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书记

刘嘉嘉嘉嘉嘉
2018-05-16 15:28:48

才疏学浅,不敢妄加评断,故谓之抄书。

还是忍不住要吐槽这个书名,以及这个包装,当时要不是看到是三联书店出版的几乎就要错过了。

可以算作是一本对话集,作者曾经是一位记者。刚很好奇的搜索了一下,原来作者是在南方周末的,突然好感大增,哈哈想起了高中每周买南方的日子。他在代序中引用苏珊桑塔格的话说 ’所谓作家,就是注视世界的人”。这句话说得好像除了作家之外的人都是瞎子一样,我倒觉得每个人都是注视世界的人,可能有的人近视,有的人远视,有的人视而不见,有的人更喜欢听别人说,作家,可能只是你看的还可以又刚好比较会写吧。看的既清楚写得又好的人少见,反之那一类人,好了打住。

第一篇是史铁生的。

“我其实未必适合当作家,只不过命运把我弄到这一条路上来了。左右苍茫时,总也得有条路走,这路又不能再用腿去趟,便用笔找。而这样的找,后来发现利于我,利于一颗最为躁动的心走向宁静。我的写作因此与文学关系疏浅,或者竟是无关也可能。我只是走的不明不白,不由得唠叨;走的孤单寂寞,四下张望;走的触目惊心,便向着不知所终的方向祈祷。”

看这话说的多漂亮!

“死是生的一部分,在你生的时候,死一直在

...
显示全文

才疏学浅,不敢妄加评断,故谓之抄书。

还是忍不住要吐槽这个书名,以及这个包装,当时要不是看到是三联书店出版的几乎就要错过了。

可以算作是一本对话集,作者曾经是一位记者。刚很好奇的搜索了一下,原来作者是在南方周末的,突然好感大增,哈哈想起了高中每周买南方的日子。他在代序中引用苏珊桑塔格的话说 ’所谓作家,就是注视世界的人”。这句话说得好像除了作家之外的人都是瞎子一样,我倒觉得每个人都是注视世界的人,可能有的人近视,有的人远视,有的人视而不见,有的人更喜欢听别人说,作家,可能只是你看的还可以又刚好比较会写吧。看的既清楚写得又好的人少见,反之那一类人,好了打住。

第一篇是史铁生的。

“我其实未必适合当作家,只不过命运把我弄到这一条路上来了。左右苍茫时,总也得有条路走,这路又不能再用腿去趟,便用笔找。而这样的找,后来发现利于我,利于一颗最为躁动的心走向宁静。我的写作因此与文学关系疏浅,或者竟是无关也可能。我只是走的不明不白,不由得唠叨;走的孤单寂寞,四下张望;走的触目惊心,便向着不知所终的方向祈祷。”

看这话说的多漂亮!

“死是生的一部分,在你生的时候,死一直在温柔的注视你,或者虎视眈眈的看着你。不说的人,也分明意识到它在那里,而且深怀恐惧。”

“透析费用一年数万元,且年年如此,这个负担靠一般人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承受的。不光是透析,很多病都有这样的问题。这是目前医疗突出的问题——决定你活命的是钱,不是医疗技术。”

只是在医疗领域是这样的吗?

“苦难既可以使人把生命看的更深入、更宽广,也可能让人变得狭隘。”

可能变狭隘的还会多一点。

“在我试图写一篇我感觉比较重要的作品之前,我总要下决心。下一个什么样的决心呢?下一个失败的决心,而不是下一个成功的决心。”

史铁生的文章读起来就像是在看日记,看一个人自说自话,谈自己的想法。他说自己的写作与文学关系疏浅,我看未必。什么是文学?什么又是文学性?在我看来文学就是写作者对于文字的安排,如何安排这一个个字符来体现出一种美感,一种语言的艺术。在这方面史铁生虽比不上李杜,也绝算不上疏浅。他更像是一个思想者,主动或被动,自愿或逼迫,不断的向内走,试图走到最深处,没有走向狭隘,反而越走越光明。对,就是光明,看史铁生的文章,虽讲苦难,却带给读者光明。不矫揉做作,很真诚。

万丈深渊走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第二篇是莫言

“我说故乡是文学性的概念,不是地理的概念,我写的高密乡是文学性的,实际并不存在,其中写到的地理环境、风土民情包括植物等,在实际的高密乡是不存在的,包括那种红高粱也并不存在。”

世界本就是真真假假的,为什么总喜欢问作家你书中这里是不是真的呢?

