,这样一来,柔情和悲情合二为一,共同造就了流行歌曲以哀婉为'本色'的主体风格。” “相比较现代流行歌曲积极主动的、有意为之的商业包装行为,唐宋词的'包装策略'则更多地体现出'集体无意识'的非自觉性特征,它的包装指向,也主要集中于对作品本身质量的精益求精,这也许是唐宋词多美文、多经典传世,而大多数现代流行歌曲往往昙花一现的原因之一。” 此段体现出作者眼光和欣赏音乐范围的局限性,如今上某个音乐播放器一搜“眼泪”,就可以出来一堆,同样的,搜别的词也是一样,比如“快乐”“潇洒”等等,打住,下一章作者又要打击我们的“快乐”了,很伤悲。 流传到今天的唐宋词确实是经典之作,但据我所知,当时诗三百也从三千首删减到了三百首,很多诗人词人的作品丢失的不仅仅是一大半,所以每个时代的文艺作品有雅有俗,有传唱千年也有昙花一现,流行歌曲是这样,唐宋词也是这样,现在的流行歌曲也有很多经典之作,而且如今的媒介载体很便捷,流传到什么时候我们还不得而知,所以作者大可不必以这样讽刺的言语来作褒贬。后面部分讲了很多包装方面的观点,关于包装我确实很不赞同当今音乐消费界过度包装的行为,注意这里是音乐消费界。如果说真正意义上的乐坛,音乐人或者歌手稍微的包装是对听众与歌迷的尊重,至于文中提到周杰伦演唱会上烟火瀑布和巨大火焰,还有“重金属之父”莱德·泽普林乐队的演唱会实况描述,作者发表到“现代流行歌曲这种以俊男美女、舞美音响来烘托现场演出”是一种包装策略。实际上,俊男美女和灯光效果在视觉上给观众带来冲击,能够更快地投入到音乐的欣赏之中,音响的效果更是属于基础了,在听觉上给听众一种满足感,传递音乐的力量、思想和灵魂,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辅助音乐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也是使听众了解到音乐人的外部必要条件,这些不属于商业包装。而且好的音乐不是用来消费的,作者思维中的音乐太过利益化,可以看出,作者是为了写这本书“有意为之”,才去“欣赏”歌曲的。 第五章的大标题是“请君莫忘前朝曲,旧阕新翻总关情”。 序里面提到“提倡‘古为今用’的文化大背景之下,我们对唐宋词之于现代意义的研究就显得更为重要”、“它能为现代的流行了音乐歌词提供哪些‘标准’和‘规范’?” 首先,当代流行歌词向唐宋词的诗意回归 在“诗意回归的必要性和价值”中,作者表述到“时下歌词创作中信手涂鸦、粗制滥造的现象几乎已成为一种风气,大量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甚至满纸粗话、脏话的‘垃圾作品’随处可见,这种情况造成的后果小则蔽人耳目,污染了大众的试听环境,大则颓人心智,足可导致一场文化危机。”紧接着,使用了“错字别字满天飞”、“语言苍白贫乏”、“词义混乱不堪”、“胡乱肢解成语”、“病句百出”、“大话连篇”、“陈词滥调,空洞无物”等一些“直白”的词语对当代流行音乐进行了强有力的抨击。单从文字上来看,的确有些歌词创作的水平低于正常水平,而且部分歌曲主张个性,另辟蹊径。我个人也有很多欣赏不来的歌曲,也许正像作者写的那样胡言乱语啦,不知所云啦,但我仅仅作为一个音乐爱好者,我也不会去评论甚至抨击这类歌曲,更不会使用这些“直白”的词语,您不是自己都说了吗,“直白”的词语显得平淡无味,而您加了引号,是一种假引用的手法对吧,这就是你内心蹦出来的“直白”的词语,我不会用这些词语去评论某一首歌曲,若是我不喜欢的歌曲,我不会加以评论。 