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说家遇到心理学家

村上发条橙
2018-05-15 18:34:28

任何职业被冠以家的时候,他就不是普通的职业人士了。

小 说 家:村上春树

心理学家:河合隼雄

天天回家:村上发条橙

作为村上春树的忠实读者,我除了可以感受到村上春树小说中表现的孤独感,奇特的比喻句,爵士乐,一人食等标签外,在新书《刺杀骑士团长》中还感受到了村上先生通过心理学对人物的描写以及心理学对其写作的影响。

“对于妻,梦总是具有莫大意义。她每每根据所做的梦决定行动或改变判断。可是,哪怕再看重梦,也不能只因做了一场活生生的梦就把长达六年的婚姻生活的重量彻底归零。”

类似这样的文字比比皆是。在武志红的心理学课中也经常拿村上春树的小说情节与心理学的某些分析方法做对比。因此,村上春树在我心理是接近心理学的小说家。

意外的在村上春树自己的采访中得知,他曾在90年代与日本知名心理学大师河合隼雄有过对话,并整理成书,名为《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

兴奋之余以128元的网购价格买到了这本定价28元的对谈录。

读后感受到两位大家从各自专业出发对日本人,日本社会,小说与心理学的相似处等等方面进行各自的理解与探讨。我现将他们书中一些有意思的地方以我的理解和大家一起分享。

婚姻与爱情:

村上春树:那些大人都在拒绝掘井,掘井太辛苦,所以就不愿意深挖下去,而是到处去找别的人,但找来找去,找的都是差不多的人。

河合隼雄:在西方,总是以浪漫爱情为绝对的前提。浪漫爱情这东西是没法永远保持下去的。如果想一直保持着性关系,一边想永远保持爱情的鲜活是不可能的。

村上发条橙:我理解所谓掘井,就是自己问题的挖掘。不厌其烦的去寻找问题的根源。例如有人总是很胖。少吃,运动,偏方试了各种,可体重如天安门城楼上的毛主席像一样稳固。后来他发现,他的很多关系都在吸允他的精力,他因此总会感觉到虚弱,于是抵抗虚弱的方式就是吃很多。这个过程非常的快,他自我处在无意识的过程,并没有发现他摄取了巨大的热量。心想要瘦,但身体似乎不允许。否则身体无法支撑如多只吸管吸允其能量的结果。所以,也许他要解决的不是控制体重的生理问题,而是切断坏关系或者说将关系正常化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必然触碰他固有的关系模式,会面对博弈,相比之下,减肥就只是表面问题了。因此,很多人不会爱,结婚、离婚周而复始。朋友们向我表达过和谁结婚都一样这句话,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其对自我问题了解的结果,因为面对任何人最终都是在面对自己。而没有什么比战胜自己更艰难了。

河合隼雄所说的性和爱情的关系简直太精彩了。这就如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样,爱情多了似乎需要性,没有性不正常;但性会上瘾,尝到甜头天天吃,吃多了就想吐。很多大师和心仪女子的神交就是把性用幻想的形式保留下来,而更多的用文字的交流方式保持爱情。爱情和性在他们身上即存在,又似乎是虚幻的,如此保持长久,毕竟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的。

故事与身体

村上春树:以我现在的状态,故事写的越来越长,书变得越来越厚。为此如果不去提高自己的耐力和注意力,我觉得首先就不具备必要的物质条件。

河合隼雄:最让人无奈的就是那脑袋去创造。这肯定行不通。我经常把这个叫做“瞎编”。“瞎编”是没有身体投入、光靠脑袋想出来的。这种东西堵着不会跟着走。

河合隼雄:所以不能没有形成表达的力量。再有一点,可以说艺术家们具有接受时代疾病或文化疾病的能力吧。

因此虽说这是个人所怀的心理问题,但其实已超越了个人的范围,通过接受时代疾病或是文化疾病,他的表达开始具有普遍性。

村上发条橙:众所周知村上春树是跑步爱好者,每年还要去参加马拉松的家伙,精瘦的很。他在谈到身体对写作的改变,实际上触发了某种身体和大脑关系的话题。当年的河合隼雄就提出了身体和大脑相互独立并非谁是谁工具的概念。村上春树相信一个终日烟酒高朋满座的作家写出的东西一定和生活规律健康饮食的作家创作的作品不同,并非谁好谁坏,但我相信感知力一定有所差别,身体糟糕的人对外界的感知相对没有身体健康的人敏感,就如同吃素者吃香蕉和终日酒肉的人吃香蕉不是一个味道一样。很多人说现在的西红柿没有过去的好吃,也许有生态环境变化的因素,但我们味蕾的触角的迟钝也许也是原因之一吧。

