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说 白说 7.3分

真正的稳定是在动态中平衡

张描c
2018-05-15 22:17:38

迫不及待的需要一本鸡汤放松,趁手挑了白岩松的《白说》,可是内容超过预期,算是今年读过的书里,笔记第二多的一本,第一本是Ray的《原则》。

白岩松聊了自己,聊了新闻,聊了家国情怀,而我读出的关键词是:讲故事,不要急,动态平衡。

#讲故事

对讲故事这件事敏感,是我在多次在书里发现不同的人在同时强调“故事”的重要性,白岩松说,西诺雷利的《认同感》说,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也在说,究其根本,原因或许是人都凭借“想象”活着,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大词,比如“希望”,“自由”,“民主”,“公正”,“平等”...这些词没人能给一个既定的标准,什么才是自由民主,什么才是公正平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独特的尺子。

早年我特抵触“大词”,觉得无非是假大空,放在现实里,就像企业愿景和理想一样,人人都说,却都不知道怎么做。但是近年态度有改变,这些大词往往都非常积极正面,所以当我涉及到一些是非曲直的判断时,平时默念的大词就会突然发挥作用,比如大家都提的“真诚”,那么面对业务效益不好时,我们是通过“技术手段”抬高效益还是和客户坦白呢?如果企业理念里有“真诚”这两个字,并落实贯彻,我相信,这个决定就不

...
显示全文

迫不及待的需要一本鸡汤放松,趁手挑了白岩松的《白说》,可是内容超过预期,算是今年读过的书里,笔记第二多的一本,第一本是Ray的《原则》。

白岩松聊了自己,聊了新闻,聊了家国情怀,而我读出的关键词是:讲故事,不要急,动态平衡。

#讲故事

对讲故事这件事敏感,是我在多次在书里发现不同的人在同时强调“故事”的重要性,白岩松说,西诺雷利的《认同感》说,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也在说,究其根本,原因或许是人都凭借“想象”活着,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大词,比如“希望”,“自由”,“民主”,“公正”,“平等”...这些词没人能给一个既定的标准,什么才是自由民主,什么才是公正平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独特的尺子。

早年我特抵触“大词”,觉得无非是假大空,放在现实里,就像企业愿景和理想一样,人人都说,却都不知道怎么做。但是近年态度有改变,这些大词往往都非常积极正面,所以当我涉及到一些是非曲直的判断时,平时默念的大词就会突然发挥作用,比如大家都提的“真诚”,那么面对业务效益不好时,我们是通过“技术手段”抬高效益还是和客户坦白呢?如果企业理念里有“真诚”这两个字,并落实贯彻,我相信,这个决定就不难做。

马云在湖畔大学课堂上也曾说“使命,会在企业生死攸关时发生重大作用。”正是这些正能量,有积极意义的大词,带我们走的更远。

#不要急

让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要急”,在当下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我们有太多该急的不该急的事压在“待办清单”里,身体和脑子,还真永远在路上,一刻不停。

我喜欢白岩松在书里写的,“做人,要有一种心理准备:历史上见,时间上见,不能总是当下见”这句话,可我还做不到。我总会固执的认为,人的一生就靠某几个瞬间决出高下,定了生死,可能这和小时候师长们灌输的“高考决定一辈子”类似观点有联系,以为一秒就是一生,实际上一秒就是一秒,等到事情过了,回头再看那段日子,只会大呼“不应该”。可是年轻就是狭隘,偏见。就像“不要急”这个说法本身一样,让我学会“不要急”,也急不得。

#动态平衡

第一次感受到“平衡”是初中物理课本上提到的能量守恒定律,但那时候对“平衡”的感受往往是是静态的,它让我习惯“一言不合就推倒重来”,“必先完美然后完成”,喜欢走极端。后来看了好多“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之类的道理,踩了一鞋坑之后才稍有改观。

这种“稍有改观”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不会all in(风险控制),曾经内心认定一件事是对的,能做,能自嗨,然后就敢埋头苦干一个月,可惜忙到最后,大多是关注者寥寥。我相信这种“自嗨”,坚持下去总有一天也能撞大运,可这就像“生活”和“理想”的关系一样,永远是先生存,再生活;先完成,再完美。

白岩松的鸡汤我能接受,是因为我相信这是他的真实感受。除了书里的真诚,另一层还有柴静的关系,柴静在《看见》里提到白岩松曾经安慰她说,“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后回忆起来才那么幸福。”巧的是,白岩松在这本书里也回应了这句话,并且附加了一段。

“很多人的失败感,不是来自自己的感受,而是别人的眼光与当下世俗的标准。然后方寸大乱,然后就真觉得自己失败了。如果你不为别人的眼光与标准活着,失败的感受会在我们生活中消失大半。建立并信奉自己的标准,你已成功一半。”

这些鸡汤,与诸君共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