之后作者又在题材内容方面挑出了流行音乐的毛病,“内容狭窄(拘囿于男欢女爱的恋情题材)、作品艺术品位不高,格调低下等现象尤为突出。”还用了一些排行榜的数据来作为强有力的论据。可我非常疑惑的是,我一直认为“作品艺术品位不高”、“格调低下”这样的形容不会是从一个学者或者说是专家口中说出来的,这样没有经过考虑的语言,经不起推敲。接着作者列举了几首歌,讲到《老鼠爱大米》是为了市场效益,选择媚俗搞怪或盲目模仿的创作方式,吸引眼球。还有《水煮鱼》、《披着羊皮的狼》、《狐狸爱上熊》等等,我也承认这些个歌曲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它们的创作不需要多长时间,也没有编曲等等,呃,等一下,苏州大学中文系的专家日常听的就是这些歌吗? 然后又谈到赤裸裸地表现“欲望解放”和“物欲宣泄”的流行歌词,比如刀郎的《情人》、《冲动的惩罚》,批评道:“道德没有了,审美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与大脑相脱离的感官和与心理相割裂的肉身,于是人的全部精神趣味,就凝聚在感官和肉身上。”并引用他人观点评论此为“色情音乐”。 然后专家开始总结,造成当代流行歌坛的“怪现状”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创作主体的文学修养问题。 “唐宋词,尤其是那些流传至今的经典之作,其作者多为具有高深文化底蕴的学者文人,他们善于融会古今,借鉴诗、文、赋等多种表现手法……” “现代流行歌词的作者队伍则人员庞杂,文化素质也参差不齐。要改变当前流行歌词创作缺经典,少佳作的现状,一方面需要现有此人不断努力,提高自身文学修养,另外,那些具有相当文学水平的作家、诗人,他们如能改变观念,参与流行歌词的创作,也将会使流行歌坛的气象为之一新。” 那首先呢我认为古代文人之所以有流传至今的经典之作,与他们的高深文化是离不开的,但是,他们的作品并不是在学了一辈子之后,学完了才作的,有的作品也是作者在初识书卷时候创作,意思就是,古代文学作品流传至今的确有它的价值所在,有的作品也记载了作者的成长,但它的经典之处,并不能完全归因于学者文人的名气、学识、和专业技能。作诗作词,文采固然重要,但情感才是诗的灵魂所在。再次作者谈到希望相当文学水平的作家、诗人也能够参与歌词的创作,那么我也希望本书作者能够参与一下,起个带头作用,只不过您写出来的词也许高深莫测,不为大众所欣赏。 二是当代流行歌曲过于商品化的客观环境。 “流行歌词一味追求市场效应”、 “流行歌词除了吟咏风花雪月和卿卿我我之外,对生活也应该有多层次、多角度的体现”、 “正如有识之士所指出的那样:‘正像假冒伪劣商品侵害着我们的物质生活一样,残次病态的流行歌词,正侵害着我们的精神生活。……低劣的文字水平、讨巧的立意、明确的商业目的制造的残次病态文化,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公害’。” 我再一次怀疑此处的“有识之士”就是作者本人,看到这里我认为没有批评的必要了,因为这位博士每天听的都是商业歌曲,她可能对音乐有什么误解吧,也许是从文学书籍里面看到的乐曲然后联系到当代流行音乐,这两者虽然有那么一些联系,但经过这么多年大浪淘沙,新旧更替,音乐早就不是当初单一的创作形式和用途了,作者说当代流行歌曲囿于情爱,我想说的是,是您囿于情爱歌曲吧。 之后我不知翻了多少页,突然看到这样的内容: “不少歌曲沉迷于对生活琐事的反复挖掘、絮絮不休,从而落入了浮浅庸俗、空洞无物的怪圈”,列举了《马桶》、《垃圾车》、《蛋炒饭》……呃,居然还有我很喜欢的《豆浆油条》。