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 村庄 9.2分

一个小村庄的兴衰

李木子
2018-05-14 看过

小时候,每年的暑假都是在乡下的外婆家度过的,记忆中的乡村,静谧又自然。白天大人在地里干活,小孩子就成群结队地在院子里疯跑,欢乐的笑声洒满了整个大院。晚饭过后,大家都会搬出椅子,坐在椅子上,啃着西瓜,摇着扇子,和周围的邻居一起唠家常。

后来毕业了,住在城市里,生活节奏无比快速,每天忙于工作,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记忆中那种悠闲惬意的生活了。

最近读了胡干所写的长篇小说《村庄》,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童年时在乡村生活的时光。

这本书很厚,还分上下两册,读来却并不晦涩,只觉得熟悉又有趣。小说主要描写了广袤的华北平原上,经常开口子的大运河边,一个狗蛋大点儿的小村子里,一群原本靠天吃饭,安分守己的农民,因为大半生在京城奔波的“相爷”的返乡,仿佛一夜之间,他们的生活、命运与外界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时过境迁,这些联系也很快烟消云散,村庄里的人们重又回到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土地,过着蝼蚁般的生活,年复一年。

就像这本书的序言中第一句话说的那样,“《村庄》是一部地地道道的‘乡土小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乡土的气息。”如果作者没有在农村长期生活过,必定是写不出《村庄》这样从里到外都洋溢着乡村气息的作品的。作品中的许多细节,都是只有农村人才知道了解的。

比如说村子里只有一口井,家家户户都指望着这口井过活,如果你敢往井里吐口水,或者撒尿,那是肯定会被村里人打的。又比如庄稼和果园是不一样的,果园需要24小时有人看护,到了晚上,就得住在果园边上的小屋里,防止有人偷摘果子。

这部作者写了十几年又在手里捂了几年的作品,不同于别的小说,故事中没有主角,又或者说人人都是主角。通过“相爷”从京城返乡后所发生的事,书中主人公悉数登场,韩家庄村民的生活也在我们眼前缓缓展开。

小说写得很热闹,人物也很鲜明,“相爷”、“桂爷”、“瘸国梁”……每个人都栩栩如生,就像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邻居一样。

故事一开头,通过“相爷”回乡,一堆人去车站接“相爷”,就为我们介绍了书中好几个人物,每个不同的人又都有自己的特点。

“相爷”韩元相今年已经七十多岁,足足比“瘸国梁”大了十几岁,可是腿脚依旧轻便。“瘸国梁”人如其名,虽然比“相爷”小了十多岁,两条原本应该用来支撑身体的腿,却都已经成了废物。

“相爷”从六岁就背井离乡,进了京城,在京城混了大半辈子,从一个小小的书童到药房的徒弟,再到掌柜东家,再把一片一片的买卖都倒腾出手,这些年要说热闹也真是够热闹,说忙活也真是够忙活,可忙活过去安静下来,觉得睡在哪儿都不踏实,就想回家。

“丁卯儿”的媳妇,当年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没人敢娶她,每天愁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没过多久老天爷就把“丁卯儿”送到了她的面前,后来她就明白,把“丁卯儿”送来的不是老天,而是“相爷”。并且结婚的时候两口子进京,“相爷”对他们非常好,带他们到处吃喝玩乐,还让他们带了很多东西走。因此这次“相爷”回来,“丁卯儿”的媳妇硬逼着“丁卯儿”要来火车站迎接。

只是没想到“相爷”这次回来,是回来接受改造的,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把“相爷”交给了他的亲弟弟,当年的老八路,抗日英雄,党员,老革命家,韩元桂,“桂爷”,还嘱咐“桂爷”好好看着“相爷”。

还有大脑门儿的“瞎炮仗”国安,曾经往村里唯一的一口井里撒尿的小脑门儿的“胎里坏”国平,外甥玉坤,都在火车站迎接“相爷”。

还有许多没来火车站迎接的,也在“相爷”回家后,到“相爷”家里看望“相爷”。

比如“咸菜回”,爷爷是“拔贡”,去世前教导“咸菜回”多读书,因此“咸菜回”从小就光读书,没怎么干活,好在娶了个媳妇,家里有钱,小俩口倒也吃喝不愁。

只可惜后来家道中落,小俩口连温饱都成了问题。当时天灾人祸,兵荒马乱,饥不饱食,食不安枕,京城简直乱成了一锅粥,皇上都让人家从宫里头给轰出去了,掌大权的成了什么总统,什么大帅。连皇上都不知道干啥营生,平头百姓还有啥营生好干。

“咸菜回”硬着头皮,去找“相爷”介绍工作,“相爷”说:“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媳妇却理解成了食盐的盐,媳妇的姥姥常年腌酱菜,腌酱菜用的就是盐。

小俩口在大舅的帮助下,腌起了酱菜,慢慢地生活也好起来了。“咸菜回”又有了读书的心情,经常就读,“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而回亦不改其乐也,贤哉回也。”

传到媳妇耳朵里,媳妇却听成了咸菜回也,咸菜回也是什么意思?两口子在说笑,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外面,加上他们的酱菜慢慢买出了一点儿名气,邻居一见到他们出来卖酱菜,就喊咸菜回来了,一来二去,这“咸菜回”的外号就再也除不掉了。

又比如“亨奶奶”,嫁给了手上有点功夫的“韩元亨”之后,总觉得过门了,就彻底丢失自己的名号,变成了“元亨家的”,有些不划算,老想让大家喊他一声“韩姚氏”,没想到被韩元亨听到之后暴打了好几次。“亨奶奶”只能含泪把这个念头压下去,一心只想着好好伺候自个儿老爷们儿。之后儿子韩国良出生,“亨奶奶”也由“元亨家的”升级成了“国良他娘”,听着舒坦很多。后来日子越过越好,买了大马车,又新盖了房子,却没想到自打房子盖成,家里就祸事不断,最后“韩元亨”一命呜呼,只剩下“亨奶奶”,还被抓典型,批斗了很久,好在最终也没怎么样,“亨奶奶”把这一切都归结于“相爷”当年送她的符,认为是那道符保佑了自己。

小说中还描述了许多其他的人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外号和独特的经历,作者就是通过叙述这一个个小人物的故事,反映了当时时代的变迁,生活的动荡。让我们能够穿越历史的迷雾,去真实感受,那个年代中,一个小乡村的兴盛衰亡……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