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攻击 步兵攻击 8.4分

随便写写

尘埃
2018-05-14 20:50:27

这本书的名字叫攻击。的确,作者在书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篇幅在讲攻击。攻击时他攻击,防守时也要攻击,前进时他在攻击,撤退前他还要攻击。二战时英军将领评价隆美尔“他总是攻击,以至于常常使我们忘了我们才是占优势的一方,我们才应该攻击。”从书中看的出,在他还是个下级军官的时候,他这种进攻进攻再进攻的风格已经成形了,书中经常出现的桥段就是作者占领了一处阵地然后自问:“这时,我该防守,还是该继续进攻。”接着马上自答:“要进攻,防守不符合我的风格。”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桥段是他手下的一个排长不听命令擅自进攻坏了大局,作者竟还是先赞扬了他一下:“虽然他的主动精神值得赞扬,但是……”隆美尔的风格是主动进攻,强调先发制人,可能认为与只会听令行事,僵硬死守相比,过于主动以致冒进不算可怕,所以他对这个擅自进攻的属下比较客气,如果换上曾国藩这种强调稳打稳扎,畏冒进如虎的上司,这个排长恐怕要永世不得翻身了。是个人就有优点有缺点,如果他的优点正好是上司看重的品质,缺点正好是上司眼中容易修正的瑕疵,那就幸运至极了。

当然,作为一代名将,哪怕是尚未成熟的一代名将,隆美尔也不可能不顾实际情况瞎进攻。他多次作出的大胆进攻决定,都是建立在对双方战力,以及战场形势的准确判断之上的。进攻成功,自然战果辉煌,失败(这是免不了的),也有自信全身而退。在一次对意军的二次进攻中,由于机枪部队没有充分理解作者的命令误击友军导致整个行动失败,作者险些被俘,但得益于意军虚弱的战斗意志,作者最终反败为胜。我相信,正是因为了解到意军的虚弱战意,作者才作出如此冒险的进攻决定,当然,事实总有出乎我们预料的可能,这是做决定必然要承担的风险,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减小而不可能完全规避。所以,即使是最虚弱的敌人,作者仍拿出十二分的小心来警戒,侦察,筹划,真可谓狮子搏兔,不过也有老虎打盹的时候,作者在书中提到,有一次他进攻顺利,得意忘形,孤身一人策马狂奔,迎面撞上一队罗马尼亚人,还好我们的作者足够戏精,装作一幅背后有千军万马的样子,再加上先前德军的战力确实吓倒了对手,竟真的仅凭一根舌头成功劝服对方到指定地点投降。对方答应后,作者故作镇定慢慢回马撤退,约摸着走远了才拍马狂奔。

也许是受了那次“成功表演”的启发,在对阵意大利人的时候,作者领着手下表演数次,俘敌无数,最厉害的一次领着几个人俘虏了一千多人,气的对方军官吃不下饭。不过奇招用多了容易玩儿脱,最后一仗时作者故伎重施,被敌军识破,差点被俘。

说起意大利人,还真是搞笑。以前常听人说起二战时意大利人如何呆萌,我还不大相信,看了这本书后我信了,原来意大利人一战时就卖起萌了。作者向后包抄意军,沿途的意军不是呆若木鸡然后投降,就是一枪不放掉头就跑,实际上作者的小股队伍真的不能给他们造成太大麻烦,最大的麻烦反而来自乱窜的马匹,这些马之所以乱窜,就是因为意军跳的太慌!作者都忍不住吐槽:“什么样的部队能做到这样?”作者这一路也不是没有遇到障碍,有一段路上意军丢了太多武器,绕过它们花了作者不少功夫。

意军这么衰的原因有二,一是太重视享受,作者和法国人,罗马尼亚人打仗的时候总是挨饿受冻,缺吃少穿,自从打了意大利人,真是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自有敌人送上前。士兵因为睡觉,因为取暖,因为纳凉被奇袭部队俘虏可以理解,可有一伙意大利人竟因为洗澡被俘,想想一群意大利士兵手无寸铁,光着身子,排着长队被敌人押出堡垒,我可耻地笑了。其实,意军的战力不弱,只是战意太差,这是它看起来衰的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作者也提到和他对阵的意大利人有好多战前在德国工作,是一群“精神德国人”,喊着“德国万岁”投降对他们来说没一点道德压力,他们也相信德军能优待自己,反观法军,由于法德世仇,哪怕弹尽粮绝,让法国人投降德军还得费一番周折(我说的是一战的情形)。意大利人认真起来也是很可怕的,作者在书中也赞扬过意军在某些战场上表现完美。

区分战意与战力能解释很多看似怪异的问题。国军内战初期猛如下山虎,后期软如哈巴狗,有力无意。同样一批人,在国军那边一溃千里,加入我军能在半岛上单挑全世界,有力有意,同样是我军,79年打越南时表现大不如前,有意乏力。意大利人因为缺“意”所以叫意,想要大”利“,却还是因为缺“意”所以显无“力”更无”利“。

这是一本回忆录,但却是一本教科书式的回忆录。作者在选取素材时首先考虑的是这段经历对战场实践有怎样的意义。作者在一战战场上经历过几次肉搏战,肉搏战是直面死神的血腥厮杀,应当让人记忆深刻,成为回忆录中的重要材料。但作者对肉搏战的经历总是一笔带过,惟一的一次详写还是用调侃的口吻讲自己试图拼刺刀但被一枪撂倒的事。在这一段叙述中他反复讲自己如何擅长拼刺,如何不惧肉搏,于是打光子弹后他装上了刺刀,他扑了上去,对方打了一枪,他像条狗似的被拖到后方,在医院的病床上他领悟到:“近距离白刃战中,胜利永远只属于弹夹里多一颗子弹的人。”显然是考虑到白刃战越来越低的地位,作者才略去成功详写失败,详写的还是枪弹造成的失败,意在告诫军人拼刺刀是下下策,逞血气之勇捅个刺刀见红杀退敌人的事很罕见。战争的常态是火炮机枪配合下的冲锋,所以作者总是不厌其烦地详述自己如何配置火力,有是还要画幅图出来。这样的描写看起来枯燥琐碎但却是决胜战场的关键。

不过个别地方作者还是夹了一点私货的。作者受过几次近卫军团的气,找到一处修道院作营地,被近卫军团赶了出来;碰见个近卫军营长,作者出于礼貌向他汇报工作,他竟得寸进尺要指挥作者手下的部队,作者拒绝后他就冷嘲热讽,说这样的战斗只有他们近卫军才能胜任,于是禁止作者战斗,想必是打了”保护弱者“的旗号。后来近卫军进攻失利撤退,作者不无得意地说:“他们沿着我们符腾堡山地营开辟的道路撤下来,遇到了之前被我部俘虏的1500名意军战俘,而我们负责看护的只有几名士兵而已。” 口气中明显有“大仇得报”的快意。

战争是残酷的。当作者第一次踏上战场时,眼前是明媚的阳光,身边是昂扬的士兵,最后一战,风雪漫天,冰霜满地,作者带着烈士的遗体回到后方,真可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归,雨雪霏霏。“ 但铁血的军人来不及品读悲伤,烈士的丰碑时刻提醒他们:“一旦袓国需要,就决不能让人民失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步兵攻击的更多书评

推荐步兵攻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