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叫魂 9.0分

叫魂读书报告

诚信胖绵
2018-05-15 17:16:18

# 叫魂读书报告上(第一章、第二章)

海绵猩猩(萌新组)

## 第一章 中国窃贼传奇

通过三件因叫魂而引发的案件将讲述的局面打开,官员对事件的处理反应出来了当时整个环境下被放大了的恐慌感。在这种恐慌感的夹逼下,惶惶不可终日的下等民众通过对潜在的叫魂者实施暴力去获取对未知的安全感。

那么叫魂是什么?

从事实层面判断,叫魂是迷信的一种。但是_从叫魂是什么去看,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么叫魂不是什么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_

叫魂不是非典一样可怕的疾病,但是叫魂传播的恐慌感对公共安全构成了威胁。我觉得这个恐慌感是可以被理解的。_很多时候,我们的恐慌,都来自于未知。由于不了解,而又要规避风险,所以就会把担心无限放大。_村民抓人的逻辑就是简单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听起来很像红色高棉的口号,但是这个“宁可信其有”的机制非常合理。

举个例子来说的话就是

**两个原始人,A和B,走在原始丛林里,突然前面风吹草动。**

**A吓得扑倒在地,B对此哈哈大笑。**

**如果真是一阵微风,大家都没什么损失。**

**如果真是一只猛兽,B就没有然后了,只有A活下来并传播了基

...
显示全文

# 叫魂读书报告上(第一章、第二章)

海绵猩猩(萌新组)

## 第一章 中国窃贼传奇

通过三件因叫魂而引发的案件将讲述的局面打开,官员对事件的处理反应出来了当时整个环境下被放大了的恐慌感。在这种恐慌感的夹逼下,惶惶不可终日的下等民众通过对潜在的叫魂者实施暴力去获取对未知的安全感。

那么叫魂是什么?

从事实层面判断,叫魂是迷信的一种。但是_从叫魂是什么去看,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那么叫魂不是什么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_

叫魂不是非典一样可怕的疾病,但是叫魂传播的恐慌感对公共安全构成了威胁。我觉得这个恐慌感是可以被理解的。_很多时候,我们的恐慌,都来自于未知。由于不了解,而又要规避风险,所以就会把担心无限放大。_村民抓人的逻辑就是简单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虽然听起来很像红色高棉的口号,但是这个“宁可信其有”的机制非常合理。

举个例子来说的话就是

**两个原始人,A和B,走在原始丛林里,突然前面风吹草动。**

**A吓得扑倒在地,B对此哈哈大笑。**

**如果真是一阵微风,大家都没什么损失。**

**如果真是一只猛兽,B就没有然后了,只有A活下来并传播了基因。**

所以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现存的人类基本上都是A的后代。所以我们经常对未知的事情担惊受怕,有什么错呢?毕竟这是我们的首要生存技能啊。但反过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我们就有必要对自己害怕但不了解的事物多一些了解,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于是我顺其自然的觉得就叫魂这个事件而言,如果清政府有强制对妖术进行干预,并且禁止老百姓以暴力对付它是不是事情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这个听起来很合理的方案已经在事实层面得到了反馈,就是政府的声誉会遭受到严重的损害,那么这个看似合理的方案究竟错在了哪里变成了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

_「充分条件」不是「必要条件」,「可以」不是「必须」。_

上面的说法错在哪儿呢?换个说法就一目了然了。如果禁止所有人迷信,叫魂中发生在个人身上的惨剧是不是同样不会发生?那是不是应该禁止所有人迷信呢?

强制破除迷信,是避免上述惨剧的充分条件,禁止所有人迷信,同样是一个充分条件。_充分条件「可以」实现的事,不一定「必须」要靠这个条件来实现。_

我们在考虑事情时,为了避免不必要地扩大化,还需要考虑必要条件。

这个社会上有多少人是迷信的?又有多少人需要靠迷信得以支撑信仰苦苦过活?全民强制祛魅真的是必要的么?

