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鲤丧隐
2018-05-16 09:12:33

熊伊凡小跑着过去,到了他身边站定,十分热心肠地嚷嚷着:“不对不对,你应该背越式,看我的姿势,是这样越过去。”   

她说着,还做出背越式的姿势,恨不得教颜柯怎么掉在垫子上不疼。颜柯叉着腰看着她,撇了撇嘴角,不屑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那垫子……太脏了。”

不过,颜柯容忍熊伊凡是有前提的,就是熊伊凡与他在一起的时候,不许大声说话。   颜柯从小就学习钢琴,有着十分挑剔的耳朵,偏偏熊伊凡有着很大的嗓门,以及不美好的声线。不让熊伊凡大声说话,已经是颜柯最大的容忍了。

是凡人太多了,才让我脱颖而出。”颜柯笑着说,伸手弹了熊伊凡的脑门一下。

这一吻稍纵即逝,让熊伊凡完全呆在了原地,直到看真切颜柯狡黠的微笑,才终于回过神来。在颜柯再次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死命地从颜柯身后抱住了他的身体,嘴里嘟囔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你不许作弊的!”   颜柯没想到熊伊凡能够坦然到这种地步,这种事情已经够出格,她居然还不满足,当即推开熊伊凡凑过来的脸,躲开她噘得高高的嘴唇:“你给我死开,别得寸进尺。”

而青春就像一道难解的代数题,明明公式就摆在书本上,黑板上还罗列着例题,可惜学生

...
显示全文

熊伊凡小跑着过去,到了他身边站定,十分热心肠地嚷嚷着:“不对不对,你应该背越式,看我的姿势,是这样越过去。”   

她说着,还做出背越式的姿势,恨不得教颜柯怎么掉在垫子上不疼。颜柯叉着腰看着她,撇了撇嘴角,不屑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那垫子……太脏了。”

不过,颜柯容忍熊伊凡是有前提的,就是熊伊凡与他在一起的时候,不许大声说话。   颜柯从小就学习钢琴,有着十分挑剔的耳朵,偏偏熊伊凡有着很大的嗓门,以及不美好的声线。不让熊伊凡大声说话,已经是颜柯最大的容忍了。

是凡人太多了,才让我脱颖而出。”颜柯笑着说,伸手弹了熊伊凡的脑门一下。

这一吻稍纵即逝,让熊伊凡完全呆在了原地,直到看真切颜柯狡黠的微笑,才终于回过神来。在颜柯再次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死命地从颜柯身后抱住了他的身体,嘴里嘟囔着:“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你不许作弊的!”   颜柯没想到熊伊凡能够坦然到这种地步,这种事情已经够出格,她居然还不满足,当即推开熊伊凡凑过来的脸,躲开她噘得高高的嘴唇:“你给我死开,别得寸进尺。”

而青春就像一道难解的代数题,明明公式就摆在书本上,黑板上还罗列着例题,可惜学生们在实战的考试中遇到,还是会冥思苦想,随便写错一个步骤,就有可能全盘皆输。至于老师,会通过正确的步骤给予评分,这个评分,就是这场青春的判定。也只有考试的结果下来了,才能够正确地发现,并非自己全不懂,只是运用得不够娴熟罢了。

或许,爱一个人是一种习惯。   还有一种习惯,是习惯了生活之中没有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初恋了那么多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初恋了那么多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