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 庄子 9.3分

从庄子知鱼而知

素聞(明照)
2018-05-15 11:07:40

从庄子知鱼而知

文 / 素闻

人究竟怎样去认识外物,认知自己?自他之间究竟可不可知?《秋水》篇中就有很多这样的探讨,庄子知鱼之乐这一节寓言尤其有趣: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无锡荡口镇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时,惠子引发的哲学问题概有如下几个:

1.自他之间可不可能相知?

2.自他之间以何种方式相知?

3.认知事物的思维方式的差别。

4.怎样训练直觉的思维方式?

5.交流事物的不同方式。

主体与客

...
显示全文

从庄子知鱼而知

文 / 素闻

人究竟怎样去认识外物,认知自己?自他之间究竟可不可知?《秋水》篇中就有很多这样的探讨,庄子知鱼之乐这一节寓言尤其有趣: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

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

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无锡荡口镇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时,惠子引发的哲学问题概有如下几个:

1.自他之间可不可能相知?

2.自他之间以何种方式相知?

3.认知事物的思维方式的差别。

4.怎样训练直觉的思维方式?

5.交流事物的不同方式。

主体与客体之间,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可不可能相知?答案是肯定的。庄子见儵鱼出游从容而知鱼之乐,是庄子之知物,换言之,儵鱼久卧不动,庄子必然知鱼之不乐,如此才有可能理解《庄子》一书当中所采用的重言、卮言、寓言的前提。换言之,《庄子》一书既建立在庄子对世界的认知与理解的基础上,同时也建立在这种认知与理解在后世读者当中必然能有产生共鸣者,必然有能够准确传达其认知与理解者,《庄子》才会流传至今。《庄子》如果不知物,或者不知人,《庄子》皆不可能能流传下去,因为读者不可能引起共鸣,不可能在现实生活当中广泛流传开来。事实上,《庄子》之文风虽然汪洋恣肆,《庄子》之寓言虽然奇崛而陡峭,《庄子》之说理虽然随立随扫,《庄子》之思考却恒有其意义,《庄子》这本书流传至今也正因为久远的历史当中代有知己,才能将《庄子》之知、《庄子》之道、《庄子》之意、《庄子》之美、《庄子》之妙和盘托出,使之灿然于中华文化之中。所以,此处对荀子批评庄子“知天而不知人”也作一个回应,更加具体的庄子知人的篇目将在其他文章中具体阐明。

太湖

在自他交互中,有各种各样的认知方式,从耳闻、目见、相处时候身心的感受,思想思维全方位碰撞与交互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也就认知了事物。人们最常态的对事物的认知基本都是通过耳闻目见的阅读而有所理解与领会,在这样的阅读与理解中,有些诉诸于理性思维,有些诉诸于直觉。如中医之四诊,望闻问切,望指观气色;闻指听声息;问指询问症状;切指摸脉象。望其气色,闻其声息,切其脉搏,皆属于直觉,问其症状则需要理性思维的辨析。同样,生活中的人情人心的感知更多的时候皆依赖于直觉,精微的察言观色的能力皆是一种直觉的认知与调整能力,而非长篇累牍的理性沟通之后再条分缕析的逻辑调整。

自他之间的交互关系既可以透过直觉来作用,也可以透过思维理性来作用。直觉上就能领会到物(包括人)的显著特征乃至于全貌,一望即知对方的情况与基础,即知如何与之交往。这并非只是庄子独有的能力,而是一种古老的中国式的认知方式——直觉感通能力。如果以儒家的“良知”而言,阳明“知是心之体,心自然会知。见父自然知孝,见兄自然知悌,见孺子入井自然知恻隐,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的这种自然之知就是直觉感通,不需要思维考虑疑议讨论。儒家有“可与言而不与之言,谓之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谓之失言。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而论,能够既不失人又不失言的智者,皆是直觉感通能力极强的人,如孔子,如孟子,否则不能达成最佳的教化效果。惠子所代表的名家的认知方式是一种极度理性的认知思维,而庄子的认知方式则是直觉的,直接感通的,所以庄子才能一见即知鱼儿出游的快乐,亦知孔子虽处被围的境遇而不改圣人之乐与知。庄子知人的能力远远超过于荀子对他的认知。

