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论 君主论 8.7分

《君主论》摘

一只矫情的猫咪
2018-05-16 15:26:11

君主论

世袭的君主国 :

1. 在习惯君主家族统治的世袭国家维系政权,困难远比新建立的国家少得多,因为世袭君主只要不破坏规章,又能随机应变,维持原本的地位绰绰有余。 2. 长期而且持续的统治使得变革的记忆和原因遭人淡忘,因为每一次变革都是为另一次变革铺设坦途。

混合型的君主国 :

3. 吞并一个君主国无异于跟所有受到战争之害的百姓为敌,而且你也无法跟帮助你取得权利的人维持友谊,因为你不可能满足他们的期望,也不能采取强硬的手段对付他们,因为你对他们有所亏欠。不论拥有多么强大的武力,进入占领地总需要当地居民的支持。 4. 同文同种下:习俗类似,就君主的人必须斩草除根;法律和税赋不做改变。 不同文同种:占领亲自坐镇占领地或者在占领地选择一个或两个关键地区建立殖民地。 5. 对待被征服的人,不是安抚就是歼灭,因为人受到轻微的伤害会寻求报复,受到重大的伤害就算想报复也无能为力。所以,害人就要害到底,以便杜绝后患。 6. 应该使自己成为势力较小的邻邦的领袖和保护者,并且尽可能削弱势力较大的邻邦,还应该步步为营阻止旗鼓相当的势力进入邻近地区。 7. 不应该为了避免战争就容许混乱,因为战争根本无从避

...
显示全文

君主论

世袭的君主国 :

1. 在习惯君主家族统治的世袭国家维系政权,困难远比新建立的国家少得多,因为世袭君主只要不破坏规章,又能随机应变,维持原本的地位绰绰有余。 2. 长期而且持续的统治使得变革的记忆和原因遭人淡忘,因为每一次变革都是为另一次变革铺设坦途。

混合型的君主国 :

3. 吞并一个君主国无异于跟所有受到战争之害的百姓为敌,而且你也无法跟帮助你取得权利的人维持友谊,因为你不可能满足他们的期望,也不能采取强硬的手段对付他们,因为你对他们有所亏欠。不论拥有多么强大的武力,进入占领地总需要当地居民的支持。 4. 同文同种下:习俗类似,就君主的人必须斩草除根;法律和税赋不做改变。 不同文同种:占领亲自坐镇占领地或者在占领地选择一个或两个关键地区建立殖民地。 5. 对待被征服的人,不是安抚就是歼灭,因为人受到轻微的伤害会寻求报复,受到重大的伤害就算想报复也无能为力。所以,害人就要害到底,以便杜绝后患。 6. 应该使自己成为势力较小的邻邦的领袖和保护者,并且尽可能削弱势力较大的邻邦,还应该步步为营阻止旗鼓相当的势力进入邻近地区。 7. 不应该为了避免战争就容许混乱,因为战争根本无从避免,拖延只是对自己不利。 8. 壮大别人的势力终究导致自己的灭亡,因为那样的势力无非源于狡猾或武力,可是势力已经坐大的人对狡猾和武力会有戒心。

大流士的王国被亚历山大征服,为什么他去世后没有反叛者 :

9. 统治方式:一种是君主高高在上,朝臣是他的仆人,经由他的恩准帮助他治理王国;另一种是由君主和贵族共同治理。第一种难征服易统治,第二种易征服难统治。

如何治理被征服以前独立自治的城邦或君主国:

10. 征服后的维持:一毁灭;二征服者亲自去坐镇;三让他们继续生活在自己的法律下,但是强迫他们纳贡,并在当地扶植对你亲善的寡头执政团。 11. 任谁占领习惯于自由生活的城邦却不加以摧毁,早晚会被那个城邦给摧毁,因为那样的城邦总是会以自由的精神和传统的制度为名揭竿起义,时间的推移或利益的赏赐都无法消除他们的集体记忆。 12. 一旦统治的家族灭绝,一方面因为服从惯了,另一方面因为失去旧君主又无法自行推选新的君主,也不知道如何过自由的生活,因此不会轻易揭竿而起,这使得征服者很容易争取到民心,进而得到他们的支持。

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获取的新君主国 :

13. 人几乎总是走别人走过的路。 14. 手握武力的都是胜利者,赤手空拳的则一败涂地。 15. 民众天生反复无常,说服他们容易,要他们坚定信念很难。因此一定要未雨绸缪,一旦他们信心动摇,有武力就可以迫使他们坚定信念。

仰赖别人的武力和机运获取的新君主国 : 16. 骤然崛起的政权就像自然界所有迅速增生的东西,扎根不深又没有枝桠交错,一变天就连根拔起,除非一夕间登基为王的那些人,就像我说过的,具有非凡的能力未雨绸缪,短时间做到有备无患,及时把握运气的赏赐,又及时补强别人登基之前就打好的基础。 17. 在新获得的王国只要认定有必要保护自己不受敌人侵略,有必要笼络朋友,有必要征服邻邦,无论通过武力或者诈术,有必要使自己受到民众的爱戴和畏惧,有必要赢得士兵的敬重和效忠,有必要处死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的那些人,有必要改革旧制度,有必要恩威并济,有必要宽大为怀,有必要另建新军取代有异心的部队,有必要在结交国王和君主时讲究手段使他们必定乐意帮助你却不敢贸然得罪你。 18. 如果有谁相信新的利益会使位高权重的人忘记旧恨宿怨,那是自欺。

凭邪恶的手段成为君主的:

19. 妥善运用残酷的手段是指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形势所逼而干净利落地采取暴力,可是下不为例,而且事后竭尽所能寻求臣民最大的利益。滥用残酷的手段则是指起先很少使用暴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暴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变本加厉。 20. 征服一个国家应该事先衡量哪些暴行非做不可,而且应该其中功于一役,以免重复暴行。 21. 侵害事件应该以一次为限,因为民众越少品尝痛苦的滋味,反感自然会越少。相反的,施惠则应该细水长流,好让民众彻底品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君主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君主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