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n and Me Dean and Me 目前无人评价

自译了虐哭人的编后记

基顿不抹口红
2018-05-15 00:20:03

(Jerry回忆自己去参加Dean的葬礼,葬礼结束后开启回忆杀……)

以下为译文:

编后记:再见,你好

消息传来时我正在丹佛和Damn Yankees乐队巡回演出。圣诞节当天早上八点半,他们播报了那条可怕的短讯,我大吃一惊,有些不知所措,一面拒绝相信,一面又明白它是真的。是的,我的搭档走了。

过了许久,我终于振作起来,立刻雇了一架私人飞机,一刻不耽搁地飞往洛杉矶,去陪他的家人,也为了陪他。

那天三点半左右,我四岁的宝贝女儿从学校回到家。我看着她的脸,再次被现实的悲伤击中。我抱了抱我的小公主,沉浸在对故人的追思中,同时明白自己有这个新生命陪伴。是Danielle让我彻底振作了起来。

Sam和Daniel陪我去了机场。我不愿让他们跟去葬礼,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Dean,我自己也不愿出席葬礼。在我看来,葬礼本质上是野蛮落后的产物。看在上帝的份上,如果你想说谁的好话,趁他们在世时当面说,留到逝世后再讲毫无意义。

我到达洛杉矶时刚好赶上纪念仪式——感谢上帝,下葬环节已经过了。他们希望我上台作致辞,我只得祈祷自己能把话说完,不要半路崩溃。要是Dean看到我崩溃的样子,一定会嘲笑我太懦弱。

我告诉人们

...
显示全文

(Jerry回忆自己去参加Dean的葬礼,葬礼结束后开启回忆杀……)

以下为译文:

编后记:再见,你好

消息传来时我正在丹佛和Damn Yankees乐队巡回演出。圣诞节当天早上八点半,他们播报了那条可怕的短讯,我大吃一惊,有些不知所措,一面拒绝相信,一面又明白它是真的。是的,我的搭档走了。

过了许久,我终于振作起来,立刻雇了一架私人飞机,一刻不耽搁地飞往洛杉矶,去陪他的家人,也为了陪他。

那天三点半左右,我四岁的宝贝女儿从学校回到家。我看着她的脸,再次被现实的悲伤击中。我抱了抱我的小公主,沉浸在对故人的追思中,同时明白自己有这个新生命陪伴。是Danielle让我彻底振作了起来。

Sam和Daniel陪我去了机场。我不愿让他们跟去葬礼,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Dean,我自己也不愿出席葬礼。在我看来,葬礼本质上是野蛮落后的产物。看在上帝的份上,如果你想说谁的好话,趁他们在世时当面说,留到逝世后再讲毫无意义。

我到达洛杉矶时刚好赶上纪念仪式——感谢上帝,下葬环节已经过了。他们希望我上台作致辞,我只得祈祷自己能把话说完,不要半路崩溃。要是Dean看到我崩溃的样子,一定会嘲笑我太懦弱。

我告诉人们:“能认识我的这位搭档兼好友,你们真是幸运。我不想谈有关死亡的陈词滥调,只想让你们一起大喊‘耶!’,庆祝他曾经活在我们身边,并将永远活在我们身边。朋友们,这是我对他生命的庆祝,万岁!”

我从台上走回座位,中途停下吻了吻Jeanne…Dean曾经那么爱她。我邻座是Lew Wasserman和Edie Wasserman夫妇,到场的还有许多大人物,阵容足够让娱记们疯狂。

走到室外我碰见了Frank,他抓住我的手说:“看来我们失去了这位大人物,朋友!”

“我们没有失去他,是上帝把他带走了。”我说。

“是啊,我知道。你还好吧,犹太人?”Frank说。

五十一年来,Frank一直叫我“犹太人”,但我喜欢这种叫法。我们像两个孩子手握着手,相顾无言。幸好我很快要去赶飞机了。一登上飞机,眼泪就再也克制不住。

我失去了一位搭档,一位最好的朋友。他塑造了今天的我,是我永远尊敬的对象、余生每一天都将怀念的人。我曾寄情于死后生命,希望未来某天我们终将重聚,但又相信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他大概听不见我为他祈祷,但在剩下的日子里,我都将带着对他的回忆活下去,这个伟大而美好的人,我的搭档,Dean Martin,愿他安息。

太多回忆在我脑海中闪现。在这最特殊的时刻,我的头脑偏偏不按常理出牌。为什么我会忍不住想起四六年春季在Havana-Madrid夜总会疯狂的演出?那时我们尚未成为搭档,正第一次尝试同台。

前文提到过,当年我在Dean表演时各种捣乱,只为试着逗他笑,让他注意到我,也提到自己最初多害怕他不喜欢这些把戏。有一次,我从厨房里冲出来,用叉子顶着一大块生肉排,他看着我笑了,那笑容就像一缕阳光,照亮了我余下的人生。

但我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连续三到四晚无休止折腾后,我意识到无论自己做什么,Dean会配合,会回我的话,但也一定会把歌唱完(通常一首歌长度为两到三分钟,拜我所赐他现在要唱十一、二分钟)。其实那种模式已经妙趣横生了,但我当时才十九岁,不懂什么叫适可而止。某天晚上,我有了灵感。

如之前所说,清晨Havana-Madrid里只有零星几位顾客,他们都喜欢我俩随性的疯把戏,而店里员工比他们还要痴迷。我和管灯光的伙计谈了谈自己的计划,对方马上入伙了。

Dean当时正在唱《Pennies from Heaven》,唱到“Save them for a package of sunshine and flowers”时,我拉下总开关,店内瞬间漆黑一片。

乐队手忙脚乱一阵,最后停止了演奏,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而Dean呢,自然一刻也没慌神。你觉得他会疑惑怎么回事,或谁在捣乱?不,出于自尊,即使没了伴奏,他也继续清唱他的曲子。然后他灵感一现(往后日子里我常常见证这种时刻),迅速想出一个让观众既听到他,又能看见他的方法。他拿他金色的Zippo打火机,轻轻点着,把火苗举到自己英俊的脸下,在柔和火光中唱完了整首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不,准确来说,那晚他唱完了他该死的歌,看上去比站在聚光灯下还要耀眼。

(完)

啰嗦几句:看到喜欢的文会想译出来,虽然译得很烂……话说回来,最后这段原文看得我想原地去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嚎啕大哭!!!将两人故事追溯到对个人的迷恋,感伤的情人视角啊……杀伤力比摆出任意一段互动回忆都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