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尽世界,却一无所悟

Sra. Elisa
2018-05-16 10:22:29

初春的泰国南部海,我游过钟乳石林立倒挂的洞穴,波光隐去后一片黑暗,划水的声响在空荡中回响,游过数十米后,豁然开朗,内里是一片浅滩,四面悬崖。我仰面躺在水里,潮汐渐涌,记忆也被带回,才想起曾在七年前来过这个岩洞。距离我正式开始到处旅行,已经过去七年。时光倒转,不管当初犹豫的时候是否做过别的选择,我想最终也会走向这同一个方向。这无关运数的神秘,而有关更简单的答案:性格。它是密室里混沌执拗的困兽,生来盲目无明,却有天性能执著于自己的本心。

有时我觉得感情不可将就,有时又觉得几十年怎么过区别都不大。但总体来说,我认为因追求完美而造成的暂时的缺憾,好过因容忍而造成的长久的不快。利用青春去做所有快乐的事,旅行,读书,逛街,和朋友聊天。有此白玉盏,何必青瓦盆。

按星座来说的话,我是十足的土相星座,固执与呆傻,一路走来,无论什么事都是咬牙皱眉不声不响拼尽全力的,只怕自己努力不够,徒留遗憾。所以少年时代就已为功课白过头发,青春年华为一个陌生人提供的幻觉白过头发。如今万水千山走遍了,终于可以一心一意,只为岁月染满头霜华。

如今的世界,最缺的是专注。炎夏不言不语吃一球冰激凌,不比环游了整

...
显示全文

初春的泰国南部海,我游过钟乳石林立倒挂的洞穴,波光隐去后一片黑暗,划水的声响在空荡中回响,游过数十米后,豁然开朗,内里是一片浅滩,四面悬崖。我仰面躺在水里,潮汐渐涌,记忆也被带回,才想起曾在七年前来过这个岩洞。距离我正式开始到处旅行,已经过去七年。时光倒转,不管当初犹豫的时候是否做过别的选择,我想最终也会走向这同一个方向。这无关运数的神秘,而有关更简单的答案:性格。它是密室里混沌执拗的困兽,生来盲目无明,却有天性能执著于自己的本心。

有时我觉得感情不可将就,有时又觉得几十年怎么过区别都不大。但总体来说,我认为因追求完美而造成的暂时的缺憾,好过因容忍而造成的长久的不快。利用青春去做所有快乐的事,旅行,读书,逛街,和朋友聊天。有此白玉盏,何必青瓦盆。

按星座来说的话,我是十足的土相星座,固执与呆傻,一路走来,无论什么事都是咬牙皱眉不声不响拼尽全力的,只怕自己努力不够,徒留遗憾。所以少年时代就已为功课白过头发,青春年华为一个陌生人提供的幻觉白过头发。如今万水千山走遍了,终于可以一心一意,只为岁月染满头霜华。

如今的世界,最缺的是专注。炎夏不言不语吃一球冰激凌,不比环游了整个世界简单。所以专心致志与自己相处,不比拥抱整个宇宙来得轻易。享受孤独却不觉寂寞,时常厌弃生活但对生命始终赤诚。孤独是很好的体验,因为它纯粹。就如同那天在达拉斯音乐厅的听众席醒来,懂了关于孤独的大半技巧。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广大,相反它是由你的感知能力所定义,我们三岁时吃到的那块糖与三十岁时买到的那块钻是一样的,它们带来的微光般绽开的喜悦是一样的,因为你的心是一样的。所以,太多的答案不在外面的那个世界,而在你的内里。沉潜于你的孤独,终有广阔的那天。

这狭小广阔宇宙,这纷繁枯寂三千世界,我们各自周游。冬天时我去热带,热到只知道流汗,花很艳,但都无味。大家忙着寻找阴凉,无暇思索更多的事,纷繁世事都须快刀斩乱麻般解决,或者干脆彼此装糊涂,相敬如宾地过日子。

旅行让我可以穿梭在日常生活的边缘,避免了因一成不变而养成的麻木与困顿。我自此再不问自己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就像我总在最后一刻才知自己要去向哪里。“向往”是多么美好的事,“得到”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我走过太多弯路,但人生要扼腕的事这么多,那实在算不上什么。

35岁前退休的计划做起来并不比想象中难多少,但也并不那么容易。因为每个选择都有取舍,而每个被放弃的选择都是一条仿佛埋着更多可能的路。在山路上睡去的那瞬,只记得天空中有一条硕大的雪白的鲸鱼,它在大声喊着什么。可能它也迷路了。我们心无旁骛地,以为能在暗中走出光亮来。

