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春 又一春 8.3分

桃花满梢油菜黄,待到来年又一春

Amour
2018-05-14 11:18:31

起名字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就像如今,我总也想不出来,这篇文章该起个什么题目。所以,看到马小东名字的时候,我禁不住轻笑了一声。而苏衍之,却是在看到名字的一刹,就偏心向了他。

只可惜,站错了cp。即便衍之是马小东最放不下的人,但终究,遇见得太晚,苏公子,人淡如茶的苏公子,就因为什么都不求,合该什么也没有。

从清雅橙透,平和冲淡,到心如止水,这其中所经历的种种,便是不往细了想,也叫人心痛。

起初,是因着气度不凡,入了小王爷的眼,偏偏没能入得了他的心,只起了些调笑的心思。而后,被自家二哥送作禁脔,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就这样搭进去了一生。求死不能,毁容不成,激烈了半年,终于心如死灰。

再通透明白又如何,这一生,终究只能这样了。

只不过,纵然是这样一颗心,若是马小东一心一意地捂着,说不准也能焐热了。华英雄说,苏公子是好人,你原该只待他一人好。可偏偏,马小东,三心二意,心疼着裴其宣,感念着符小侯,这捂不热的心,倒不如一开始便放他青灯古佛去。

罢了罢了,爱不能,到底能求个陪伴。

也只求个陪伴。

马小东说:你买卖赔了,我买卖赚了,赚了你一辈子。衍之轻笑。

符小

...
显示全文

起名字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就像如今,我总也想不出来,这篇文章该起个什么题目。所以,看到马小东名字的时候,我禁不住轻笑了一声。而苏衍之,却是在看到名字的一刹,就偏心向了他。

只可惜,站错了cp。即便衍之是马小东最放不下的人,但终究,遇见得太晚,苏公子,人淡如茶的苏公子,就因为什么都不求,合该什么也没有。

从清雅橙透,平和冲淡,到心如止水,这其中所经历的种种,便是不往细了想,也叫人心痛。

起初,是因着气度不凡,入了小王爷的眼,偏偏没能入得了他的心,只起了些调笑的心思。而后,被自家二哥送作禁脔,干干净净的一个人,就这样搭进去了一生。求死不能,毁容不成,激烈了半年,终于心如死灰。

再通透明白又如何,这一生,终究只能这样了。

只不过,纵然是这样一颗心,若是马小东一心一意地捂着,说不准也能焐热了。华英雄说,苏公子是好人,你原该只待他一人好。可偏偏,马小东,三心二意,心疼着裴其宣,感念着符小侯,这捂不热的心,倒不如一开始便放他青灯古佛去。

罢了罢了,爱不能,到底能求个陪伴。

也只求个陪伴。

马小东说:你买卖赔了,我买卖赚了,赚了你一辈子。衍之轻笑。

符小侯满满一颗心全是马小东,奈何桥上一等十年,所幸等来了那缕魂。裴其宣千疮百孔一颗心,临了临了还是向着当初害他家破人亡的九皇子,随着去了。柴荣府中十几位公子,心心念念的,却只是弯如钩碧入骨的苏行止。马小东呢,他说“我的符卿书在北疆,几时能回来?”,他说“十年两个月零四天,一弹指之间。我从还魂到如今的十六七年,也只在这一望里头。” 倒也算圆满。

说到底,各有所求,名为NP,实则专情。

只苏衍之一个,谁也不念,谁也不念。最后连柴荣壳子化的骨灰,也是清清楚楚的,分一半作小王爷陪着苏二爷,另一半作马小东陪着符卿书。

也罢,这一世,不过红尘里面,一趟翻滚,起身,再不回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又一春的更多书评

推荐又一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