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食梦者
2018-05-15 看过

在我小的时候,“神经病”“疯子”都是不折不扣的骂人的话。直到现在,精神疾病也未必得到了公众的重视,甚至未必得到了公正的对待。普通人往往对“脑子有病的人”缺乏理解,畏而远之,而患者自己可能讳疾忌医,或者默默承受。与身体其他部分罹患的疾病相比,精神的疾病是捉摸不定、具有相对主观性,又往往令人难以启齿。 在今年的《奇葩大会》上,我们有幸看到刘可乐精彩的演讲,她公开谈论自己的双向情感障碍。虽然她的做法,如决定不住院、不吃药,引起了很大争议,但是她公开讲述、直面痛苦的勇气,是毋庸置疑的。也许很多人都是从她才知道“双向情感障碍”这个词汇,才得以窥见这种比寻常痛苦得多的人生。 -- 有时候,维克托会在第二天早晨,发现我的双手沾满血迹或者我的脑袋上有一块需要用旁边的头发遮盖的斑秃。他问我:“你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他问我为什么要故意伤害自己。他看着我,好像他认为我真的能作出解释。 我不能。 我甚至不能对自己解释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只知道这就是我……也许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敲开我的脑袋,搞清楚里面到底是有什么东西坏了……以及还有什么东西是好的。 -- 这本《高兴死了!》的作者珍妮·罗森从小罹患各种精神疾病。她严重焦虑,看到白大褂就会晕倒(在做妇科检查时,甚至在宠物医生面前);她自残,手腕上有许多伤痕,还常常把头发拔到斑秃。发病时她会几周都躺在床上,根本无法起身。打从记事以来,她一直在和抑郁症、焦虑症和多种障碍症抗争。 说到这里,你或许以为这本书会讲一个精神病患者抗争直至痊愈的记录。其实当然不是——精神病是难以痊愈的。生于1973年的珍妮一直在吃药,在抗争,但看来她是要和自己的病相伴终生了。为此,她找到了一条路——“高兴死了”的路。 “高兴死了”是珍妮2010年在推特上发起的一个小运动,号召大家以乐观幽默的方式和自己的精神疾病抗争:当你发病的时候,你会痛苦到要死掉,所以不发病的时候,你就要非常积极充实地活着,抓住机会,创造惊喜,因为这些时刻会定义你是怎样一个人——然后,当疾病袭来,这些时刻就会成为你的武器。 “高兴死了”运动很快就传遍全球,有许许多多人都曾经躲在角落默默承受痛苦,而网络成为他们之间互相鼓励的纽带。珍妮的博客阅读量越来越大,她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不仅仅是精神疾病的患者,也有很多普通读者来读她的文字,因为她幽默得古怪,也坦白得动人。 到现在为止,珍妮已经出了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