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现存南京大屠杀史料研究

李長根
2018-05-15 18:30:06

南京大屠杀是中日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程兆奇研究员操戈入室,求真论理完成「日本现存南京大屠杀史料研究」之作,旨在通过日本烬余的相关史料,特别是日本军队本身的记载和战时日本士兵遗留的日记,致力于还原南京大屠杀的本来面目。 因在战争结束之际和东京审判之前,日本自上而下两次命令烧毁战时文件,相关文献已十不存一。当前,日本对于南京大屠杀主要分为三派:大屠杀派、中间派、虚构派。对日军占领南京后的表现,大屠杀派所编的日本老兵的日记、回忆和西方记录中有不少日军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的记载。中间派在否定上虽不十分决然,但因只承认有偶发的少量暴行,与虚构派没有根本区别。而虚构派主张日军少过甚至无过论,认为在战争状态下任何军队都不能保持十分的严正,而日军已经相对克制,完全否认日军暴行,而所谓南京大屠杀则是不折不扣的谎言。 关于南京死亡人数,大致来说有两个方向,一是战死和屠杀的区别,一是死亡的绝对人数。屠杀派强调屠杀,在被屠杀人数的计算上包括战死。虚构派否认屠杀行径,但并不否认战死。三派对屠杀人数的认定有巨大差别。主张非法被杀害人数约在四万左右的“中屠杀派”秦郁彦在反对虚构派对数字的纠缠时说:“有人甚至篡

...
显示全文

南京大屠杀是中日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程兆奇研究员操戈入室,求真论理完成「日本现存南京大屠杀史料研究」之作,旨在通过日本烬余的相关史料,特别是日本军队本身的记载和战时日本士兵遗留的日记,致力于还原南京大屠杀的本来面目。 因在战争结束之际和东京审判之前,日本自上而下两次命令烧毁战时文件,相关文献已十不存一。当前,日本对于南京大屠杀主要分为三派:大屠杀派、中间派、虚构派。对日军占领南京后的表现,大屠杀派所编的日本老兵的日记、回忆和西方记录中有不少日军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的记载。中间派在否定上虽不十分决然,但因只承认有偶发的少量暴行,与虚构派没有根本区别。而虚构派主张日军少过甚至无过论,认为在战争状态下任何军队都不能保持十分的严正,而日军已经相对克制,完全否认日军暴行,而所谓南京大屠杀则是不折不扣的谎言。 关于南京死亡人数,大致来说有两个方向,一是战死和屠杀的区别,一是死亡的绝对人数。屠杀派强调屠杀,在被屠杀人数的计算上包括战死。虚构派否认屠杀行径,但并不否认战死。三派对屠杀人数的认定有巨大差别。主张非法被杀害人数约在四万左右的“中屠杀派”秦郁彦在反对虚构派对数字的纠缠时说:“有人甚至篡改第一手资料,硬说‘南京没有大屠杀’,有人只计较中国政府坚持的‘三十万人’的象征性数字。如果美国的反日团体说教科书中记载的原子弹爆炸死者数‘过多’或‘虚构’而开始抗议,被害者会是什么感觉呢?数字上容或有各种议论,而在南京由日本军犯下的大量屠杀和非法行为则是不可动摇的事实。笔者作为日本人的一员,对中国人民从内心表示道歉。” 日本在攻占南京的过程中屠杀过大量俘虏,这并不是一部分官兵造成的突发的散乱的事件,而是由现地日军自上而下的命令造成的。在日军占领南京过程中,基本没有遇到有效抵抗,但暴行旋起。日本高层也很快获知了这一现象,却没有任何有效的制止措施。12月28日,日军参谋总长和陆军大臣联署要求“振作军纪、维持军规”的通牒,陆军省次官也于同日就日军暴行致电中支那方面军参谋长及特务部长。月末,日本军方派遣阿南惟几来华了解日本的军风纪,确认日军暴行已经到了“伤害全军圣业”的高度。 而日本国内对日军表现出的不知情主要是因为战时日本的新闻封锁。自“满洲事变”后,日本军政当局开始管制新闻,“七七事变”以后对消息的封锁更是达到了相当严厉的程度,日本记者只能宣扬“圣战”之仁慈,讳言暴行。「日日新闻」刊登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百人斩”比赛算是特例,不过在当时,也算是对“皇军英勇善战”的谀颂之言。日本自明治晚期起,极端民族主义成为社会思想的主流,濡染所见,日本大众不仅“正义感”受到麻痹,基本上也成了向外扩张的最主要原动力。在整个战争期间,尤其是在战争的初期,日本的战争政策受到日本民众的高度支持。 作为南京大屠杀第一责任人,松井石根虽最终被东京审判处以绞刑,但其罪名仅是消极的“不作为责任”。在进一步扩大战争和进攻南京的主张上始终比日军中央更积极。对其个人而言,对东亚共荣和扶持中国抱有强烈的意愿和责任感,而其对暴行的默认和不作为也不能抹杀其要“支那”向日本臣服的野心。 对于侵华日军军风纪的研究,参考「第十軍法務部陣中日誌」、「ある軍法務官の日記」和「続·現代史資料」,对于日本的观察者:官兵,记者和外交官们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对其暴行总是宁信其无。相较于在淞沪会战中遭遇重大伤亡的上海派遣军,第十军自11月5日从金山卫上岸时,守卫上海的中国军队已经开始撤退,在此后的数月中,第十军没有遇到激烈的抵抗。而在记录中性暴力无所不在,杀人放火抢劫也是恣意妄为,维持日军军风纪的宪兵人数有限,其权威也无法树立,根本无法起到纠察和严正军纪的作用。在第十军和中支军军法会议所受理受理的所有日军烧杀抢劫强奸的案件中,处罚最重者仅惩役四年,大部分蓄意杀人、强奸都免于起诉,对日军士兵宽纵,但对中国人的处罚却毫不宽假。足见,日军的所作所为与国人印象中的并无不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日本现存南京大屠杀史料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