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我们肯定不会还这样在一起吧?

阿閅
2018-05-15 看过

这本书的框架很容易联想到《追风筝的人》,但这个故事不是讲述救赎,而是迷失,一种人人都可能走进的命运迷失。

性格温顺的银行职员之子马尔切罗与叛逆挣扎的黑手党之子利奥,一起度过了两小无猜的童年,在利奥的父亲被追杀丧命后,两人被命运的漩涡甩至两个方向。马尔切罗有着优秀的人生,走在主流社会的康庄大道上,爱着跟别人SM的妻子;利奥,抢劫、贩毒,逃命至美国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因缘际会,他再次回到那不勒斯后,被囚禁在“老大”的销尸地长达12年,最终在妻子和马尔切罗的帮助下逃出生天。

在十二年的囚徒生活之后,曾经那个充满活力的爱说大话的小男孩,那个会在衬衣口袋里插一把梳子,会在头发上涂发胶发蜡的小男孩,如今则变成了一个没有个性的枯萎的男人……别人的生活都在前进,而他,三十七岁正值壮年的他,在时间的夹缝里与世隔绝了十二年,穷途末路。

这本书让我想起曾和自己并肩同路的人,我们以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过着类似的人生,却在一个小径分岔的路口,有了不同的走法,偶尔相视一笑,只能往前。

我小时候有个伙伴,他书法好,我画画好,老师总是安排我们一起出黑板报。我们住得也近,可以算是青梅竹马。就像书里的父亲会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孩子是一个优秀的孩子一样,我们也是在这样的关照下长大。

他是我妈口里“别人家的孩子”,上学下地无所不能,他上一趟山,摘到的树莓可以用狗尾巴草串成绳,捡到一块木头可以刻成一只小象,我觉得他像是“少年闰土”,完全不带贬义的意味。

他家在村子里开了家早餐店,天刚亮雾蒙蒙的时候灯就亮了。他的妈妈在一个寻常的早上,跟人跑了。小小的村子,人言可畏。我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再来上学,只觉得好像我们不一样了,他的眼睛接收了太多貌似关心的问候,而不想与人四目交接。

可能是害羞,可能是害怕,我也不太跟他一起了。转学以后,都是从妈妈口中听说他的事情。他成绩一落千丈,继母带着孩子嫁给他父亲,自此没有人管他,可想而知,他在家里的尴尬。初中毕业,他没有上普高,去了市里的职高。

自从利奥放弃了学业,所有事情都在加速地发生。先是一次打群架让他领到留校察看的处罚,再是在厕所里明目张胆地卷大麻让他彻底被开除。

十五六岁,男孩子开始崇拜起“古惑仔”之类的社会青年,女孩子开始偷偷修改宽大的校服,我们听起流行歌,我们一头冲进了青春期,我们无比向往长大,我们以不同的方式长大。

像很多农村孩子进城一样,拉帮结派是最快融入一个团体,见识一座城市的方法之一。他“混”了几年,最后回到县里的工厂,跟父辈一样每天聆听着机床的环绕音。

而我,一路上学,不好不坏,越来越像个城里的孩子。上了一个听起来不错的大学,又进了听起来不错的单位,不用插秧种稻,也不用忍受夏天厂棚的高温。

我感到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无法挽回了。我们曾一起成长,我们曾走过相同的道路,他的家庭的衰落和我的家庭的攀升都不曾影响到那份属于我们的星球的平衡。然而利奥正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转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恶棍。我再也不能从他身上看到哪怕一丁点的纯洁,那份曾经由我们的友谊所摩擦出的纯净。

前年,他生母生病临终,喊他去看,他被拉去了,一句话没说,一滴泪没掉。去年,他结婚了,新娘落落大方,我们在喜宴上重逢,他像个久经历练的社会人,而我还像个不经世事的学生,互留了电话,至今没有通过话。

美国仔之后我就再没有过朋友了。并不是没有机会去结识,尤其是在同事之间,但我和所有人之间的关系都只停留在一种直接而肤浅的交流上。在我们面前,时间早早地就收紧了它的发展前景。

如果有命运,真想去看一看自己的结局。我们却只能这样不知道终点地前进,好像身边很多人在高考之后都在瞬时失去了目标,陷入迷茫,迷失了好久好久。

那天,跟朋友走在路上,我说:“我们这些人,十年后肯定不会还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那不勒斯的萤火的更多书评

推荐那不勒斯的萤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