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拱顶湿壁画的前世今生(上)

anewcomingday
2018-05-14 看过

二话不说,上图!

对,所读这部书《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整整一部书,套用“国家宝藏”的专用术语,讲的就是米开朗琪罗这举世闻名的教堂拱顶湿壁画(拱顶、窗间墙两侧及以上部分)- “创世纪”的前世今生。

对于世界艺术作品,脑海里除了“蒙娜丽莎”、“大卫”、“沉思者”、“睡莲”等等太过耳熟能详的之外,其他几乎一片空白。因此,读到书名的时候,浑然不知将要呈现在眼前的会是一个怎样令人炫目的艺术世界;甚至在读了几页书之后,亦毫无意识米开朗琪罗从罗马教皇尤里乌斯二世手里到底接了个什么“活儿”,居然还是“总价包干”!

直到读到对“湿壁画”创作过程的描述,读到老米同志很不擅长这类作品,而更擅长的是拿锤子、凿子的雕刻作品时,终于好奇心骤起,上网一搜!

完了,一头栽进了老米同志这西斯廷礼拜堂拱顶壁画“创世纪”的旷世巨作中,不可自拔!原来,曾经在一些画册中甚至是广告中零零星星地看到过其中的一些画面,但岂知它们都是这副巨作中的一个部分,岂知这是怎样一个浩瀚的工程,又是怎样一份旷世奇缘!

于是,揣着顶礼膜拜的心情,认认真真地读书,认认真真地搜索,一幅画一幅画地下载、整理,一副画一幅画地欣赏。

眼前的世界,岂是一个“惊叹!”了得!

当这些展现着人体线条优美与力量的裸体画像呈现在眼前的时候,作为这部书的读者、作为这些画的欣赏者,都难免不会好奇地问:

整整五百多年过去了,这些画为何还保留的如此之好?颜料不会脱落吗?

礼拜堂的拱顶那么高,这是怎么画上去的?

为什么所有的人物立体感都如此之强?老米同志怎么就能在平面上画出3D效果来,还要大头冲下?

每幅画后面又是怎样的故事?

当时的创作背景是什么?

......

......

来,来,来,在回答所有问题之前,让我们首先膜拜一下老米同志本尊!

嗯,就是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这个对自己的容貌充满自卑且几次三番把自己画进壁画最丑角色中去的家伙,在郁闷、不满、抗争、压力、动荡、种种担心和一堆乱七八糟烦心事儿的情况下,花了整整四年的时间为世界创作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旷世奇作!必须献花!

现在,让我们回到这部书 - 《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

读这部书,首当其冲的收获,是知道了我们所有看到的教堂墙壁上、拱顶上的壁画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创作过程,即:这些壁画是怎么画出来?

湿壁画,简单地说,就是画家在未干的,即湿乎乎的灰泥上作画。利用的是一个化学反应过程(非常遗憾地是,本大姐早已忘记怎么写以下这个反应过程的化学方程式,只能用文字加以描述):

原材料是石灰岩或大理石(主要化学成分:碳酸钙)。

1)加热:高温将石灰岩(即碳酸钙)分解为二氧化碳+氧化钙

2) 氧化钙与水反应:生成熟石灰(氢氧化钙)

3)画家在熟石灰上作画

4)熟石灰(氢氧化钙)与空气中二氧化碳反应,重新生成碳酸钙(即又回到大理石、石灰岩的质地去了!)

所以,画家只有在熟石灰硬化前的这段时间里作画,一旦硬化就难以再将颜料与原材料充分融合、渗入。因此,每幅作品都是事先按计划分区分格,画完一格完成一格,熟石灰再镘上去一格。

那又是怎样画上去的呢?难道老米同志手艺高超,直接就着湿灰泥,刷刷刷大笔一挥就直接上墙了?

非也,非也!远非如此。

每一幅画都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过程:高如西斯廷教堂拱顶,首先必须搭好脚手架,且还不能是满堂架手脚(本大姐终于用上自己的专业术语了!),因为在拱顶壁画创作的过程中要继续保留教堂的使用功能。因此,米同志首先得设计合理的脚手架,预留合理的作业空间。虽不是谣传中的仰卧而画,但也须时时仰头抬手。诸如颈椎、眼睛受损甚至是跌落等均为壁画创作者的职业风险。而老米同志在四年的创作过程中,由于眼睛长期往上看,导致他看信或研究素描时,必须放在头上方一定距离处才能看得见。其辛苦程度可见一斑。清除完教堂已破损的原壁画后,开始做底层抹灰,然后做面层抹灰,即已经搅拌成油膏状的熟石灰,且对作画面层需要用亚麻布、丝质手帕拂拭,以确保面层与颜料的粘合。