_「事实判断」是客观的绝对的对错,而「价值判断」不过是个体或群体主观的风险收益评估。_

从收益来看,为了一小部分人的风险而强制所有人不迷信,显然是有些浪费了。

但从风险来看,一旦有人破除迷信而失去了最后精神寄托,几乎就是死路一条,无法接受。

从个人层面来看,我觉得唯一出路是让自由意志承担后果。

强制破除迷信只能给那些对叫魂不够了解的人一些虚幻的安全感,但却为那些同样是社会成员的靠迷信为生靠迷信为精神寄托的人带来了真真切切的伤害和不便。

所以,从迷信的传播及防控角度来看,没有必要强制破除的必要。

_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因为不了解,所以妖魔化。_

_因为未知,所以恐惧。_

## 盛世

这一章论述了在盛世之下的清朝人们受到经济压迫而产生的焦虑导致了叫魂等妖术的恐惧爆发。文章中提到了人口过度增长之后粮食无法供给导致了大量的流民产生,而其中一部分流民剃发为僧进行乞讨,另一部分选择了当乞丐求生。在愿意施舍流民的人中,大部分人倾向于施舍给僧人,而不是乞丐。抛去外貌体态的区别,很大一部分是宗教信仰在起作用。而_人之所以要信仰一些超自然的东西,无非是觉得生活不受自己控制,所以想通过心理寄托来寻求安全感。_

1.穷人信教,是为了尽早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

2.富人信教,是为了稳固自己已有的财富,代代相传。

而更愿意施舍给僧人的原因无非就是觉得这样做可以积德行善,会有福报。那为什么在下层民众之间叫魂的传播如此之迅速,波及如此之广泛呢?因为_面临的风险越大,或者风险导致的可能损失越大,个体就越需要追求相应的安全感,也就越需要信仰,甚至是宗教。_而这些脆弱的个体的面临的风险自然是最大的,所以他们也是最没有安全感的一群人,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使他们受惊。通过宏观的描述来看,不只是下层民众迷信,上层的官员,甚至富人,甚至有智识的一些人都迷信。但迷信这个词就是贬义的吗?在现代这个相对宽容的时代,迷信也可以被理解成宗教信仰了。其实所有人都有信仰,只不过未必是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仪式。我觉得大部分无神论者只是不参与各种仪式,但内心深处对某些东西还是有执念的,或许是不可知论,或许是个人奋斗,又或许是命运。而对我来说最不能理解的是身为物理学家却对上帝深信不疑的逻辑悖论,它是如何在人类残缺的理性的大脑里调和的呢?所以把话再扯回来,我们就可以轻易地的得到这个结论:_不可抗力越强、收益波动越大、偶然因素越多的时候,个体越容易依赖宗教信仰来维持内心的安全感。_相比之下,个体的财富水平和学识背景,反倒没有环境因素那么重要了。

而从统治阶层的角度来看,人类从内心深处是好奇的。但是人类从内心深处又是不想思考的。所以宗教和种种迷信是不可避免的。家庭,创业,投资、娱乐等等一切人类活动,都被这些宗教和迷信统治着。这是人类的本性,和对吃饭与性的追求一样不可泯灭。 不仅文化的进化和基因的进化速度不同产生矛盾,人的脑各部分也产生矛盾。好奇心是新近演化的大脑皮层上的特性,不想思考是古哺乳动物和爬行动物脑的本性。克服这些矛盾需要持续的时间投入。对于整个社会,这个成本太高了。所以社会总是用迷信组织起来的。

那么为什么民众对一切外来的陌生人都那么抵触呢?甚至到肆意杀戮一个人的生命呢?在我看来是因为他们提前预设了立场。当一个人预先设定了立场,看什么就都没用了。民众预先设立的立场就是叫魂来源于外乡人,来源于那些素昧平生的僧侣,来源于任何他不熟悉的可能。任何迷信的机制都是来源于不了解,因为不了解所以惧怕。假设叫魂真有置人于死地的功能,那么菜刀一样可以做到这一点。那为什么他们不害怕菜刀呢?因为不了解。_人的认知偏差会强化那些支持自己观点的、忽略那些反对自己观点的、并把模糊的信息朝着有利于自己观点的方向去解释,这样的结果就是不管你看的是单向的还是双向论述的文章,看得越多你的态度都只会越极端。这个在社会学里叫「态度极化效应」,没救。_而我们要做的只是用开放的、待定的、存疑的心态,不要急着下结论,更不要为了防止自己急着下结论就不停地求“反转”这种“反转”本身就是一种立场的预设。社会进步,靠的不是从「笃信」到「笃信」,靠的仅仅是从「迷信」到「不信」。只要怀疑出现了,原本坚不可摧的陈旧观念就会裂缝,理性的光就会照进来,建立新的信仰。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叫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叫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