北京大学未名湖

直觉感通的认知方式后来发展为尊德性之学,理性思维的认知方式在后来就是道问学。两种认知方式都可以带来良好的自他之间的交互作用,如阳明与徐爱,如张栻与朱熹。理性认知与直觉认知的差别非常明显。一者依靠思维意识活动的反复加工,一者依照直接的感通。“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是《易经》中观感化物的过程,人生而具有神而明之的部分,只是这种人类自身的神圣德性经常被私心与物欲遮蔽,不能通达,以至于不能更好地知己知人。

当今的教育多在训练人的理性思维能力,大学多是研究型大学,硕士博士的考核方式无一例外的是论文答辩,而论文都有自己严谨缜密的结构逻辑与答辩模式,可谓是充分地实现了专业领域里的“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其中并不包含直觉感通的训练与考评。直觉感通怎样训练而成呢?《道德经》认为:“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其中也说明了为学与为道的差别,为学的思维多是理性思维的不断增加,为道则是“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的直觉感通能力的训练,“损之又损”其实是个“致虚极,守静笃”的过程,也就是在这种去知存神的过程中,无所作为而无所不为,以至于“夫物芸芸,万物各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的效果。这种去知存神而来训练直觉感通的功夫便是道家最原始的做功夫的方式。见《庄子》之《心斋》:

颜回曰:“敢问心斋?”

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心斋》可以与《大宗师》中颜回与孔子相参来看:

颜回曰:“回益矣。”

仲尼曰:“何谓也?”

曰:“回忘仁义矣。”

曰:“可矣,犹未也。”

他日,复见,曰:“回益矣。”

曰:“何谓也?”

曰:“回忘礼乐矣。”

曰:“可矣,犹未也。”

他日,复见,曰:“回益矣。”

曰:“何谓也?”

曰:“回坐忘矣。”

仲尼然曰:“何谓坐忘?”

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

仲尼曰:“同则旡好也,化则旡常也。而果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

从经典而可知,这里有一个“从物返己”的“求放心”的过程,把纷乱的心意识收回来,这是儒释道三家的共行基础,然后各家有各家的功夫门径。儒家用“反求诸己”来达成“正心诚意”“上达下学”的君子人格;在道家追求的则从“收视返听”“精神内守”的“真人”人格;在佛家,是“回光返照”而“止观”而“照见五蕴皆空”然后度化众生的“菩萨品质”;在医家则从“望闻问切”四诊的临床功夫,实践直觉感通能力,达成“大医精诚”的功夫;在武术家则从“练体、练气、练神”的阶梯而不断地练习直觉感通能力,完成准确度、灵活度、力度、技巧与精气神的转化。

北京大学秋天的银杏树

从《庄子》的文本略微解析道家的功夫论,可以看到就在这种“损之又损”的自然专注之中,把直觉感通的认知方式的深度、精微度与维度与开掘出来。如颜回的“忘仁义、忘礼乐、坐忘”。这“三忘”都有“损之又损”的过程,忘掉儒家所代表的世间人伦的“仁义礼乐”,回归自身本具的德性。在《庄子》与女偊的“外天下、外物、外生、朝彻、见独、无古今、不死不生”的“参日而能外天下;七日而能外物;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见独;见独,而后能旡古今;旡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同样具有极强的实践性、阶梯性、融通性。在这种“收视返听”“精神内守”的自然专注而单一直觉的训练过程中,达成“杀生者不死,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的功夫效果。比如高楼的建立,必须要有相应的深厚的地基,才能建构相应的高度,才能打开相应的视野范围,直觉感知与理性思维的认知都需要相应的深度、维度与精微度的开掘,才能达成“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的作用,而回头再看《中庸》,就更能理解“尊德性道问学”的教学纲目。在“损之又损”,忘却世事,与道的本体相融的过程中,训练直觉感通能力,开掘出人人本具的直觉感知能力的深浅、广窄与精粗,从而打开主体认知的世界的广度、维度与精微度。

同样,佛家的止观是在“回光返照”的基础上,养育“定”的能力,在“定”的基础上开掘“观”这种直觉的认知能力,从而能够感应万物,教化众生,圆成人格与佛道。如《心经》之“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蕴六尘十二处十八界是佛家对人与世界的认知。五蕴的“蕴”是积聚或和合的意思,生命个体也是由五蕴和合而成。五蕴实际上是佛家关于人和身心现象的构成要素的认知。

