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讨厌过母亲节

一样的耳朵
2018-05-14 看过

每年母亲节,一大波题为“好母亲是一个家庭的灵魂”、“怎样做一个完美妈妈”、“了不起的妈妈们”、“脱下羽衣的天使”就会在朋友圈里刷屏。

全年集中在这一天的歌颂声,掩盖了一个常被主流世界忽视的事实:对“母亲”一词向来存在不少偏见,实际上,根据是在反抗、忍让、满足还是热情之中进行,身为母亲的感受会很不一样。

偏见1: 母性足以满足一个女人。

波伏瓦:其实根本不是这样。有许多母亲是不幸的,尖刻的,不满的。

认为孩子对女人来说是一次有特权的实现,这甚至是不真实的;人们很愿意这样谈论一个女人,说她爱打扮,在恋爱,是同性恋,或者有野心,“因为她没有孩子”;她的生活、她的目标、她追求的价值,都会是孩子的替代物。事实上,原本就存在不确定性:人们也可以说,是由于缺乏爱情,缺乏工作,缺乏满足同性恋倾向的能力,女人才期望有孩子。隐藏在这种虚假自然状态之下的是一种人为的社会道德。让孩子成为女人的最高目标,这个断语只勉强有广告语的价值。

偏见2:孩子在母亲怀中找到了可靠的幸福。

波伏瓦:没有“反常的”母亲,反而,“坏母亲”是存在的。

因为母爱没有丝毫自然之处:正由于这一点,存在着坏母亲。精神分析学宣称的一个重要真理是,“正常的”父母本身对孩子构成危险。成年人忍受的情结、困扰和神经官能症,其根源在早年的家庭生活中;经历自身冲突、争吵和戏剧性场面的父母,对孩子来说是最不适当的伴侣。家庭生活给父母打下深刻的烙印,他们通过情结和挫折接近自己的孩子:这种苦难的链条无限地延伸下去。

偏见3: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

波伏瓦:母亲和孩子们的关系,要从她的生活的整体形式上来确定;它取决于她同她的丈夫、她的过去、她的思虑、她自己的关系;以为在孩子身上看到灵丹妙药,是一种有害的,也是荒谬的错误。正是通过母爱,女人才完全实现自我,但条件是她要自由地承担职责,而且真诚地愿意这样做;年轻女人必须处在一种能够让她承担职责的心理、道德和物质的处境中,否则后果是灾难性的。特别是,建议把孩子看做治疗忧郁症或神经官能症的良药,那是犯罪;这会造成女人和孩子的不幸。只有平衡的、健康的、意识到自己责任的女人,才能够变成一个“好母亲”。

偏见4:生活平淡无聊,不如生个孩子。

波伏瓦:压在婚姻之上的诅咒是,两个人往往在他们的软弱中,而不是在他们的力量中结合,每个人都要求对方,而不是在给予中获得快乐。梦想通过孩子达到充实、温暖、自己不善于创造的价值,这是更加令人失望的骗局;它只给能够无私地希望另一个人幸福的女人,只给不要回报、寻求对自身生存的超越的女人带来快乐。当然,照顾孩子是值得人们为之献身的一项事业;然而,它像任何其他事业一样,并不是对生存必要性的现成证明;对它的渴求必须是为自身,而不是为了不可靠的利益。施特克尔说得很正确:孩子不是爱情的替代品;他们不能代替破碎生活的目的;他们不是用来填补生活空虚的物质;他们是一种责任,一种沉重的职责;他们是自由之爱最高贵的花饰。他们既不是父母的玩物,也不是父母生活需要的满足和不能实现的雄心的代用品。孩子:这是培养幸福的人的义务。

偏见5:生完孩子后,女人应该以家庭为重。

波伏瓦:这涉及社会的一种失职。要求母子互相独占、互相隶属则是一种双重和有害的压迫。

即使孩子在幸福的或者至少是平衡的生活中被当做宝贝,他也不应该挡住母亲的视野。她塑造他的肉体,她哺育他、照顾他;当她把赌注押在他的未来的时候,她仍然只能间接地超越空间和时间,就是说,她再一次注定要依附别人。不仅她儿子的忘恩负义,而且他的失败,都会违背她的希望。在一个组织还算完备的社会,孩子大部分由群体负担,母亲也受到照顾和帮助,母性并不是绝对与女性工作不相调和。相反,工作的女人——农妇、女化学家或女作家——由于并不迷恋自身,最容易度过怀孕期;个人生活最丰富的女人给予孩子最多,而对他要求最少,在做出努力、在斗争中获得具有人类真正价值的知识的女人将是最好的教育者。今天,女人往往很难将在外几小时、占据了她全部力量的工作与对孩子的关心调和起来,这是因为,一方面,女性的工作往往仍然是受奴役;另一方面,社会并未做出努力,保证孩子在家庭以外得到照顾、看护和教育。这涉及社会的一种失职。但是,认为天上或人间的法则都要求母子互相独占,以此为社会失职辩护,则是一种诡辩,这种互相隶属事实上只构成双重的和有害的压迫。

偏见6:母爱是无私奉献,是忘我献身。

波伏瓦:有一种相当常见的、对孩子同样不利的态度,就是受虐般的奉献;有些母亲为了弥补自己心灵的空虚,惩罚自己不愿意承认的敌意,而成为后代的奴隶;她们没完没了地培育阴郁而焦虑的情绪,忍受不了孩子远离身边;她们放弃一切娱乐和个人生活,这使她们具有受害者的面目;她们在这种牺牲中,汲取否认孩子一切独立的权利;这种放弃很容易与支配的专横意愿调和起来。将自己的痛苦变成她虐待人所运用的武器;她的忍让表现使孩子产生了犯罪感,这种感觉往往一辈子都将压在孩子身上: 这种表现比咄咄逼人的场面更加有害。孩子左右为难,感到困惑,找不到任何防卫的态度:时而以拳相向,时而哭泣流泪,令他显得像个罪犯。母亲振振有词的借口是,孩子远远没有给她带来幸福的自我实现,而这是从小别人答应她的:她指责孩子欺骗,她是受害者,而孩子又天真地揭露这欺骗。

(本文原发于“上海译文”公众号2018年5月13日“母亲节专题”,原题为“在母亲节,我想说:要当个完美的好妈妈,应该是不可能的”。刊载后看到的最中肯的一段评论:在母亲节群体性无情地讴歌母爱,加重了“母亲”这个角色的刻板印象,抹杀了作为母亲的女人也有独立人格、也有自己生活这一基本事实,无异于道德绑架。来自一位男性读者,深觉这个世界也许还是会变好的。)

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二性(合卷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合卷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