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风道骨,落入凡尘

申仙
2018-05-15 22:32:04

贾平凹文集中有一卷,起名叫做“求缺”,他也曾在文章里写过:人不能圆满,圆满就要缺,求缺着才平安,才持静守神。无独有偶,曾国藩也在家训中记下“做人忌满,万事求缺”的话,并时常念叨着诸如花未全开月未圆。

二人生平家室迥异,唯独在追求德行一路可以引为知己,归根结底,他们更像是修佛的人。贾平凹一句:“ 平平常常,自自然然,如上山拜佛,见佛像了就磕头,磕了头,佛像还是佛像,你还是你 。”无论从任何时候想来都有种跳出纷扰的豁达情致,而做官比做人更难得曾国藩在晚年求缺得全,被谥“文正”,也算生荣死哀,善始善终。

做人忌满,放在过去的概念中,与吃亏是福别无二致,都是最浅白又通常老练的句子。贾宝玉说年轻女人是珠子,年老了成为鱼目,可这追根溯源本就是最无理的假设,没有不老的人,也没有无暇的玉,宝玉占了个贾字,恐怕也是曹先生的良苦用心。


丰子恺生于1898年,老黄历上算作大清朝的光绪24年,他也因此赶上幼学私塾,中庸、仁义的本质或许在幼年时便已经渗透进了丰子恺的精神世界,及至丰子恺求学杭州,师从李叔同,佛家思想也就渐至浸染。或许正是这样,丰子恺在保留了其本身的纯然本真外,又有了慈悲与禅意,这种特质反应在丰子恺的画作与文章中,便是他的率性天真以及对万事万物的悲悯。

其师李叔同,另法号弘一法师,也即是那位“ 二十文章惊海内 ”的大才子,二人修佛也修心,在丰子恺的文章中是这样记述的:

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十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相接近。二层楼的扶梯的最后顶点就是三层楼,所以弘一法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是必然的事。

也无怪他曾引用西方人评价瓦格纳的话评价他的老师:阿波罗右手持文才,左手持乐才,分赠给世间的文学家和音乐家。瓦格纳却兼得了他两手的赠物。

在丰子恺的意识里,宗教是人生和艺术的终点也是起始,弘一法师的“人生欲”强烈故而才能勇于攀爬。而大师本人却自谦为“脚力小”,不能追随,可佛说的那股慈悲心,以及观世的的自在和洒脱同样已是难得。

释迦牟尼佛教化的世界,我们称之为“娑婆世界”。“娑婆”意译为“堪忍、遗憾”。“娑婆世界”是指“人的世界”,也便是永远存在缺憾而不得完美的世界。深受宗教信仰影响的丰子恺也逐渐通透了佛学的深刻,即——敬畏、宁静、慈悲、以及艺术上的美。

有说林庚当年在清华读的是物理系,不料二年级时因喜欢丰子恺的漫画(诗词配画),对文学生出兴趣,毅然转行到了中文系。

丰子恺的文章与绘画在审美高度和艺术造诣上师共通的,而观其字里行间,首先能够确立的是其受过极良好的教育:温润平和、豁达忍让、幽默风趣、洒脱淡然。这对于一个拥有高知识储备以及见识过山巅风景的人来说,最为不易,因为热情和平和二者间多有矛盾之处,如丰子恺这般大师亦有好性子的,实属难得。

近些年刷爆朋友圈的“佛系”话题,一时之间引处诸多大v或拥护或排挤,究其原因,无非是佛系生活态度对锻造一个有价值有意义,最简单来说就是有用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帮助,反而推动了很大一部分人借此放纵。可丰子恺在多年之前就因为了然其中智慧,并坚定地做一个逆流而上的佛中大家。

丰老的“佛”,按其本意解读便是“看破无常”,其文中写到:“相逢不知老的人毕竟太多,因此这些话都成了空言。现世宗教的衰颓,其原因大概在此。现世缺乏慷慨的、忍苦的、慈悲的、舍身的行为,其原因恐怕也在于此。”此处借用了孟郊名篇中的一句“世上名利人,相逢不知老。”,人求名利,不知老之将至,可人生无常,他们无暇顾及别者,同样无法逃脱悲拗。


这也才是丰子恺与如今的“佛系”最大的区别所在,许多“陈腐不堪”的老生常谈,在一瞬间的顿悟之后总会给人以旧的照应和新的启示,前者因为是通晓所以求佛求宽广,后者芸芸众生则是因懵懂才求佛求安逸。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生求缺不求满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生求缺不求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