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鬼才:李贺传 大唐鬼才:李贺传 评价人数不足

书海初逢昌谷时,二十三岁始知诗。

作歌者
2018-05-14 看过

飞光飞光,劝尔一杯酒。

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 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食熊则肥,食蛙则瘦。 神君何在,太一安有。

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 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

何为服黄金,吞白玉。 谁似任公子,云中骑碧驴。

刘彻茂陵多滞骨, 嬴政梓棺费鲍鱼。

第一次看到长吉这首《苦昼短》,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最惊艳我的是那一句:“谁似任公子,云中骑碧驴”。也许每一个中二的文艺青年,心中总是有些“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的情愫,总觉得自己就像诗中所写的翩翩任公子,手执素扇,身骑青驴,勘破俗世红尘,天下尽是傻逼。

总以为,自己能用手中这支秃笔,抵抗全世界。

直至走出校园,年纪渐长,发现年少轻狂,无限荒唐的好日子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不知不觉,被生活压力缠绕的自己,再也没睡过一个真正香甜的好觉,偶尔有些闲暇时光,似乎也静不下心来。决定娱乐放松,却也再没了从前那般恣意的玩乐。甚至于,即便自己鼓起信心想要学点东西,却发现耐性越来越少,忘性越来越大······

几年后的一个夏夜,不知为何,突然就想起了这首诗,于是重新找出来细读。截然不同的心境下,才终于把这首诗读出了自己的一些感受。

至此,心中的李贺形象顷刻间变得神秘无比,无论怎样,他再也不只是高中时那个单薄的标签和符号——不只是那个《李凭箜篌引》的作者了,他再也不只是我心中那个“辞藻华丽,不明觉厉”的诗鬼了。突然很想了解一下他。

于是我找来了这本书,翻开来,就停不下了。

这本《大唐鬼才—李贺传》以一个“猛虎进长安”的传说为引子,一下子就带我走进了那个诗兴遄飞,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大唐,仿佛来到了长吉的身边,陪着他一起春关考举、奉礼惆怅;陪着他一起回昌谷、走边塞、过关隘、游江南;陪他一起经历“飞香走红满天春”,再到“一心愁谢如枯兰”。

全书读罢,唏嘘不已,竟一时不舍掩卷。

此书采用虚实结合的手法,以第三人称的上帝视角,首先介绍了李贺的青年坎坷科举“辩讳”路,然后又用了“闪回”的手法,倒回长吉童年时讲起,一直写到他二十七岁郁郁而终。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关于李贺童年时期在昌谷岁月的描写,天真烂漫富有情趣,让人不禁心向往之。

全书用典颇多,我一边查一边读,确实也学习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更侧面了解了唐代的很多文化和政治历史,但内中抒情篇幅也较长,读完需要一定的耐心。客观来说,作者有些缺乏统摄全篇的能力,叙述节奏不是很好,不少地方显得有些凌乱,有时候的旁生枝节不免让沉浸其中的我瞬间“出戏”。但总体来说,大唐鬼才的形象,算是立起来了,我认为还是值得阅读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