我评论从来不加个人情感,所以我部分赞同作者的观点,的确这几首歌的词不怎么好,前几首我没有听过所以不予评论,那我就谈谈我偶像的这首《豆浆油条》。这首歌的作词是JJ的发小张思尔,张思尔为JJ作过不少词,也有很多出色的作品比如《不懂》、《会有那么一天》、《当你》、《她说》、《简简单单》、《圣所》等,从这几首歌的词我们可以看出,张思尔的文字功底并不差,那《豆浆油条》呢就是JJ在出《第二天堂》这张专辑期间,在新加坡的家时,每天都会去楼下吃豆浆油条。知道这个背景之后,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这首歌的作曲编曲都很轻快,给人一种快乐的情感传递,记录自己的生活,为什么需要华丽辞藻的铺陈呢? 说到快乐的情感传递,中文系博士有话要说: “又有大量歌曲一味追求洒脱和另类,将一切虚无化,或用解构崇高、结构经典的方法来标显新意。” “曾几何时‘潇洒’、‘洒脱’、‘游戏’、‘快乐’等词汇成为当代流行歌坛的流行语,《随遇而安》、《游戏人间》、《潇洒走一回》、《快乐崇拜》等歌曲一度在青年人中大行其道。这类歌词以随遇而安的、放纵的态度对待人生,以崇尚完全自由的、超脱的‘快乐’为生活核心,其实质是精神世界的‘虚空状态’和生活意义的失落。” “通过宣扬‘纯粹意义’上的‘潇洒’和‘快乐’,来逃避现实、回避矛盾。由于大部分作品中的‘潇洒’和‘快乐’都缺乏真实的内涵,因此,追求潇洒快乐的行为本身也显得虚幻而无意义。” “当代流行歌曲中这种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盲目追求潇洒快乐的心态,带有相当大的逃避责任、将现实生活虚无化的思想成分,其消极影响对于广大受众,尤其是对于人生观和世界观尚未形成和定型的青少年而言,实在不可小觑。” 不让我谈爱情,不让我悲伤,不让我记录生活,还不让我追求快乐。在我人生观和世界观尚未形成和定型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这首带有“消极意义”的“虚空”的教我“逃避现实”的《快乐崇拜》,首先作词人林夕您了解一下,林夕是什么级别,您的名字又是什么?然后回到歌词部分: “传开去建立个快乐的时代”、“与其渴望关怀,不如一起精彩,快乐会传染,请你慷慨come on”、“相恋的失恋的请跟我来,一边跳一边向快乐崇拜,开心不开心的都跟我来,美丽而神圣的时光不等待” ……我不知道实际的快乐是什么,我认为快乐就是精神上的一种反应,难道说老师您说的实际的快乐是之前您提到的肉欲上的满足?崇尚自由、快乐与洒脱的歌曲很多,比如Beyond的自由主义,《海阔天空》、《可否冲破》、《不可一世》等,还有许冠杰《沉默是金》,传递了很多积极的态度,还有《快乐崇拜》里的“今天的事交给今天去做,因为明天才有很多时间一起去疯”,完全没有作者所说的“逃避现实”、“回避矛盾”。 作者再次提到“一个词家,不但应是情种,同时还应是哲人…….”列举了欧阳炯《江城子》作为歌曲应理性回归的有力论据,《江城子》是一首金陵怀古词,凭吊的是金陵古城曾经的繁华等等,而我认为,这些爱国词是不属于流行歌曲词作范围内的,它应该归属于地方宣传、响应政府等从政治层面出发的作品,当代这样的歌曲一般都是由省文联委员等作词,或者再寻找一些高校音乐老师谱曲,这不能属于流行歌曲。