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漂亮男孩长大后都会变成白马王子

后浪
2018-05-16 15:33:05

编按:本文选自《最后的仙女:颓废故事集》,原标题为《白马王子》。法国作家勒妮·维维恩对经典童话故事中的“白马王子”这一形象进行了改编,并重新讲述了一个有着反常性别设定的“白马王子”故事。

勒妮·维维恩:白马王子

(由杰萨·卡洛利讲述)

...
显示全文

编按:本文选自《最后的仙女:颓废故事集》,原标题为《白马王子》。法国作家勒妮·维维恩对经典童话故事中的“白马王子”这一形象进行了改编,并重新讲述了一个有着反常性别设定的“白马王子”故事。

勒妮·维维恩:白马王子

(由杰萨·卡洛利讲述)

我向你保证,好奇的小姑娘,接下来要讲的关于萨萝尔塔·昂德拉西的故事是真事儿。你认识她,不是吗?你记得她长着一头黑色的头发,中间夹杂着浅红和浅蓝色的光泽,还记得她有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忧郁,带着哀求的意味。

萨萝尔塔·昂德拉西与老母亲一起生活在这里。她家隔壁住着斯泽舍尼一家,这家人最近又离开了布达佩斯。说实话,隔壁这家人很古怪。贝拉·斯泽舍尼是哥哥,但他很容易被人当成女孩,而他的妹妹特尔卡却又活脱脱像个小男孩。奇怪的是,贝拉身上具有女孩的一切性格特点,特尔卡却是个像调皮小男孩一样的混世魔王。贝拉的头发是略带绿色的金发,特尔卡的金发中略带些粉色,显得更加活泼。哥哥与妹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相似之处——无论如何,在同一个家庭的成员中,这倒并不罕见。

贝拉的妈妈不舍得把小男孩的长卷发剪短,也认为不需要把他优雅的棉布或天鹅绒裙子换成普通的短裤。她把儿子当成女孩,宠爱有加。至于特尔卡,她就像野草一般自生自灭。她总是待在户外,喜欢爬树、抢人家的东西、上菜园偷菜,人人都讨厌她,觉得她是个捣蛋鬼,是个不通人情、不懂礼貌的熊孩子。贝拉则恰恰相反,他是典型的小棉袄,他总是和妈妈亲亲热热,搂搂抱抱,母子俩之间爱意融融。特尔卡谁也不爱,也没人爱她。

有一天,萨萝尔塔到斯泽舍尼家去做客。她的小脸苍白瘦削,一双充满柔情的眼睛分外引人注目。她喜欢贝拉,两个小伙伴一见如故,在一起玩得很开心。特尔卡远远地看着他们,但是当萨萝尔塔想跟她说话时,却又转身跑开了。

神神秘秘的特尔卡其实生得很美,但是对于这个年龄的女孩而言,她过于瘦小干巴,也太不善于交际。贝拉恰好与她相反,又可爱又甜美。

Dora Wheeler - Fairy in Irises

几个月后,斯泽舍尼一家离开了匈牙利,失去玩伴的萨萝尔塔哭得十分伤心。贝拉的妈妈听从医生的建议,带着贝拉和心不甘情不愿的妹妹去了尼斯。贝拉太容易害胃病,身体不是很结实。

萨萝尔塔总是在梦中见到这个过于瘦弱却美得惊人的小男孩,而对方的记忆也与她的纠缠在一起。她会对着那金发的人儿微笑,并且暗自下定决心 :“假若今后要结婚,我一定非贝拉不嫁。”

时间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 — 唉,热切期盼中的萨萝尔塔总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算来贝拉该有二十岁了,而特尔卡则该年满十七岁,他们仍然生活在里维埃拉。在这些了无生趣的日子里,萨萝尔塔只能靠偶尔在梦中出现的幻影得到安慰,日子过得十分消沉。

在一个紫罗兰色的夜晚,萨萝尔塔正在窗前浮想联翩,妈妈走来告诉她,贝拉回来了。

萨萝尔塔的心里顿时一片欢腾,心跳得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第二天,贝拉便来找她了。

