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纱 面纱 8.7分

面纱:伪装

蘑菇栗子酱
2018-05-15 22:59:13

小说源于但丁的诗歌,并由此绵延一个故事。

“锡耶纳养育了我,而马雷马却把我毁掉。”

爱到极致,面对背叛无法原谅的不是对方,而是深爱对方的自己。按照诗歌的叙述,瓦尔特强行要求出轨的妻子凯蒂随他来到瘟疫之地,也是带着死亡的念头。因为深爱着妻子,所以无法原谅她,更深层次上是无法原谅自己,他把自己锁在一个牢笼里,苟延残喘着肉体,精神上已如玫瑰枯萎凋零。

“你为何要鄙视自己?”

“因为我爱你。”

痛苦如潮水般涌来,将他淹没。

“我从未奢望你来爱我,我从未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我也从未认为自己惹人爱慕。对我来说,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应该心怀感激了。”

瓦尔特的爱来得毫无缘由,连他自己也许都捉摸不透,他十分明白妻子凯蒂是个怎样的人,轻佻、愚蠢、二流货色,当初同意求婚也只是不想让妹妹抢她风头,但他缄口不言,尽力使自己维持在妻子不厌烦的范围内小心翼翼行使着丈夫的权利,揣着明白装糊涂。卑微得让被爱者有恃无恐。所以当真相被豁然摆在眼前时,他无法承受乃至于走向极端。

爱之于不爱,是深情错付,亦是负累枷锁。

至死,瓦尔特都没有释怀。

“死的却是狗。”

讽刺而

...
显示全文

小说源于但丁的诗歌,并由此绵延一个故事。

“锡耶纳养育了我,而马雷马却把我毁掉。”

爱到极致,面对背叛无法原谅的不是对方,而是深爱对方的自己。按照诗歌的叙述,瓦尔特强行要求出轨的妻子凯蒂随他来到瘟疫之地,也是带着死亡的念头。因为深爱着妻子,所以无法原谅她,更深层次上是无法原谅自己,他把自己锁在一个牢笼里,苟延残喘着肉体,精神上已如玫瑰枯萎凋零。

“你为何要鄙视自己?”

“因为我爱你。”

痛苦如潮水般涌来,将他淹没。

“我从未奢望你来爱我,我从未设想你会有理由爱我,我也从未认为自己惹人爱慕。对我来说,能被赐予机会爱你就应该心怀感激了。”

瓦尔特的爱来得毫无缘由,连他自己也许都捉摸不透,他十分明白妻子凯蒂是个怎样的人,轻佻、愚蠢、二流货色,当初同意求婚也只是不想让妹妹抢她风头,但他缄口不言,尽力使自己维持在妻子不厌烦的范围内小心翼翼行使着丈夫的权利,揣着明白装糊涂。卑微得让被爱者有恃无恐。所以当真相被豁然摆在眼前时,他无法承受乃至于走向极端。

爱之于不爱,是深情错付,亦是负累枷锁。

至死,瓦尔特都没有释怀。

“死的却是狗。”

讽刺而可笑,他爱她,希望她死去,而她却在这可怖的瘟疫之地逐渐找到了安宁。

瓦尔特之死是偶然还是故意,后者确实可悲到极致,他亲手把自己推向死亡的圣地。

电影《面纱》则是将瓦尔特之死刻画成两人互通心意之后的偶然,少了些悲剧性色彩,不够震撼。

《面纱》其实大部分都是从凯蒂的心理活动展开叙述的,从她的角度来说,瓦尔特的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自由的气息芬芳美妙,就像她的父亲因为她母亲的去世而能喘口气,能有与过去的生活决裂的绝佳机会,展开自由的人生。这么说仿佛有些不近人情,但那些所谓情感羁绊的确禁锢了他们,动弹不得。

小说从头至尾,凯蒂都非常明确的表明她不爱瓦尔特,她对他有怜悯、同情、疼惜,然而那不是爱情。读到后半部,在凯蒂认识到情夫唐生的不堪,并放下那段炽热的爱时我以为她会发现丈夫的好,而后被感动、追悔莫及、尽力挽回,一如《乱世佳人》中郝思嘉对白瑞德的态度。人人都爱看浪子回头,佳人回首,但毛姆的笔下,凯蒂只是从一个宽容的心态出发,希望瓦尔特别再难为自己,原谅她亦是原谅他自己,放下才不致苦痛如斯,她永远都不会爱上他。瓦尔特的爱是她的束缚。

她要的他给不了。

他能给的她不要。

她以为已经放下那段偷情过往的甜蜜,在瓦尔特死后回到香港又见到情夫唐生的时候依旧被诱惑,依旧做出令自己不齿的事情,那是她无法控制的渴望,现实得将人心剖析到底。嘿,欲望压低高贵的头颅,让所有一切显得原始粗俗,却分外直白。所以她离开,在获得自由身之后,没道理再被欲望冲昏头脑。

很多人将《面纱》贴上女性精神觉醒的标签,女主人公凯蒂在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审视往昔,觉得母亲汲汲营营一生追求那些低级无聊的东西,世俗到令人惊讶,而曾经的她在母亲的影响下野心勃勃也终究落得这个下场。

要成为一个自由的人,首先要学会独立和自制。遇事不是想着依赖别人,先靠自己解决问题。

有伴侣(不仅指夫妻)并不是一件坏事,难得的是彼此人格独立,心理上相互信赖。比如遇到困境,不会畏葸不前,也不会武断处理,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也会聆听和征求伴侣的意见,求得更好的解决方法,既能使自己成长,也让对方有被需要的信赖感。相互依赖却不束缚,这种微妙的平衡确实难以把握。

@-Junrin-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面纱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