挖掘意识的身体与心灵:

河合隼雄:要说我到底在做什么,我的职业其实就是在等待偶然。大家都没有等待偶然发生的心力,就想用必然的方法去治,然后全都失败了。我不想要去治愈,只是一直静静地等待着偶然的发生。

村上发条橙:这一点我感同身受。许多电影评论家分析电影,将电影解构,站在上帝视角通过文字疯狂肢解角色,导演功力,故事背景等等。却很少能站在角色的角度去理解导演和编剧的意图,要么出现过度解读,要么索性并未理解深刻就提笔妄议。好的心理咨询师是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质疑的,人与人之间没有足够的了解,不能多角度的去观察,不能等待对方打开最后的门就急于下定义、下结论都是危险的。换个角度讲,有一天你作为咨询者也请多给咨询师一些时间,让他们可以去更多的了解你。

治愈和活下去

咨询者爱上咨询师&咨询师爱上咨询者

河合隼雄:而佛洛依德由此想到的是,这是把访问来访者幼儿期的感情转移到了医生身上。通过对这种移情现象的分析,就能对来访者有更多的了解。

话虽这么说,反过来也有心理分析师喜欢上对方的情况。这就叫反移情。反移情是绝对不可以发生的。

村上发条橙:移情在心理咨询中是很普遍的现象。我忘记在哪里看到的一个实验。是说,如果两个人在相互交流彼此的内心感受时,若能够表现出理解。然后,在相互凝视4分钟后,相爱的机率可以达到90%。若这个观点是正确的,那么这种情况最常发生的产所就是在咨询室,发生在咨询者与咨询师之间。因此,他们具备相爱的可能也就大大提升了。但咨询师是有职业道德的,如果在这样的地方相爱,对咨询者非常不公平,使得咨询者完全的处在弱势一方。心术不正的咨询师就会利用对咨询者的了解,达到自己的目的。因此,咨询师如果爱上咨询者,正确的方式是,结束咨询工作,公平的站在情侣的角色上,进行恋爱;或直接结束咨询,告知对方自己的真实想法,退出咨询。正确的咨询关系中,双方是不能有联系方式的,甚至在大街上看到彼此,都应该装作路人的模样。这是对咨询者的一种保护,否则会有隐私有一天被公之于众的感觉。

谈起日本当年的学生运动时:

河合隼雄:我对那个时代的学生运动,总抱有一种遗憾的感觉。学生们一点也感觉不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多么的“日本式”。正因为意识不到这一点,煞费苦心的一场运动,却朝着毫无结果的方向走去。

村上发条橙:很多国家都如此。不成熟的学生并不知道自己总是拿起他们所反对的方式去反对他们所反对的。

我想用一个故事结束4月份的读书分享。窦文涛每次为节目做大量的准备,看资料,查书,准备笑点和观点。最后他发现最好的节目通常并非准备的充足,当然,准备本身是基础,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心态,好的心态让人放松,也让谈话和观点如流水一般自然的表达。

想到这里,我发现自己有一天突然不再纠结读过的书会不记得内容,因为内容本身可能已经被你吸收去了,只是在平日用不到的时候他们躺在某个角落,当你在轻松状态下遇到类似话题的时候,你所阅读的东西,会改头换面变成你自己的语言,加入经验之谈的从你口中溜出,听者多数也会为之一震,感觉听到了新颖的观点,而并非是从哪里照搬来的东西。

这就是阅读的意义。

作者简介:村上发条橙,一个喜欢心理学的假小说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