只是感觉自己一直在上速成班。工作的、人际的、感情的。甚至买一辆颜色艳丽的车,仿佛一个陷入中年危机的男人。下班回住处的路上,过一个又一个红灯,如果太累,会在恍惚之间以为自己的半辈子已经过去。其实不过正才要开始。我们的人生,曾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与现在不同,但我们都错过了。甚至是,心甘情愿地错过了。这就是生命的真相,滚滚红尘中无可阻止的轮回。喧嚣浮华背后注定的黯淡收场。生的每刻都无须贪恋,但又如此切肤,值得慎重对待。

在冰激凌融化前,你要学会藏好眼泪。后来看到你的那瞬,仿佛有烟花盛开,我突然明白一些爱情故事是怎样发生的,并且会有怎样的结局。我想,唯一能与得到的幸福感相媲美的,就是摆脱的轻松感。所以,得到与失去是如此形似的事,或许就是同一件事。你知道吗?据说沙滩上的贝壳都是大海丢弃不要的碎屑,有个轰鸣的浪却想卷走我发现的一颗白色贝壳,追了好远才抢回来。整个沙滩都听见我对着大海怒吼:不许反悔啊,混蛋!

我们并不需要成为最优秀最出色的人,只要遇见一个懂你的人就够了。问题在于,很多人错以为后者更加容易。分别后的梦境里,我一再回到那个清晨,看着我们在风中道别,中间隔两手宽的距离。但飘扬的衣角出卖了我,道出内心对你热切的向往与不舍。

If equal affection can not be,let them or elovin gone be me.若深情不能对等,愿爱得更多的人是我。——W.H.奥登

当他在平安夜登上马丘比丘的时候,我正和当时的老板唇枪舌剑谈工作,他要砍我的预算。看见戴尼尔说终于到达马丘比丘的手机短信时,想起聂鲁达长诗《马丘比丘之巅》中的句子:我看见石砌的古老建筑物镶嵌在青翠的安第斯高峰之间。激流自风雨侵蚀了几百年的城堡奔腾下泄……

“人生这么长的旅程,一走几十年,怕的不是累,是厌倦。”不久我终于辞去了白领的工作,第一站是南太平洋。跨越季节和赤道,向戴尼尔说的那样,走得越远越好。住在斐济群岛的某个小岛上时,决定尝试一直不够勇气体验的夜潜。夜潜中途下起了暴雨,在水下只听见隐约的噼啪脆响,抬头的时候,在气泡间依旧能看见远处群山间的闪电如坏了的灯泡,明灭不定。

教练示意关上手电,我发现四周和我们一起悬浮的是萤火虫一样的浮游生物。一只很少见的粉红色海星从我肩头经过,它有透明柔软的触须。

深夜的海洋与宇宙星空如此相像。当我们向更深处沉潜,感觉就如同往宇宙进发,如同飞往太阳的伊卡鲁斯。原来当一个理想主义的旅人,这么自由美好。那次旅行的终点是塔瓦尤尼岛,我去过的,最远的地方,日期变更线在这里穿过,所以昨天今天在这里相逢。

他的信任教会我一个简单的道理:无所谓前面有什么在等待,朝前走就是了。后来我翻译柏瑞尔.马卡姆的书,读到这样的句子:“未来藏在迷雾中,叫人看来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

我常说: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其实该说完接下来的一句: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

人生是不能计算的,因为实在经不起计算。我们谈抱负,谈得失,谈对错,用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语气,好像长日无尽,前程无量。但其实,我们有多少时间呢?无非是各自从命运的掌心领了些残羹冷炙,各自消受。我们能得到的温暖,又有多少?

“没有什么会被忘掉,也没有什么会失去。宇宙自身是一个广大无边的记忆系统。如果你回头看,你就会发现这世界在不断地开始。”——珍妮特•温特森《守望灯塔》。

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上有很多优秀的白领、律师、银行家,但不再有领取赏金的植物猎人,发现新大陆的探险家,孤注一掷的掘金者,甚至没有挂牌营业的驱魔人……因为技术的发达让这个星球上的秘密越来越少,卫星无时无刻的“扫射”更让地球毫无隐私可言。卡夫卡说:“世界正日渐缩小。”

好在还有茫茫宇宙,这个无限的概念,大到可以容纳人类不断膨胀的好奇心。

大概人性即是如此,缺乏科学探索需要的恒心与毅力,无法在同一个地方或者同一状态长久停留,英文里说:会脚冷。人脚冷的时候,会无聊,无聊后,就会做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去打探别人的生活。

他说:你看尽世界,却一无所悟。

原来不是所有旅行都有归期,只是我们并不会认真细想这件事,虽然我们总说人生是一次旅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练习一个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练习一个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