这只是湿壁画启动前的物质准备,而这种准备工作,肯定不是米同志亲力亲为的事情,他组建了一个壁画工作团队,自有人来完成这部分的工作。

米同志要承担的,自然是整个壁画的核心工作,即创作:首先是构图;并在构图确定后进行大量的与实际尺寸一样大小的素描创作。对的,即便牛掰如老米,他也不可能在天花板上临时创意,提笔就画。为了西斯廷天花顶的湿壁画,他完成了上千幅的素描,有的是草草数笔的简图,有的是巨细靡遗的详图。因为,真正的湿壁画不是直接在灰泥上作画,而是“拓图”:一种叫做刻痕法,即用笔尖描过草图上的线条,将底下的灰泥上留下痕迹,然后开始着色;另一种叫做针刺誊绘法,顾名思义,就是先用针一针一针地将草图刺过,然后再用炭粉洒在草图上,将整个图案的轮廓转印到湿的灰泥上,再开始着色。

所以,老米团队用了四年多完成“西斯廷礼拜堂的拱顶壁画”,想想其工作量,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次,就是壁画上如此栩栩如生、如同悬置三维空间的人物是如何画出来的?原来这是一种叫做“前缩法”亦称“仰角透视法”的作画技巧:也就是让人物下肢位于前景,头位于背景,借此让观者仰望时感觉人物像是悬浮在空中。老米接手任务时对此技巧尚生疏不已,待到后期,已是个中行家,运用得随心所欲。

作为一名读者,作为一名对湿壁画完全陌生的外行人,通过阅读一部书,能了解到关于这门艺术这样一个大概,嗯,够了!至于颜料选择、着色要求、渗漏处理等等,嗯,读了稀里糊涂,不提也罢。

然后,让我们了解一下“创世纪”湿壁画创作的背景。

和米开朗琪罗同时代的艺术家很多。重量级的,说出来吓死人!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达·芬奇和拉斐尔。达·芬奇就不用说了,在老米接手这副壁画以前,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已经闻名遐迩、震撼欧洲画坛,而米同志当时最多也就是个抡锤子的雕刻家;拉斐尔虽然比老米年轻了好多,但在壁画上的建树却不比其差,且在老米同志辛苦不啦叽地完成这个拱顶画期间,年轻的拉斐尔湿壁画佳作频出,让米同志倍感压力。

拉斐尔《海洋女神迦拉忒亚之凯旋》

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一会会儿地暗地里怂恿达·芬奇与米弟比试比试,一会会儿又让拉斐尔和米兄较量较量。好在,老米同志是个性格孤僻且又自视清高的家伙,随便你们吃瓜群众怎么煽风点火,不屑与尔等一般见识,自顾自地做事,却也省却了很多烦心事儿。

但艺术家首先是人。是人,便有他的七情六欲,有他的社会关系,有他不为人知的烦心事儿。要理解他的作品,首先就需要理解他在创作作品期间的生活背景。米开朗琪罗在创作《创世纪》壁画期间最为烦心的事情有两件:

一件是国事。十六世纪初的罗马,米利乌斯二世教皇热衷收复教产失地,热衷重建罗马辉煌。因此,一个堂堂的教皇,在此期间不停地帅兵亲征,热衷于战事。而委托老米同志这项壁画任务的,恰是这位教皇。两个个人意志强烈、固执、坚持己见、顶牛的人,一个不买另一个的账。而教堂壁画的创作,往往很大程度地受限于委托人的意愿,包括构图、包括故事选择、人物选择等等,所以,可以想象两位米大爷间的争端会是如何不可收拾。不过,看最终结果,教皇似乎妥协了,放手让老米同志自己去创作了,专业的事情还是由专家来拍板!即便如此,米同志也是很辛苦,因为他要追着四处征战的教皇“讨薪”。

另一件是家事。米开朗琪罗兄弟五人,上有一兄,下有三弟,老父健在。除了与其兄联系不多之外,一父三弟简直就是米同志的四个拖油瓶。老米身在罗马心在佛罗伦萨,家里的四位至亲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不是这个要到罗马来找工作,就是那个要兄长给钱创业,要不就是其父想尽办法从这个唯一会赚钱的儿子这儿捞点钱。米开朗琪罗是一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儿子兼兄长,一边是喋喋不休地写信批评三个不长进的弟弟、叨叨他们不省心不体恤不独立,一边还是心有不忍地给他们寄钱,回回都让他们称心如意;对于父亲更是如此。老米就像我们现在在外面的打工青年,赚到的钱都乖乖地寄给老爹,让他帮忙存好,且一如我们现在的有志打工青年,他想荣归故里,买地盖房做富户。于是,他老爹“趁职务之便以公谋私”,往往把米同志辛辛苦苦讨回的薪暗暗地挪作己用。 老米气得火冒三丈可又无可奈何,为此,与其父多有龌龊,但又亲情不断。

还有一个背景需要补充,米同志终身未娶,取向不明。

至此,关于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拱顶湿壁画创作的背景情况,总算做一了结。真正的大戏,这才刚刚拉开帷幕!

且听下回分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的更多书评

推荐米开朗琪罗与教皇的天花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