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而庞大的时空隧道里逡巡

杨清欢
2018-05-14 09:42:45

大约是在四月中旬的时候,同事开心地向周围小伙伴安利她喜欢的作者落落出了新书,《全宇宙至此剧终》,听到这个名字我突然一滞,好生耳熟。不过那大约是很久以前了,几经查询才知道,这本书原本是要在零九年出版的,结果连载断更,开坑未填,一拖就是这么些年。曾经和我一样年纪的小年轻们一跃成了奔三的叔叔阿姨。

所以这里的时空,既是指落落这本书的内容,也指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位读者。

十年前左右(嗯呢,具体时间不记得了),《最小说》上连载了两期《全宇宙至此剧终》,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断更,当时很多看过的小伙伴如今大致依然能够精准地记得里面的情节。故事的开头起先是由一位老人在一家公共浴室滑到并死亡为开端的,这家浴室被判赔偿老人家属一笔不小的款额,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由此更加一蹶不振,虽为赔款方但因为更看重感情因此这家也一直耿耿于怀。命运在此展现出它诡谲的一面,分属于肇事方和老人家属的辛追和班霆在这样的情境下邂逅了。这个开头似乎就像这部作品最大的一个伏笔一般,如同隐疾潜伏在每个读者的心里。

然而到了出版作品这里,作者又做出了不小的改动,一个是行文技巧,一个是内容上的修改。大概是闪回式的写作手

...
显示全文

大约是在四月中旬的时候,同事开心地向周围小伙伴安利她喜欢的作者落落出了新书,《全宇宙至此剧终》,听到这个名字我突然一滞,好生耳熟。不过那大约是很久以前了,几经查询才知道,这本书原本是要在零九年出版的,结果连载断更,开坑未填,一拖就是这么些年。曾经和我一样年纪的小年轻们一跃成了奔三的叔叔阿姨。

所以这里的时空,既是指落落这本书的内容,也指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位读者。

十年前左右(嗯呢,具体时间不记得了),《最小说》上连载了两期《全宇宙至此剧终》,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断更,当时很多看过的小伙伴如今大致依然能够精准地记得里面的情节。故事的开头起先是由一位老人在一家公共浴室滑到并死亡为开端的,这家浴室被判赔偿老人家属一笔不小的款额,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由此更加一蹶不振,虽为赔款方但因为更看重感情因此这家也一直耿耿于怀。命运在此展现出它诡谲的一面,分属于肇事方和老人家属的辛追和班霆在这样的情境下邂逅了。这个开头似乎就像这部作品最大的一个伏笔一般,如同隐疾潜伏在每个读者的心里。

然而到了出版作品这里,作者又做出了不小的改动,一个是行文技巧,一个是内容上的修改。大概是闪回式的写作手法能增加作品的趣味性——像一个悬疑故事一般,又近至远,再拉回现实,从一个个不再年轻的人的身上层层揭开各自身上的秘密和彼此的纠葛。辛追、班霆、贝筱臣,每个人都各自生活在自己狭小的圈子里,没有交集,但稍稍追溯一下,便会发现,他们早在生命的开端便有了盘根错节的牵扯,即使在他们初初成年独自生活,那些命中注定的瓜葛必将如期而至。

我们常常叹服命运之手的巨大力量,也会感叹这世间总有那么一小撮人仿佛被天使吻过手指,才能拥有这常人无法拥有的细腻与敏感,强大的洞察力让他们如同天才一般早早参透世事,写作就如同天职一般成为他们的金饭碗。

如同作家落落,早年间出版了哪些作品,取得了多少成绩,赢得了多少忠实拥趸这里按下不提,仅说《全宇宙至此剧终》这部她用了整个年轻时期写下的作品。落落在青春文学领域素来有“校园女王”的称谓,但就这部作品而言,她绝对是跳出了这个标签的,她以强大的笔力写出了不一样的故事。这是她笔下作品的成长,也是她个人的成熟。从校园到职场终成眷属,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美梦,因此这类作品总能得到不小的反响和好评。

与之前的作品相比,《全宇宙至此剧终》的战线无疑拉得很长,要用几十万字构筑起一个属于跨越少年到中年的宏大青春实在不易。因浴室官司落败而使得家中一贫如洗,在城市里苦苦挣扎着生活的辛追;从喜欢她到放弃她的发小、校友、恋人、前男友的贝筱臣;去世老人的孙子,在年少里与辛追产生微妙又古怪感情的班霆;学生时代暗恋贝筱臣,如今家道中落的裴七初……每个人在这巨大的时空里独立成人,又彼此牵绊,宿命让他们相聚又分离,往后又会将他们带向何处,不得而知。

从第二册结尾来看,本书应该还未完结,因为闪回式的写作手法,前面两本大致是做好了一切铺垫,只等后面两本(从微博上看到消息说完结本得到第四册了)抽丝剥茧地给出答案和结局。第二本结尾辛追与班霆的再次相遇即是佐证。预计后面的内容会更加精彩,只是读到这里没得看了实在心痒难耐(强迫症宝宝可以像我同事一样先买前面两本囤着不看,等后面的出来一口气看爽)。

关于故事的内容暂时剧透以上几点。比起故事本身我更想提几句作者,见过那种一整页几百近千字为一段的写法吗?冗长冗长的描述读来却不觉得难受,在习惯了手机小段落甚至一句话一段的今天,这实在太难得了,忽然回想起以前读一些严肃文学时的心情。前文提到作者心思细腻非常,需要补充一下,她的细腻多体现在善用比喻上。这点在这部作品中也足见,例如她在描写贝筱臣因为愧疚于吴槐颓然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是这样写的:“青年把自己坐成了石化的日晷,让窗外升起的日光在肩膀、额头预报次日的缓慢到来。”细细读来,不觉惊叹。由此可见作者写作功力,真是羡煞旁人。所以忽然觉得年轻时候没有读落落真是一种错过,如今再读,却没了对青春“欲上西楼强说愁”的矫情,反倒败兴。所以说,时间这东西呀,真是能够令人失了兴味,且行且珍惜吧。

29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全宇宙至此剧终2的更多书评

推荐全宇宙至此剧终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