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城》赏析

叶飞飞
2018-05-16 09:09:36

T、G城同理,诗歌版的《鼠族》。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Z城

在Z城的人们看来:芸芸众生之中,唯有鬼魅的身上,长着类似人类的脑袋。

在名叫Z城的器皿里,

生长着叫做“杀戮”的永不凋谢的植物。

Z城下令其史学家书写一部历史,并要突出:该城的头颅来自一个名叫“宗教之冠”的家族,其双脚属于一个叫做“尘世之冠”的家族。

Z城教导其居民毕生致力于一项工作:污染太阳的光芒。

充溢在Z城血管里的,只有号角与喇叭。

在Z城,谁也不了解他自己。

鸵鸟披上了狮子的鬃毛,

豺狼迈开的是鸽子的脚步。

Z城的墙壁,相互投掷着奇怪的球体;

亲眼目睹的人都证实:那些球体都是头颅。

把正义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爱情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科学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面包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自由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其他人权也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人推延到以后再说......

这一切,是支配着Z城的原则。

争相吹嘘这些原则的大有人在。

起始于Z城的道路,是无法愈合的伤口。

如果你想生活在Z城,你只能从事摧毁思想的工作,

...
显示全文

T、G城同理,诗歌版的《鼠族》。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Z城

在Z城的人们看来:芸芸众生之中,唯有鬼魅的身上,长着类似人类的脑袋。

在名叫Z城的器皿里,

生长着叫做“杀戮”的永不凋谢的植物。

Z城下令其史学家书写一部历史,并要突出:该城的头颅来自一个名叫“宗教之冠”的家族,其双脚属于一个叫做“尘世之冠”的家族。

Z城教导其居民毕生致力于一项工作:污染太阳的光芒。

充溢在Z城血管里的,只有号角与喇叭。

在Z城,谁也不了解他自己。

鸵鸟披上了狮子的鬃毛,

豺狼迈开的是鸽子的脚步。

Z城的墙壁,相互投掷着奇怪的球体;

亲眼目睹的人都证实:那些球体都是头颅。

把正义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爱情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科学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面包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自由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其他人权也推延到以后再说,

把人推延到以后再说......

这一切,是支配着Z城的原则。

争相吹嘘这些原则的大有人在。

起始于Z城的道路,是无法愈合的伤口。

如果你想生活在Z城,你只能从事摧毁思想的工作,或进行摧毁工作的思想。

在Z城,脑袋就是监狱,

脊柱就是进出其中的门槛。

Z城的居民只为一场斗争而献身:吞噬自己兄弟的肉。

在Z城,人的死亡,是表明他曾经活着的唯一证据。

在Z城,生命只会为死亡鼓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