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人世里,不受人惑的人

司愚安
2018-05-15 09:25:59

文/蒋婵琴

01

“天寒露重,望君保重”。时隔两年之后,再读林清玄先生的书,是以此话为开篇。一个人未曾历经世事锤炼、深刻悲喜、无常洗礼的人,又如何能说出如此情义丰沛、人心柔软的话呢?

一句简单的平常话:“简单,而有丰沛的爱。平常,而有深刻的心”。他的母亲在年少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被他视为是母亲给过的最美好的遗产,并希望自己的文学,能不断地趋近那样的境界……

他的母亲如同万千中国女性一样,平凡、传统、充满韧性与耐力,始终不失爱与纯真。她一生照顾丈夫、养儿护女,心中无我,习惯将优乐寄托于孩子身上。即便曾历经儿子早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大悲苦,但她依旧能感知自然、天地、万物之美。

“有一回,她说故事说到一半,突然叫起来:‘呀,真美!’我们回过头看,原来是我们家的狗互相追逐着爬到前面那片芒花地时,栖在芒花里的无数萤火虫霍然飞起,满天星星点点,衬着在月光下波浪一样摇曳的芒花,真是美极了,美得让我们呆住了。”

母亲将这份纯真与敏感遗传给了林清玄先生。他终究能通过文学的形式,得以践行与延续:在平凡中遇清欢,在简单中悟有情,在苦境中修从容。人生也活出了滋味与智慧。

...
显示全文

文/蒋婵琴

01

“天寒露重,望君保重”。时隔两年之后,再读林清玄先生的书,是以此话为开篇。一个人未曾历经世事锤炼、深刻悲喜、无常洗礼的人,又如何能说出如此情义丰沛、人心柔软的话呢?

一句简单的平常话:“简单,而有丰沛的爱。平常,而有深刻的心”。他的母亲在年少时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被他视为是母亲给过的最美好的遗产,并希望自己的文学,能不断地趋近那样的境界……

他的母亲如同万千中国女性一样,平凡、传统、充满韧性与耐力,始终不失爱与纯真。她一生照顾丈夫、养儿护女,心中无我,习惯将优乐寄托于孩子身上。即便曾历经儿子早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大悲苦,但她依旧能感知自然、天地、万物之美。

“有一回,她说故事说到一半,突然叫起来:‘呀,真美!’我们回过头看,原来是我们家的狗互相追逐着爬到前面那片芒花地时,栖在芒花里的无数萤火虫霍然飞起,满天星星点点,衬着在月光下波浪一样摇曳的芒花,真是美极了,美得让我们呆住了。”

母亲将这份纯真与敏感遗传给了林清玄先生。他终究能通过文学的形式,得以践行与延续:在平凡中遇清欢,在简单中悟有情,在苦境中修从容。人生也活出了滋味与智慧。

02

文学是什么?大抵是一个人的见地、观感、体验、实践、思想的结果,不断形成新的文本,向外界、他人呈现内心所思、所感、所悟。写作者在这个过程中,需要与自己的头脑和心产生亲密联系,承载起情感、理性、独立及清明的智慧,从而沟通自己和读者。

无论是《持续做一个深情的人》,还是《凡事喜悦 自在生活》《人生不乐复如何》,你依旧能从他的文字中感受到一份清明与平易、深刻与智慧。他是这个喧哗、热闹的时代,时刻保持“静观”与“自在”的人。

“不管这个世界如何对待我们,我只要吐出自己胸中的香气,也就够了”。他还是自带佛心、柔情与淡泊之人。

看他的书,仿佛是在看秋月里的流星、田野里的桃花;听山谷里的清泉、寺院里的晨钟暮鼓。字里行间透露的清幽平易、悲心柔软、智慧大气,充满了穿透人心的力量。

这些文字有情感深沉的记忆、对万物人事的珍爱、也有对因缘生命的观照。

“人只要用细腻的心去体会万象万法,到处都有启发的智慧”、“情感不是一种表达,而是一种流露。”他习惯将世间所有与自身交集、发生过细微、个体的人、事、物一一记录并流露出来:父母、童年成长、爱与雪、花与情、相思与茶、时间与生命、戏与梦……所形成的人性幽微、心智谦卑、人格境界,道尽了一位作家真实而质朴的观照。

而这些微小人、事之观照,恰恰也是你我之生命在平凡琐事中,发生过的最重要而深刻的情事与万物。

03

他写母亲:“尤其是父亲过世以后,母亲显得更加孤单了,头发也更白了,这些,都是他把半生的青春拿来养育我们的代价。”

他铭记父亲的教诲:“他叫我做创作者,不做理论家。”在他的父亲看来,“创作者是农夫,理论家是农会的人。农夫只管耕耘,农会的人则为了理论常会牺牲农夫的利益。”

他写’长命菜’:“……当然吃‘长命菜’不能使人长命……长命菜不长命,团圆饭不团圆,这并不是什么悲哀的事,而是人间的真实情景。儿时吃‘长命菜’那种欢欣鼓舞,常常宛如生命的掌声,推着我们前行。”

