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senhower vs. Warren Eisenhower vs. Warren 评价人数不足

【窥一斑】易,【知全豹】太难

MackAFish
2018-05-16 02:24:28

很快,布朗案的周年纪念又要到了:1954年5月17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布朗案的判决,推翻了Plessy一案中“隔离但平等”的判例,认定公立学校中的种族隔离违宪。

一直以来,我对艾森豪威尔的印象停留在(1)诺曼底登陆;(2)结束了没打赢的朝鲜战争;(3)派军队护送黑人小姑娘上学;而对沃伦大法官的印象则基于他的几个著名判例:布朗案中认定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违宪,米兰达案以及之后警匪剧中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你有权保持沉默……” 沃伦领导的美国高院在一系列案例中,奠定了美国民权的宪法基础,广泛解读了第一修正案的含义,维护了刑事审判中被告的权力。沃伦在高院的16年可以说是近代美国司法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段时期。基于在法学院读过的案例,印象中的沃伦可以说是一个自由派的先锋。

直到最近读完了James F. Simon的新书,Eisenhower vs. Warren, the Battle for Civil Rights and Liberties,发现自己对于艾森豪威尔和沃伦的背景,以及这段历史,以及这两个历史人物的了解还是太过于平面化。

小时候写作文,常常写《关于某某人的二三事》,老师也常常强调,写这一类作文的时候,每一件事都要折射出这个人的特质。正因为这样的训练,每每读到

...
显示全文

很快,布朗案的周年纪念又要到了:1954年5月17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布朗案的判决,推翻了Plessy一案中“隔离但平等”的判例,认定公立学校中的种族隔离违宪。

一直以来,我对艾森豪威尔的印象停留在(1)诺曼底登陆;(2)结束了没打赢的朝鲜战争;(3)派军队护送黑人小姑娘上学;而对沃伦大法官的印象则基于他的几个著名判例:布朗案中认定公立学校的种族隔离违宪,米兰达案以及之后警匪剧中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你有权保持沉默……” 沃伦领导的美国高院在一系列案例中,奠定了美国民权的宪法基础,广泛解读了第一修正案的含义,维护了刑事审判中被告的权力。沃伦在高院的16年可以说是近代美国司法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段时期。基于在法学院读过的案例,印象中的沃伦可以说是一个自由派的先锋。

直到最近读完了James F. Simon的新书,Eisenhower vs. Warren, the Battle for Civil Rights and Liberties,发现自己对于艾森豪威尔和沃伦的背景,以及这段历史,以及这两个历史人物的了解还是太过于平面化。

小时候写作文,常常写《关于某某人的二三事》,老师也常常强调,写这一类作文的时候,每一件事都要折射出这个人的特质。正因为这样的训练,每每读到某一个政客的小故事,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这件事反映出这个人的什么特质呢?这种【以小见大】的思维方式在今天的媒体上屡见不鲜,政客所说的每一句话,或者未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被细细解读并被赋予了深刻的含义,然后被大肆宣扬或批判(取决于政客和媒体的屁股是否坐在一边)。这本书,为我的习惯性思维方式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比如在布朗案经过两轮高院庭辩之后,总统艾森豪威尔邀请沃伦大法官参加白宫晚宴,晚宴上的另一位客人是在布朗案中代表南方白人坚持种族隔离政策的律师。艾森豪威尔席间对沃伦大法官说:“他们(南方坚持种族隔离的白人)不是坏人,他们只是不希望自己纯真可爱的宝贝女儿在学校里被强迫坐在五大三粗的黑鬼旁边。”

如果在今天的媒体上读到这样的一则爆料,大概所有人的反应可以归为两类:(1)艾森豪威尔是个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 (2)这一定是假新闻,因为艾森豪威尔显然不是这样的人,你没看他后来还派军队护送黑人小朋友上学吗?

再比如沃伦在加州担任地区检察官的时候,实施了很多在今天看来很不道德甚至违宪的调查方式,比如在没有律师陪同的情况下私下里长时间审问嫌疑人,比如派副手在旧金山一家酒店里偷偷安装窃听器,监听被告和工会代表的对话,再比如监听被逮捕的嫌疑人在监禁中和其他嫌疑人的对话。

这样的沃伦毫无疑问会被当成保守派决不姑息犯罪,“法律与秩序”的代言人,也毫无疑问地会被自由派当作肆意践踏嫌疑人/被告宪法权利的恶棍。但是当你把沃伦在担任检察官时的行为,和他之后作为高原首席大法官时对于被告宪法权力的保护放在一起,你会不由得好奇,到底是什么促成了沃伦的改变。

布朗案中主笔法庭意见的沃伦大法官对于种族主义进行了彻底的批判。可是不能忘记的是,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时任加州检察长的沃伦先是要求把在加州的日本人都送进集中营,随后又要求把日裔美国人一同送进集中营。而当时美国同时和德国意大利都存在敌对关系,面对为什么“仅仅针对”日裔美国人的时候,沃伦如是说:“如果是白人,我们很容易就能判断他们是否忠于美国,但是没人能分辨出一个日本间谍和其他日本人的区别。”在布朗案中,沃伦大法官对于种族主义的批判是“黑白分明”的,那又如何解释沃伦对于日裔美国人的敌意呢?是诛心地说他眼里的种族平等不包括日裔(或者延伸到所有亚裔),还是考虑到空袭珍珠港摧毁了美国人的安全感,恐惧将原本就存在的种族偏见无限扩大,最终将整个族裔送进集中营?

这样的矛盾与冲突,是贯穿本书的主旨。沃伦在作为加州州长时,一方面秉持共和党一贯的小政府低税收政策,一方面大规模兴建学校,医院,公路,推广医疗保险,退休金;沃伦在作为州长时对于在加州,尤其是柏克莱的共产主义思潮采取了种种限制,包括立法要求州雇员签署《忠诚宣言》,可是在作为大法官时却在一系列的判例中保护了第一修正案下的言论自由。与此相对的是,艾森豪威尔在作为哥大校长时坚持维护学术自由,保护被指控为共产党人的教授,可是在作为总统时,对于参议院麦卡锡的种种行为却保持了缄默。艾森豪威尔一方面认为使用军队护送黑人小朋友上学是为了维护法律的神圣性,一方面又不断强调,法律无法规定种族之间放下成见,强迫不同族群互相接纳……

在阅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最强烈的感受和最宝贵的收获,莫过于不断地抑制心里想要【评头论足】为艾森豪威尔和沃伦贴标签的欲望。其实,有问题的并不是艾森豪威尔/沃伦充满了矛盾与冲突的人生,而是我们习以为常的,屁股决定脑袋,窥一斑而知全豹的自大。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Eisenhower vs. Warre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