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9.0分

王二的逻辑—看不懂的王小波

布丁coco
2018-05-14 看过

在很多人眼里,文革是一段灰色痛苦的岁月,文明的践踏与人性的扭曲纠葛在一起。描写文革的文学作品无论是大师级(如巴金随想录),还是大批不知名的作者,无一不是用痛苦的氛围去诠释那段不可磨灭的岁月。这种文学被称为伤痕文学.邓小平说“哭哭啼啼,没有出息”,说得正是此类文学。然而在芸芸众书中却也可觅获些许让人欣喜的作品,它们完全颠覆了一般所看的近乎陈词滥调般的文革作品,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既是其中浓墨重彩而又不可忘怀的一笔。

在文革所处的环境下,人完全没有独立人格的存在前提,被一种高度的愚蠢思潮所冲刷,灌输一种愚昧的理念,结果当然是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这点可以从文革期间拍得样板戏中窥见,长得不一样,但表情全一个样)。整天提心吊胆,内心饱受政治的煎熬,在这种环境下,最原始的一种生存态度——性,被无情的抑制和打压着。当人脱开表面的文革去壳,成为正常的我时,一种对性的渴望便在那一刹那爆发了,成为填补空虚,平衡压抑甚至找回自尊的药剂。

陈清扬说,那一回她躺在冷雨里,忽然觉得每一个毛孔都进了冷雨。她感到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快感劈进来。冷雾,雨水,都沁进了她的身体。那时节她很想死去。她不能忍耐,想叫出来,但是看见了我她又不想叫出来。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男人能叫她肯当着他的面叫出来。她和任何人都格格不入。

在这种巨大的快感之下,她并不感觉到快乐,反而觉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和自己最贴近的人,居然不是自己最爱的人,但是又别无选择,否则就只能选择孤独,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呢?她说“在章风山她骑在我身上一上一下,极目四野,都是灰蒙蒙的水雾。忽然间觉得非常寂寞,非常孤独。虽然我的一部分在她身体里磨擦,她还是非常寂寞,非常孤独”,她和在她身上发生的性爱完全是分离的,即使肉体如此亲近,也依然觉得孤独和寂寞。

两个肉体如此接近的人,在精神上却是如此隔膜。

什么是伟大的友谊?“只要你是我的朋友,哪怕你十恶不赦,为天地所不容,我也要站到你身边。”这是人和人之间的绝对信任与真诚,世事善恶难辨,而伟大友谊永远放射光芒,为了这伟大友谊,陈清扬在分不清“我那个伟大的友谊是真的呢,还是临时编出来骗她”时就感到“那些活像咒语一样让她着迷,哪怕为此丧失一切,也不懊悔。

在伟大友谊的第一次“实践”中,在欲望的催促下,在寂寞与孤独感的催促下,在对一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与真诚的感召下,在对伟大友谊可能性的证实或不断证伪的催促下,王二的咒语也迷住了自己:“其实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就如世上一切东西一样,你信它是真,它就真下去,你疑它是假,它就是假的,我的话也半真不假。但是我随时准备兑现我的话,哪怕天崩地裂也不退却。”

伟大友谊开始了吗?陈清扬还是充满了不屑与不解,也许还有深藏的一点希望,但更多的是失望得愤怒与深刻的怀疑。王二毛手毛脚,心慌气躁,不得其法,陈清扬满怀蔑视与不屑,扬手给了王二一个响亮的大耳光。王二跳起来,拿了自己的衣服,转身就走。

王二被三闷儿妈一板凳放到后,“陈清扬披头散发眼皮红肿地跑了来,披头第一句话就是:你别怕。要是你瘫了,我照顾你一辈子。”陈清扬何等在意这伟大的友谊。伟大友谊不真也不假,你信它真,它就真,你说它假,它就假。

她这样做是为了伟大的友谊,伟大的友谊是一种诺言。守信肯定不是罪孽。”陈清扬相信伟大友谊的本真,或者说她虽然已经和王二“同生共死”,但是她后来死不承认她得到了伟大的友谊,这是基于她对自己的固守,也基于她对自我的骄傲和自信,这表现在她在性的坦荡、对待一切的坦荡,对待出斗争差的坦荡,可是她不会向那个“丑恶的东西”屈服,她不会向这个真是而丑陋的世界屈服!她是清白的,她不明白一切是为什么,因此她“偷汉”是为了伟大的友谊而不是为了什么性欲,世俗的一切对陈清扬没有束缚力。她对一切拒不认账。

小说最后,王二问陈清扬到底在交待材料里写了什么,竟让组织不再让他俩继续写下去了,陈说,在清平山上她爱上了王二,比穿破鞋和做爱更让人可耻。一种爱,被诠释成不可饶恕的罪,不正是文革的绝妙写照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