佛家认为人的一切事物都是由五蕴和合而成,五蕴分别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五种。色蕴有十一、受蕴一、想蕴一、行蕴四十九、识蕴唯识立为八。

除了第一个色蕴属物质性的事物现象,指四大、五根、五尘,包括地、水、火、风,以及眼、耳、鼻、舌、身诸根,以及所对应的色、声、香、味、触的五对境。其余四蕴都属人的精神现象。

受蕴指感受的集聚,包括身受和心受。身受分苦的感受、乐的感受与不苦不乐的感受,比如男女谈恋爱,会有谈恋爱的甜蜜,也就是乐受,也会有相思的苦乃至于分手的苦痛,结婚以后甚至会常有不苦不乐平常平淡的感受。心受由意根所引起,有忧、喜,所以受有苦、乐、忧、喜、舍五种;这些感受在任何一场深度的自他关系中都可以体验到。

想蕴指自他交互时,主体会以为所对之境有一定的相(特征),然后为这些执取的相(特征)安立名称,生起认识的心理。心意识与对应的色、声、香、味、触、法六尘而有六想,能增胜所取的各种境相(特征)。比如男女互动,会觉得这个女生(男生)好不好看(色)、声音好不好听(声)、有没有使用香水(味)、性格温柔还是大大咧咧(触)、气质中透出什么精神(法),这些想会不断加工,使客体对象在主体心中反复作用,正面强化好的印象或者负面强化坏的印象,这都是想的作用。

因为想蕴而有行蕴,指心的迁流造作诸业,所造作的行为有善、恶、无记三种业果,称为心所生法,又称为心所。比如我们联络一个人,通常是想到一个人,觉得想要表达一下感情,或者是联络一些事物,这就是从想到行的微细的觉察,一般人根本分不清楚他的想与行,只会顺着自己的心意识去流浪,而不能管理自己的心意识,佛家的修行人便是要能够认识自己的心意识,管理自己的行为,也许想起一个人,但觉得没有必要刻意联络他,这就是从想而不行,可以免除很多不必要的业,尤其是恶业与无记业(不善不恶业)。行也有六种,在六想之后,起各种色、声、香、味、触、法的善与不善乃至无记业。详细地说,行包括心法及心不相应行法,即与心相应的诸行,以及不相应的诸行。心相应诸行,分为三遍行,五别境,十一善,六烦恼,二十随烦恼,四种不决定,二十四心不相应。

三遍行:触、作意、思。遍行谓一切行、一切地、一切时、一切识,也就是说一切地、一切时,心都有这三种功能。

五别境:欲、胜解、念、三摩地、慧。三摩地是指定。

十一善:信、精进、惭、愧、无贪、无嗔、无痴、轻安、不放逸、行舍、不害。其中,对己为惭、对外为愧;远离五欲为不放逸、勇猛善法为精进。一般情况,连信都很难建立正信。大部分人懈怠于善法,勇猛于世俗的功名利禄,纵意于贪嗔痴之中,甚至会到无惭无愧以至于无耻(羞耻感)的地步。

六烦恼:贪、嗔、痴、慢(慢、过慢、慢过慢、我慢、卑劣慢、邪慢)、疑、不正见(萨迦耶见、边执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

二十随烦恼:忿、恨、恼、覆、诳、谄、骄、害、嫉、悭、无惭、无愧、不信、懈怠、放逸、昏沉、掉举、失念、不正知、散乱。其中,忿为当场爆发,恨为久记在心;覆为遮掩过错,谄为曲意欺瞒;掉举由贪而起,散乱从身口意三门而出。

四不决定:恶作(对所做之事觉得不合适即悔恨)、睡眠、寻、伺。

二十四不相应行:得、命根、众同分、异生性、无想定、灭尽定、无想报、名身、句身、文身、生、住、老、无常、流转、定异、相应、势速、次第、时、方、数、和合性、不和合性。藕益大师注为:相应者,和顺之义。今“得”及“命根”等二十四种,非能缘故,不与心及心所相应;非质碍故,不与色法相应;有生灭故,不与无为法相应。所以立“心不相应行”。这些都是透过直觉去认知的。

