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无关联事物产生的滑稽荒诞

放心去飞
2018-05-15 看过

《高兴死了!!!》书中,我觉得有两篇很有趣:《一篇关于欧芹、芥末、奶油芝士和汤的文章》与《这就是为什么我情愿剪掉自己的头发》。

前一篇当中,作者珍妮·罗森坦言这篇文章是在自己喝醉的情况下创作的。她认为从某种角度来看,喝醉的她写的文章比清醒的她写得好。文章中列举了四种食物,这里提到的欧芹经常被用作菜品上码盘用的装饰品,人们通常不食用欧芹。将熔化的欧芹比作制作塑料的原料,这个比喻形象地突出了欧芹食用味道的糟糕。在叙述汤的段落中,作者语言犀利大胆,露骨直白。她善于将两个看似毫无联系的事物关联在一起,并且加以论述。她注意到晚宴上大家穿着优雅的礼服却拿着一把脏勺子时的尴尬,并且观察他们不同的做法。

后一篇中,珍妮·罗森去理发店打算修剪头发。造型师推荐她尝试巴西焗油,并且介绍了这个项目的价位、护理事项等。接下来,在“我”与造型师之间开展了一场荒诞的对话。作者在对话中引入蜜蜡脱毛这一概念,这使得他们双方都被搞糊涂了。最后,造型师认为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进行这种谈话,作者对此表示赞同。“巴西焗油”和“蜜蜡脱毛”虽然都是和人体毛发相关的活动,然而在这里二者被同时作为谈论对象进行比较,十分滑稽。在这种荒诞滑稽的对比效果中,实则包含了作者对外界的反抗。她来此地的初衷是修剪头发,对于造型师推荐的巴西焗油项目丝毫不感兴趣。因此采取这种看似滑稽的谈话形式表示反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