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后面几大篇内容是在讲周杰伦的中国风歌曲,作者没有对其批判所以我也无法反驳,毕竟作此文对事不对人,从客观角度出发,可以看出这位老师还是蛮喜欢周杰伦的。其实看了这么多,我脑海里面留下的不过几个词语“淡如白水”、“陈词滥调”、“低劣粗俗”、“胡言乱语”等贬义词,尤其这些词语出现在最后的流行歌曲部分,这对于我们当下读者来说是很敏感的,一个作家作了一本书名为《唐宋词与流行歌曲》,可等人读完之后却只剩下满脑子的这些词汇,想必该学者的文字功底也同她批判的作词人不相上下吧。 当我看到这本书的书名时,我以为我能从中得到一些学术上的收获,总体上来看,作者赞扬的是唐宋词一方面,对流行歌曲是深恶痛绝。那这个书的书名起得不恰当,若是打定心思批评流行歌曲,你可以叫做《批评流行歌曲》、《流行歌曲的烂俗》等等,既然起了《唐宋词与流行歌曲》这个名字,那可不能厚此薄彼、捧高踩低,完全可以用文化、社会、思想来解释这些差异,何必使用那些不太雅观的词语,拉低整部作品的“品位”?(可以说品位吧,我又不是专家) 那我个人谈谈唐宋词与流行歌曲: 说起中国风的流行歌曲,第一反应无疑是周杰伦,周杰伦的中国风歌曲众多,在此列举一二。 《烟花易冷》作词方文山 该曲歌词源于一个虚构的故事,故事的背景是北魏时期杨炫之所著的《洛阳伽蓝记》中描述的盛极繁华后倾塌颓圮的千年古都洛阳城,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因缘邂逅女子后,俩人一见钟情并且私定终身,此时将领却被朝廷征调至边境征战,在连年的兵荒马乱中,帝都洛阳已沦为废墟,残破不堪,最后女子苦守将领不遇后,落发为尼,待将领历经风霜归来寻至女子所出家的伽蓝古寺,她却早已过世。人们告诉将军,这里一直有一个女子在等他。周杰伦以这个背景故事为素材,创作了《烟花易冷》这首歌曲。 《本草纲目》作词方文山 创作这首歌是因为一直对中国风很感兴趣,为了表达一种民族精神,讽刺那些崇洋媚外的人,告诉他们,中国的祖先很了不起,他认为中药其实就是代表中国人,是除了功夫之外最能代表的,这些中药汉方是我们祖先非常不易取来的,值得大家骄傲,所以我们也要重视自己华人的文化。该歌曲杂糅了美式嘻哈和中国风,用诙谐幽默的嘻哈元素让曲风鲜活起来,充满创意,另外歌名取自经典医书《本草纲目》,歌词里还用了16种古老的药材名,让年轻人大开眼界,了解中华民族的智慧。而且该歌曲MV斥资200多万搭建华丽复古的街头,像是置身百老汇的街头,又像处在布鲁克林区的黑街上,尤其是里头还精心搭建了一个中药铺,化妆师阿杜客串中药铺老师傅,周杰伦站在中药铺前从两个僵尸的背后点了一下,僵尸的灵魂出窍,化成一缕轻烟,这些僵尸也就随着音乐与周杰伦起舞,僵尸灵魂出窍的重迭画面是影像呈现的技巧之一,亲自担任MV导演的周杰伦更是首次动用到“MotionControl”这台需要计算精准的机器,高科技的拍摄手法加上服装上的考究、以及场景的精致度,使得拍摄2天的这支MV制作成本高达400多万元,音乐与影像的结合也呈现华洋合体的嘻哈新世代。由此看来,斥巨资打造MV并不是为了商业包装,是为了歌曲传递的思想、精神和情怀。 陶喆的《susan说》借鉴了中国戏曲《苏三起解》中的某一段: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言说苏三遭冤案,今日起解奔太原。若遇清官把案断,必定有生我当报还。陶喆根据苏三说的这段戏,展开描述了戏曲细节,甚至整曲将现代和古代作了细微的联系。《susan说》沿袭了陶喆以往那种抒情曲风,以慢拍的形式诉说着的爱情故事。