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电视 关于电视 8.6分

磁场里有意识的铁屑

西西莉亚
2018-05-14 看过
"社会学的职能就是揭示被掩盖起来了的东西,只有这样,它才能有助于将作用于社会关系、尤其是把传媒关系的象征暴力减少到最低程度。"(布尔迪厄,《关于电视》,p14)学者的一个使命就是重新审视已得到的研究成果。“我们是人类的公务员,对业已成就的一切的反观正是我们责任的一部分"(胡塞尔)

本周我再次翻阅了《关于电视》,并结合选修课学到的传播学、文化研究的一些知识进行了更深入的思考。得出的结论是,媒介哲学实在是太无聊了。

早期人们以为大众传媒是可以启迪民众,促进社会民主的,没想到新闻也是权力控制的,实时可信的第一现场后面是复杂的权力角斗场,亲切认真的播音员运用直接与你对视的眼神和他双唇间的“魔力”使视野朝着话语的方向倾斜,因而虚拟的话语活动和你看不见的影子主体密切联系上了。“究竟是谁在说话”,谁掌握着话语权?专业精神、媒介体制和商业逻辑的三者博弈间,我们看到的荧屏是罩上了哈哈镜、过滤网的世界,并在逐渐失去拿掉罩子的能力。

但是,布尔迪厄也不是要完全否定,“解构”掉“电视”的,不然在电视节目上说电视的自己也被“权力场”控制了。所以说,任何问题都不可能获得一劳永逸的解决,任何一种批判都不是套一个理论范式就从头顺到尾了,长时间一味“权力论”的描述和解构只能让人感到厌烦和虚无。

跳出来看的话,布尔迪厄对场的力量实在过于夸大了。书里的场似乎是一个巨大无形的他者,我们就像两个磁针形成的磁场里的铁屑一样,只有距离远近质量大小影响的受力程度不同的区分,束手无策的,甚至“意识不到在承受和被控制”。多么悲观的论调,这恐怕是“结构主义”的暗归,“场”以隐喻性的客观结构钳制了人的主体活动,人面对这一超验结构性力量毫无反抗,只能仍由两极拉扯。

但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斯图亚特·霍尔的“编码、解码”模式就有一种新的启示,他说“不可能把研究限制在‘仅仅产生于内容分析的渠道’,我们必须要意识到信息的话语形式在传播交流中占有一个特殊的位置,要认识到‘编码’和‘解码’的诸多环节是确定的环节”。霍尔指出,电视信息接受过程的三种解码立场:主导-霸权的、协调的、对抗的。因而,我发现作为主体的人在面对电视这个他者时也是有很大主动性的,我们,哪怕作为磁场里的铁屑也是有意识的铁屑,同样对两极产生力的作用。

最后我想说,布迪厄的《关于电视》这本书启发了我们从社会学角度去研究大众媒介,它最基本的研究途径——象征性的反思实践,才是最有力的工具。所以我认为,布迪厄带给我们的只是一个思考的起点,而更多更复杂的象征性机制以及作为主体的人面对这种机制的种种能动反映,还需要我们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用更全面更动态的角度研究。

以及,说句心里话,媒介研究和文化批评实在是众口难调,各执一词,常常让人陷入对生活的怀疑和迷茫中啊。。。差点就陷入意义的虚无了orz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关于电视的更多书评

推荐关于电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