识蕴指了别所缘之境名识。主客交互之际,在产生的各种对境上,照了分别,和合积聚,称为识蕴,亦名意,因为由意所统摄的缘故。如最胜心即阿赖耶识,相当于人的心意识的数据库,恒与我痴我见我慢我爱相应,也就是说数据库里什么信息都有;最胜意即末那识,即第七意识,非常执持于自我。

五蕴皆由自他的交互作用而成,可以透由直觉的观照而直接体认其中具体的交互作用,也即是因缘生灭。也可以透由直觉观照按照佛家的路途可以直接经验到因缘所生的东西没有自性,无自性故空,既看到缘起,亦看到缘起的无自性,这就是直觉对于空性的认知。此即《心经》中所谓: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色空空色对于常人来说只是概念,即是说,对大部分人而言,色是实在的坚固不坏的色,空是具体的不能生万法的空,一看花一听声就会在看花听声的过程中生出许多想与行,看过很好的洛阳牡丹就不能再看其他地方的牡丹,听过管平湖的《流水》就不能再听其他人的《流水》,有佛家功夫的人能够“看花悟空色,听鸟明闻性”,如清凉文益禅师诗曰:

拥橇对芳丛,由来趣不同。

发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

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

何必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发白与花开皆是生,是缘起,见生便见灭,缘起本来就不是固定不变的,处处见到成住坏空的必然,便是见到生灭法,从而能够深入地直觉到千花同一秀色,万鸟不二鸣声,禅茶一味,水天一色。

这种直觉的能力甚至可以六根互用,如观音菩萨的观音而救苦,从逻辑上来说,声音是用来听的,不是用来“观”的,但是佛家的观就是直觉感应能力的体现,觉察到,感应到众生求救的呼声而去救苦救难,同时能够千手千眼,有各种运用上的灵活度与准确度,也就是善巧方便,这是观世音菩萨所代表的慈悲与智慧都有无比广大之用。

不同的认知方式与思维方式易于带来交流事物的不同方式。如在在《知鱼之乐》里,惠子的名家的思维方式谨守着逻辑,庄子则既能用直觉的方式来认知鱼的快乐,又能沿用惠子的思维方式进行逻辑的交锋。最后一句中,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诸多人以为庄子在偷换概念,实际上,庄子只是遵循了名家的论辩技巧,反扑一着而已,最妙的是庄子对于惠子“安知”一问的回答:“我知之濠上也”,安可作为怎么来解,亦可以作为哪里来解,而庄子跳脱出“知之濠上”,貌似以地名来回答哪里,实际上则是跳出惠子名家论辩的锁链,逍遥于人际互动之中,顿使这段对话灵动无比生机无限,庄子的回答既如实,又幽默风趣,还跳着戏谑与调侃,这是庄子在生活中的可爱可亲与可乐,从这一点来说,惠子一生有庄子为知己,又是何其有幸?!笔至此处,不知庄子会不会大笑几声,然后许我为忘年知己呢?

世界因世界观而不同,更因观世界的能力而不同,儒释道三家皆有其训练直觉认知的方式。“尊德性”与“道问学”对一个全人来说,如鸟之双翼,车之两轮;又如路之两途,如果只入其一,将培养出单一的专业人才,特长很明显,而弱点也很明显,此皆不是通才。惠子与庄子所代表的不仅仅是理性思维认知与直觉感通认知的不同,更代表彼此的生命特质不同,彼此的生活风光不同。每个个体的生命品质与生活惯性确有不同,就如纠缠于五蕴之中的凡夫与证得五蕴皆空的菩萨,这些不同又不是固定不变的,凡夫可因闻到学道而证道,菩萨也还有退行的,这就是空性在修道上的体现。

【作者介绍】

张素闻:崇贤书院执行院长;已有十年少儿国学教育经验;崇贤诗教,崇贤礼教师资建设带头人;《阳明教育法》主讲老师。

曾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创办全国第一家少儿国学刊;于中华书局经典教育研究中心从事策划编辑;专栏作者、专栏编辑、特约记者,于全国40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文章及专题采访,策划编辑出版30余种图书;历任船山文化夏令营总策划及授课教师。

个人作品:《人生为一大事来陶行知教育集(评注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庄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庄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