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与得救

小N
2018-05-16 看过

拖延癌到晚期,距离看完《遥远的救世主》接近两个月,终于写了读后感。挑几个关键词简单谈一下感受。

关于道德

《遥远的救世主》全书都在讨论文化属性。简单说,丁元英认为中国文化没救是因为一直在盼望着一个救世主(我觉得西方一直也是弥赛亚文化相当严重,到了现代后现代思潮克尔凯郭尔、尼采一脉才开始在自己身上找价值,宣布了诸神的黄昏)。他为了给女朋友芮小丹(警察)一个文化出路的解释,找了一个贫困村搞扶贫。扶贫的方式是成立格律诗公司,让村里的人买乐圣公司(小说设定是音响界的大佬,自我定位权威且有格调)的音响设备组装发烧友音响。因为是贫困村,无他出路的村民采用任何方式去压缩成本:抛光的砂纸反复用到变滑,五六岁的孩子放学就去帮大人忙,村民完全暴露在极大噪声和扬尘的生产环境中,白天黑夜地干……这种生产方式相当不人道。在各种基础生产条件几乎为零的情况下,村民脱贫致富也只有靠着人力苦干。一个现代公司,当然不能要求员工这么做。但如果是公司和个体户签约收购,个体户怎么干就都可以。于是格律诗公司在没有不正当竞争的前提下以低于现有音响市场的价格出卖商品,劫了乐圣公司的富济贫。

(图自网络)

这个事情不简单,它引发了关于道德的思考。

用这样的方式扶贫,目的是道德的。方式完全在市场、法律许可范围内,但是可以说是相当不要脸、不道德。格律诗公司这么做,目的就是让乐圣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然后用生产实录的证据驳倒乐圣公司。打赢官司可以直接让乐圣破产,但这不是目的,搞掉了乐圣,格律诗没有了乐圣提供的音响,根本也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格律诗是用这种方式逼迫乐圣公司与其长期合作,给贫困村的村民谋求一条可以长久求生的路。

什么是道德,什么是不道德,这是酒饱饭足的人才会思考的问题。村民们挣扎求生,根本不会考虑吃饭以外的事。丁元英是恩人,格律诗是比教堂更接近上帝理想国的地方。

而有体面的人,也不惦记一口饭带来的简单的生死。格律诗和乐圣最终签约,乐圣的董事长在此之前就开车冲进悬崖,选择自杀。芮小丹在和歹徒搏斗之后中枪致残,随即选择饮弹自尽。没有体面的生活对于已经享受到道德浸染的人来说,并不值得过。

关于得救

正如前面所说的,丁元英的扶贫实践是给女朋友芮小丹关于文化属性的解释。丁元英的解释方式并不是通过扶贫制造一个生存的奇迹,而是他早已预估整个格律诗和乐圣事件,想用这样的事件引发社会对于文化属性或者说关于得救的讨论。

书中有个很有意思的情节,丁元英在设计扶贫思路时候反反复复到贫困村里去,村里人看到有能人带路致富,很是欢迎。村里有一个大婶笃信基督,本着淳朴的感恩和互惠的心理要拉元英大兄弟入会。在大婶的心中,基督是可以照料到她现世方方面面的主,她想让主也照顾到丁元英。丁元英自然是拒绝的。

得救是等候被超能力的神拉一把吗?这样的现世功利的理解是对神的亵渎。神可以拯救一切,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神为什么要设置恶,如果全是至善至美之境,神不是最省心?神所应许的只是纯高至美之境。在基督教的道德理想中,只有通过艰辛的磨练在能达到应许之地。而基督的应许之地是崇高的道德理想,和简单的功利反馈无干。

丁元英不信神。他求索的是一种依靠实力去的去的强者的道。他本能的不欣赏弱势群体寻求破格录取的市井文化。然而强者的道在谋求一种更大范围内的治理,势必就要在强势和弱势之间打开一个通道。这样的通道是什么样,得救之道应该也是如此。

在乐圣的董事长死后,舆论的矛头指向了这位整个事件的操盘手丁元英。舆论讨论很热烈,仍然是没有结果。社会的进化自然会在强弱之间分出层级,不同层级使用的价值体系并不相同。在主导地位的强者处在更高级的道德层面,胸怀不同于底层简单谋生诉求的治世理想,要对世界进行改造。儒释道基督对这一通道的几千年探求未果,一直在继续,现在的治世方案仍是。

(图自网络)

关于扶贫

现在中国如火如荼的扶贫是一种非常美好的社会构想和实践。在各种官方讲话和媒体新闻中,我们看到的扶智扶志,是一针见血的扶贫思路。也正如这一针见血的思路所暗示的,个人的诉求和眼界对于脱贫意义重大。然而在民间,还有许多等靠要的村民争抢着做贫困户,许多虔敬的教徒信奉着现世得报的完全本土化的中西方神……

扶贫任重道远,思想是绝对的关键。想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响起的国际歌: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振聋发聩,热泪盈眶。

社会不断演化,救世主只能是自己。

(图自网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遥远的救世主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救世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