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学术问题的妓女——《危险的愉悦:20世纪上海的娼妓问题与现代性》书评

wstdq
2018-05-15 00:49:25

妓女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有人甚至称之为最古老的职业,实质上是一种休闲娱乐服务,其社会功能是使人们在生存斗争之余恢复自己的劳动力,和其他的休闲娱乐服务从业者比如唱戏、说书、按摩等属于同一范畴,并没有高下贵贱之分。

然而,在男权制和等级制盛行的传统社会里,女性不得不依靠男性而获得生存资源,因此互相之间存在着强烈的嫉妒,而男性占有的社会资源极度不平等也导致了男性之间存在着强烈的嫉妒。由于金字塔形社会等级结构的限制,大多数女性没有足够的姿色来从高级男性那里换取资源(婚姻和纳妾作为合法的性交易),大多数男性也不能攀上更高的社会阶层从而享受到高级妓女(名妓)的服务,因此,妓女作为幸运的少数便同时受到大多数男人和女人的嫉妒和仇视。

为什么人们一谈起卖淫就会不约而同地表示讨厌?一是良民(尤其是女性)嫉妒她们来钱快而自己又没这个本事,二是妓女大多来自社会下层所以好欺负。卖淫是最诚实的雇佣劳动,一谈到卖淫,就会让人们隐约地感到自己每天的工作也不过就是出租自己的肉体,以供老板和官僚吸吮蹂躏,而且所得的收入可能还不如卖淫这种赤裸裸的肉体出租。卖淫暴露了奴隶道德的虚伪。

作为统治阶级中的被统

...
显示全文

妓女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有人甚至称之为最古老的职业,实质上是一种休闲娱乐服务,其社会功能是使人们在生存斗争之余恢复自己的劳动力,和其他的休闲娱乐服务从业者比如唱戏、说书、按摩等属于同一范畴,并没有高下贵贱之分。

然而,在男权制和等级制盛行的传统社会里,女性不得不依靠男性而获得生存资源,因此互相之间存在着强烈的嫉妒,而男性占有的社会资源极度不平等也导致了男性之间存在着强烈的嫉妒。由于金字塔形社会等级结构的限制,大多数女性没有足够的姿色来从高级男性那里换取资源(婚姻和纳妾作为合法的性交易),大多数男性也不能攀上更高的社会阶层从而享受到高级妓女(名妓)的服务,因此,妓女作为幸运的少数便同时受到大多数男人和女人的嫉妒和仇视。

为什么人们一谈起卖淫就会不约而同地表示讨厌?一是良民(尤其是女性)嫉妒她们来钱快而自己又没这个本事,二是妓女大多来自社会下层所以好欺负。卖淫是最诚实的雇佣劳动,一谈到卖淫,就会让人们隐约地感到自己每天的工作也不过就是出租自己的肉体,以供老板和官僚吸吮蹂躏,而且所得的收入可能还不如卖淫这种赤裸裸的肉体出租。卖淫暴露了奴隶道德的虚伪。

作为统治阶级中的被统治者,文化精英对于妓女的态度比普通大众较为复杂暧昧一些。在传统社会,作为统治精英阶层中的一员,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可以享受到妓女的高质量服务,从中满足其在情感(异性调情)、社会(炫耀和控制)和生理(性欲)等方面的需求,因此对于妓女的态度是在傲慢中夹杂着几分尊重。但作为统治精英中相对弱势的群体,他们又常常会顾影自怜,哀叹自己没有遇到充分赏识自己才华的达官贵人,于是就对没能嫁入豪门而只能栖身于烟街柳巷的名妓产生了同病相怜的共鸣。而到了现代社会,由于士大夫阶层的消亡和以自由恋爱为基础的婚姻的兴起,传统社会的名妓不复存在,妓女的服务项目只剩下床笫之事,因此,文化精英对妓女的态度不再是惺惺相惜,而是和对待社会底层的其他弱势群体一样,怀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同情,哀其不幸而怒其不争。

对于妓女的态度最为复杂的群体可以说是女性的文化精英,本书的作者即是其中的一员。女性文化精英成为一个在数量上不容忽视的群体是1960年代以后的事情,在这之前的几千年文化精英则几乎完全被男性所垄断。她们对于妓女的态度,除了居高临下的同情之外,还带着某种感同身受的共鸣,即对于根深蒂固的男权文化的愤怒,还有对于女性在现实中的弱势地位的无奈。出于这种性别意识,“妓女”这个带有贬义的词在女性文化精英主导的性别研究领域被中性词“性工作者”所代替。这样一本关于妓女作为一个社会问题是如何被男性精英谈论的历史,本身也是对男性精英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批判:要么是怀念过去的愉悦,要么是忧心未来的危险,又有谁真的关心过妓女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存在!

讽刺的是,作者本人也并没有告诉我们身为一个妓女意味着什么,因为不管是危险还是愉悦,都主要是从男性精英的角度出发的看法。作者实际上是借妓女这个被谈论的话题来反映文化精英和政治精英对于现代化的民族国家的想象。这个研究方向既可以说是独辟蹊径,也可以说是投机取巧,总之是不值得花这么长篇幅来书写的。一篇论文或一个章节足矣,何苦花费十年时间写一本长长的专著?因为,历史研究不能只停留在发现历史记录背后的主观目的,而应该借助这些有偏见的历史记录努力去接近客观的历史现场本身。换句话说,历史研究不只是史料研究,尤其是试图发掘出作为“沉默的大多数”的普通民众的历史的努力,就更不能浅尝辄止。本书最终还是成为了作者极力想避免的那种过度关注精英阶层的传统历史研究,甚至沦为男性精英的传声筒,就足以为训。可见,在探究历史的事业中,只有良好的动机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更加艰苦的努力和更加谦虚的姿态。

说到底,妓女成为一个学术研究的问题,和社会底层的其他弱势群体成为学术研究的问题一样,虽然能够占据“关注弱者”的道德制高点,但其价值并不是理所当然、不言自明的,反而是经常会沦为廉价的同情和猎奇。普通人的偏见和文化精英的偏见,都可能会影响到研究成果的价值。观察外界和反思自我必须不断地交替进行,才有可能获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危险的愉悦的更多书评

推荐危险的愉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