“人会逐渐的走到自己的反面。”

“通常人们把先锋的姿态或者态度归结到青年,但是我们看到世界上很多优秀的作家,随着他们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他们对人世的洞察更加敏锐,写作的态度也更加激进彻底。

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可能是非常保守的,一个八十岁的老人可能是非常先锋的。我觉得衡量一个作家是否先锋就看他是不是虚伪,他是不是在用一种虚伪的态度写作。我觉得我们生活中最让人切齿的就是虚伪的话语。”

三岁之翁,百岁之童。这句话倒是早就听过,不过莫言这个以是否真诚来评判的标准倒是让人眼前一亮。这标准可真高啊。

“我觉得现在太多的信息让人无所适从。我有时候真想放下一切躲回高密乡,一个作家独立的写作,不为外部所惑,那会是很美好很理想的状态。”

我也觉得现在的信息太多让我很不知道该怎么办。前些天还刚刚取关的一些公众号。不过我并不觉得是因为信息太多的原因导致的我无所适从。处理信息也是一种能力,我这方面能力很差,要学习,不躲回去。还有一点很让人费解的地点,别人是怎样的我不清楚,为什么我们的知识分子总想着独善其身呢?一方面是独善其身,还有一方面好似特别拒绝市场资本金钱。是我年纪太小吗可能?莫言说这话让我觉得他特别不愿意生活的改变,而我又恰恰和他相反,真是聊不到一起。

接着是刘再复的访谈。

他在第三十九页关于与人争吵辩论所要遵循的就事论事,进入问题不攻击题外人身云云。我是很赞同的,但是如果他真的是这么觉得的并这么去做的,那就很幼稚了。希拉里和川普不说,鲁迅当年骂人恐也没有那么高雅。

“唯有非暴力的文明手段才可能达到崇高的目的,我不相信卑劣的手段可以达到崇高的目标。”

真是个读书人。

下来是张炜

“你有被误读的困惑吗?

误读有时浮上水面,更多的却会化解在沉默中。误解是常态,理解才是奇迹。写作就意味着承受这一切,迎接这一切。”

“在弥漫着小资和中产阶级情调的当下社会,你的批判意识,你的偏激和忧愤看起来很不合时宜。

我觉得我的批判都是个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正常反应,远远够不上激愤。在我看来这都是很朴素的事情。看看不同时代里的文化思想人物的行为,他们当时的表达,我们不是显得太小聪明了吗?”

“一个写作者的边界在哪里?大概是过分的自私和冷漠,当然还有无耻,那是不可逾越的底线。”

下来是巴金

“作家不是为了受长官的表扬而写作的。”

“不写遵命文学。”

下来是王蒙

“只有在中国,作家才有这么高的地位。这和中国的作家一词有关,家者,成名成家之谓也。在其他语言里,作家只是写者的意思。在英语里,任何一个书写的人都可以自称作家。”

下来是还原历史真相这一章,胡风,路翎,周扬。这三个人连起来真是看得人很惊心动魄,尤其是路翎那一篇,特别感人。还有宗璞说冯友兰晚年强调的“修辞立其诚”,还有这两段:

“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要用自己的头脑思考是艰难的”

宗璞说,就像我父亲当年的处境,他是非说不可的。巴金老人在他的随想录里说:表态,说空话,说假话。起初别人说,后来自己跟着别人说,再后来是自己同别人一起说。起初自己还怀疑这可能是假话,不肯表态,但是一个会一个会的开下去,我终于感到必须甩掉独立思考这个包袱,才能轻装前进,因为我已在不知不觉中给改造过来了。每一个亲身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都能体会到老人的话是何等真实痛切。”

“每个人精神面貌的形成都是由他的经历决定的。我经历过抗战,深知祖国强大之必要。我又经历了文革,深知如果没有个人的自由和尊严,生不如死。如果亿万人只用一个脑袋思考,真辜负了造化孕育了这么多的万物之灵。知识分子若是没有独立之精神,只是也只是货物而已。而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必须首先是一个诚信的人;行为一路歪斜,遑论独立。”

下来 不在一条船上的知识分子这一篇也是很震撼的。一座县城四百座庙,一美元等于一千二百五十卢布。

铁凝那一篇,作为作家主席的他来回答问题,真的很无聊,看都不想看,全是废话。

下来崔永元那一篇倒是很有温度,隔着纸都能感受得到他对于做口述有多么大的激情,很感染人的。

“我在想2002年我自己为什么得病,就是老想不该想的事情,现在为什么快乐,就是因为不想那些事情,只想怎么样把该做的做好,这一点可能更重要。我们想让这个时代变化,挺难。我们等着这个时代变化,我们也等不起。我们可以选择的是,时代在进步,我们自己在发展。就是这样。”

下来 文字的向心力这一章,聂华苓、马原、余华、苏童、杨显惠、迟子建、阿来、刘庆邦、张贤亮。

余华说文章应该更有力,有力量是更为重要的。我看余华的书经常会感觉很恶心,也是挺有意思的。

杨显惠的纪实文学手边有两三本,一直想看,就觉得他是一个特别肯下功夫的人,不像我,老是坐不住。

通过刘庆邦的那篇真的引起了我很大的兴趣,要看哭了,这真是一位很有人文精神的作者。“人光看中血不看重眼泪是不对的,血你随便用刀子捅哪儿都可以流出来,但眼泪你不到悲伤的时候就是流不出来。”我很想抬杠说那还有喜极而泣这一说,但在文章中那个语境中,喜极而泣也是悲伤的。

最后一张是台湾的一些文化人,标题是仿佛万古长夜的隔绝,一定要这么,文艺, 吗?

第一篇是李敖,下来是痖弦,然后是余光中,最后是胡一虎。

提到李敖就很想笑,杠精,怼死你。

“你这样的论断在大陆可能会招来骂声一片。

当然。所有的臭蛋都会反对我。”

潇洒。

别的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一些人物琐事,权当做了解历史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时代的痛点,沉默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时代的痛点,沉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