陶喆大胆的在R&B曲风中融入了中国古典京剧的元素,成功的在RAP中引用了京剧名段《苏三起解》,将两种完全不同的音乐元素融合在一起,完全没有让人感到不舒服,感到怪异的地方。简洁而富有韵味的结合方法,反而给人一种自然流畅的感觉,似乎这两种音乐元素原本就是源于一体,原本就该结合在一起。 再比如王力宏的专辑《盖世英雄》中的《在梅边》的内容灵感来自于汤显祖《牡丹亭》,阿信和王力宏作词,整首歌曲中融入了大量的京剧和昆曲的元素,又将京剧昆曲优美的唱腔、西式R&B唱腔和Rap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首古今中外的混搭歌曲,听起来心中有古典,耳中有新意。《花田错》陈镇川作词,灵感来自于京剧中的唱词《花田错》,这首歌中,王力宏找到京剧与西洋流行乐的不谋而合之处,来自西洋乐风R&B的自由转音Free的唱法正与京剧里特别将唱词中单个字拉长转音的戏剧性相似。在《花田错》MV中,王力宏以现代人身份闯进京剧世界里,与女主角谈了一场恋爱。将女主角时古时今的角色比喻成“京剧”,像是王力宏与京剧谈恋爱。原本《花田错》戏码是一个发生在花田里、一位千金小姐与穷书生邂逅的浪漫爱情喜剧,为了让MV与音乐概念结合,唱片公司斥资150万元,除了请到国家级京剧演员来现场演出、以及专业京剧化妆老师来帮女主角化花旦妆;更采用专业电影美术来做后制布景、斥资租来古董级的道具诸如屏风及桌子椅子。此外,王力宏还把在进录音时请的五位专业京剧乐器老师请到MV现场伴奏。《花田错》的MV是从白天拍到黑夜,连拍24小时,这让忙着赶录音进度的王力宏连续5天没睡好。 由此可见,真正的音乐人对于音乐的态度完全不是书中所说的一味追求经济效益,一个音乐人穷的时候他可以借钱,贷款去做音乐,就像黄家驹说的那句话:“没有音乐我会死”。还像王力宏《我们的歌》里面唱的:“如果世界太危险,只有音乐最安全”,音乐人和商人不一样,音乐人不会特意去设计自己要创作出什么类型的作品去平衡乐坛,他们也不会观察乐坛风靡的是什么,去创作迎合听众的歌曲。但凡有人这样做,他的歌曲将毫无价值。流行歌曲也有很多经典,相信当下的我们各有各的信仰,至于中国风元素与流行歌曲的融合,个人认为是没有必要性的,有固然好,但不能局限于盲目崇拜古诗词,为什么新文化运动要废除文言文,为什么要提倡白话,这些不是没有道理的,正确的做法还是取其精华,大多古风歌曲高产而质量不足,为大忌,只不过是传唱千年还是昙花一现,用十年二十年就能轻易得出结论。忠于音乐,用心,用生命去做的音乐,一定是能直击灵魂的。技术固然重要,但一首超强编曲和声配乐的歌曲,完全由机器制造出来的音乐,是没有灵魂的,这也正是人工智能不能代替的一点,那就是艺术。 《唐宋词与流行歌曲》成书时间比较早,2009年,如今看来确实有一些过时,但在09年的乐坛也不乏优秀作品,09年之前已经有很多青年歌手出现,比如周王陶林(周杰伦、王力宏、陶喆、林俊杰),造成此书内容不平衡的原因在于,一是作者为中文系学者,自然对文字方面讲究许多;二是作者为70后,可能与我这一代有代沟,造成思想上的不统一;三是作者本身对流行歌曲的了解不深,大概只是听了排行榜的前十了罢。 文字略长,行文拖沓。偶然遇一本书,实在文思尿涌,鄙人才疏学浅,以上歌曲鉴赏部分大多参照网络,又因困意袭来,令人毫无思绪,于是借鉴了网络资料。既不是文学学者,也不是音乐专家,此文纯属班门弄斧,若有不当之处,望批评指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