“一朵花里,就能看到宇宙的庄严,看到美,及不屈的意志”、“人也是一样,愈朴素单纯的人,愈有内在的芳香”、“真正的爱情的可贵不在于突破创造,而能够平静的相守才是真正的可贵”、“在精神上对一切好的东西能欣赏、能奉献、能爱,而不必把好的事物收藏成为自己专有。”他谈论花与人、情爱与物质,充满深刻而清朗之美。

他以百合寓意情爱冷暖:“这世界,能爱百合花的人很多,能珍惜那纯净、优美、芬芳的品质的人很稀有。”

他建议人可以以大师为启迪,而非以大师为自己的主体。人应该有自己的航道、培养自己的见地、感受、体验,在人生的观点和实践中,展现自己的风采,做真实的自我。如此才不会人云亦云,成为不会思考、失去创意的人。

关于情缘与浪漫,他说:““一切美好的因缘都应有三个支撑点方能长远——重情,守义,惜缘。“来是偶然,走是必然”、“浪漫就是给自己留一点空间,给现在的生活留点空间,给未来的生命留点空间。”

后来因缘与佛学结缘,他更是活出了生命的坦荡与定力:“生命的事一旦经过了,再热烈也是平常”。又说,“对于一个坦荡无碍的生命,到处都是纯净的白纸,写什么文字有什么要紧,生命的遭遇有于水中的飘萍、木草、花瓣、终究会在时间的河流中流到远方。

“我们要了解人间,应该先看清众生的眼睛。”他记录心意路上流浪的老人,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并感知到了对方明净的善意。正所谓:““好雪片片,不落别处。”

所有源于静观、不起分别的情感,即是用心,更是智慧;所有来自内心深处最质朴、真实的情感,被他观照、记录并赋予深意,所形成的作品,就是一个人走过的路,射出的箭。

04

“我的写作就是我的观照,我的作品就是我射出的箭。”而这一箭一箭射中的苦的根源、欢的源泉、无的清冽、爱的苍穹,却要经历如此漫长的努力与辛劳、体验与洗礼。

这份坚持,则来自林清玄先生对‘行深’二字体悟与实践:“八岁的时候,我立志写作,每天写,每天写……转眼间就过去了半个世纪。”

他日复一日的保持高洁清凉之心,并不曾想靠外在的名利、声誉来证明自己的尊严与价值,只是为了将自己隐藏在平常的事物中、用心去发现他们的质朴、庄严、深意、喜悦、从容、纯粹之美。只是为了让自己今天比昨天更慈悲、更智慧、更懂得爱与宽容、更具有精神和灵气。

这样的‘行深’,也使得他在心灵创作的道路上,实现了“般若波罗蜜多”。当然也是一个艰难攀爬的旅程。

任何一个作家都有创作上的瓶颈。林清玄先生也不例外。一次回乡休息,他告诉了父亲自己的苦恼。父亲说:“你的苦恼也是我的苦恼,今年香蕉收成很差,我正在想明年还要不要种香蕉,你看,我是种好呢?还是不种好?”又说,“你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继续呢?年景不会永远坏的。”

如此终日辛劳,还能利他无我的精神,至此在他的内心扎下深根。也让他继承了父母双亲的平凡、乐观、关怀、善良、进取的人生观。这些宝贵的人格精神,在他日后的创作道路上起到了深刻而重要的影响。

所有因此而产生的愿力,通过一心一境、苦瓜特选、情困物困、夜光流星、百合、落菊、情爱、往事、生平尘缘……完成清理、追溯、自我探索与安顿,最终在生命的流逝、因缘的变化中,成为无畏、忘我、不惑之人。

“我们是寄居于时间大海洋边的寄居蟹,踽踽终日,不断寻求更合适的壳,直到有一天,我们无力再走了,把壳还给世界。一开始就没有壳,到最后也归于空无,这是生命的实情,我与我的肉身只是淡淡道擦身而过。”

至此,他也成为了一位渡船过岸的人。

05

“你的环境并不能决定你的未来,你的过程也不能决定你的未来,而是你的心的向往决定来你的未来。”读完这句话,我仿佛看到了那位八岁就立志成为作家、年少历经世情多演变、中年开始清修得道、年老时感知人生宛如走马灯的觉悟之心。

这颗心穿越至他的人生,也浸透到了他的文学岁月中。不管因缘如何散灭、万物如何荣枯、年华怎样短促、悲欢怎样转停……但在海峡那边的林清玄先生,用心灵的创作,向万千读者流露出了柔软与清明、情义与悲悯、庄严与纯简之美。这是力量,也是生命不息的象征。

祝福他。愿他在这喧嚷斑杂、风云滔滔的尘世,始终保持爱与敏感、柔和与温暖之意,以文字滋养自己的心,也供养天地与万物。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持续做一个深情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持续做一个深情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