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 孽子 9.1分

孽子 研悲情为金粉的歌剧

miss稻子
2018-05-14 19:35:32

翻开孽子,作者开篇那段“写给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里,独自彷徨街头,无所归依的孩子们。”深深触动了我灵魂的最薄弱处。

全文笔调沉郁,又带着些许痛感,作者的笔下很是节制,只是淡淡勾勒出那个世界大致的轮廓来。 他们只是在这个世界上由于性取向和大多数人不同,而被视为整个社会的异类,父亲的“孽子”所排斥,是飞飞停停不知前方归路的青春鸟。那个公园是这一群人唯一可以暂时停驻的地方。 无论是被张先生赶出家门,割腕自杀的吴敏;拒绝自己的金主死心塌地要跟一个日本华侨,最终还是被抛弃,又陷入了那个泥潭中。为十三号跳下淡水湖的桃太郎;一听到天上飞机哇哇哭的,疯掉的涂小福。把一把刀插入爱人心脏的龙子,在父亲生日那天自杀的阿卫。 每一种爱都是有原因的,或是因为从小家庭环境的畸形,比如阿青;或是因为从小和父亲颠沛流离,被张先生收留,觉得自己真正有了一个家的吴敏;或是只想要去日本,找到自己亲生父亲,圆母亲梦的小玉;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有七情六欲,但却背负的更多。他们是一群夜行人,在白天蛰伏,害怕被尘世的目光所伤,只有晚上才能在自己的世界肆意独行。 龙子父亲对他说的那句话,仍然在耳,也彻彻底底折磨了他十年。“你这一去,我在世一天,你不许回来!”父亲身居高官,儿子的性取向异于常人,被视作家族的奇耻大辱,也让龙子一直心底饱受折磨。安乐乡的每一个孩子,都是流放的囚犯。被周围,也被自己,一不注意,就可能滑入泥潭,终不得救。无疑,孽子中的人物都是愁闷痛苦,却又稍显无奈的,当时舆论氛围以及人的思想意识造就了对待这一人群的鄙夷观念,甚至如今,一些国家获得了认同,而大陆上同样的人群,仍然在保守诟病。但抛却这些不说,那些小人物们,他们的父辈祖辈,分明就是连自己命运也掌控不了的沧海浮沉,他们内心背负的那份苦痛,父亲母亲也在同样受着,甚至更多,龙子父亲临死之前仍没有给过他诀别的机会,不是恨,是不忍吧,闭了眼睛也不忍见他。害怕刺痛双方。害怕给予对方伤害。只有放逐。 无论是龙子,还是阿卫,都如此。血里带着野性,就像这个岛上的台风地震一般,龙子用哭,来把血里头的毒放干净。但这个社会上那带有藐视的目光所携带的病毒,又什么时候能被净化呢。 阿青还是没有能鼓起勇气接受父亲的谅解,安乐乡最终还是没有给予这群人庇护,他们又回到了从前,可好像又不是如此。小玉东渡到了日本,寻找着父亲,老鼠还是被抓到了桃园改造,吴敏一心一意伺候着瘫痪的张先生。 故事结尾,是阿青和罗平迎着寒流在忠孝路上,放步跑下去的身影,一二,一二。寒流终会过去的,不是吗?这群孽子也终会找到灵魂皈依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孽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孽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