他似乎与以前一样,却又比从前更加富有魅力。见到依旧柔弱纤细的贝拉,萨萝尔塔十分欣喜。他还是那个脆弱的小男孩,不过现在增添了一份难以言表的从容和优雅。萨萝尔塔努力探寻着贝拉如此吸引她的原因,却只是徒劳。就连他的声音也是那样悦耳缥缈,仿佛从群山之巅传来的回音。她钟情于他的一切,甚至包括他那灰色的英国西装和淡紫色的领带。

贝拉的眼睛和从前不同,里面有着一种异样的美丽,而且与其他男人有着云泥之别。他便用这样一双眼睛凝视着这个年轻的女孩。

Borovikovsky Vladimir - Portrait of Princess Anne

“他多瘦呀!”贝拉离开后,萨萝尔塔的妈妈这样说道,“可怜的孩子,他的病肯定没什么起色。”

萨萝尔塔没有搭腔。她闭上眼睛,黑暗中似乎浮现出了贝拉的样子……多漂亮的男孩!

第二天,贝拉又来了。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来找萨萝尔塔。他就像出现在童话书里的白马王子,每当与他对视,萨萝尔塔都会忍不住心醉神迷,浑身无力……她的脸庞随着心上人每个表情的变化而变化,心跳也与他的心跳保持着相同的节奏。茫然而童稚的友情已经蜕变成爱情。

那一天,萨萝尔塔穿着一条夏天的裙子走进房间,贝拉见到她是如此光彩照人,脸色一下变得刷白。有时候,他会默默看着她,仿佛在盯着毫无瑕疵的雕塑进行冥想一般。有时候,他会握住她的手,他的脸颊会因为发热而一片绯红。他的手掌总是炽热而干燥,萨萝尔塔甚至疑心自己触碰的是一个病人的手。

有一天,萨萝尔塔向贝拉问起那个桀骜不驯的特尔卡怎么样了。

“她还在尼斯。”贝拉仿佛不太高兴似的随口答了一句,然后便谈起别的话题来。萨萝尔塔明白贝拉不太喜欢自己的妹妹。当然,这不难理解,谁叫特尔卡本来就是一个那么寡言而羞怯的女孩!

一切如命中注定一般发生了。几个月后,过完二十一岁生日的贝拉向萨萝尔塔求婚,而萨萝尔塔的妈妈并不反对这门婚事。

他们的订婚仪式太过梦幻,精致得就像贝拉每天带来的白玫瑰。他们怀着由衷的激情,用比诗歌更热情的语言宣告两人订婚。

“为什么,”萨萝尔塔问自己的未婚夫,“你比其他年轻男子更值得我去爱?为什么你有一种他们一无所知的温柔?你从哪儿学到那些他们从来不说的神圣言辞?”

他们的婚礼没有大张旗鼓地举行。在烛光的映照下,贝拉的金发泛起了粉色的光泽,熏香在他身边萦绕。在响亮的管风琴演奏声中,贝拉显得更加风度翩翩、气度不凡。有史以来第一次,新郎的美貌达到了与新娘不相上下的地步。他们来到能够激发爱人欲望的蓝色海滨,人们见到这对天造地设的夫妻紧紧拥抱着,新娘的黑发与新郎的金发纠缠交织在一起,他们脸贴着脸,含情脉脉却神圣无比。

John Anster Fitzgerald- bs-ew-Fairy Funeral

可是,好奇的小姑娘,我不得不承认,从这一刻开始,这个故事变得有些难以启齿。几个月之后,真正的贝拉·斯泽舍尼出现了,但他并没有童话的白马王子那样的气质。怎么说呢?他只是一个漂亮的男孩,仅此而已。

他绝望地寻找着冒名顶替自己的人,最终却发现那可疑的家伙正是自己的妹妹特尔卡。萨萝尔塔和白马王子再也没有回过匈牙利。她们也许躲在威尼斯的宫殿,也许藏在佛罗伦萨的某栋房子里。人们偶然会遇见她们,她们总是一副柔情蜜意的样子,含情脉脉却神圣无比地拥抱在一起。

3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后的仙女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后的仙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