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圣叹全集(修订版) 金圣叹全集(修订版) 评价人数不足

凤凰社陆林版《金圣叹全集》修订版再次剽窃周锡山成果

风雪夜归人
2018-05-14 09:21:46

凤凰出版社最近出版了陆林版《金圣叹全集》修订版,这带来了两个后果:

1,藐视最高人民法院的权威。

陆林剽窃周锡山《金圣叹全集》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尚未给以最后判决,凤凰出版社无视最高人民法院的权威,迫不及待出版剽窃周锡山的陆林版《金圣叹全集》的“修订版”。凤凰出版社凭什么预知最高人民法院一定判其胜诉?最高院尚未作出结论,此书应当暂缓出版。

2,“修订”了什么?修订的内容可以抄袭原告提供给法院的证据吗?

陆林版《金圣叹全集》抄袭周锡山《金圣叹全集》,而且错误很多,责编和其顾问团队没有能力推出汇编和校点质量有保证的《金圣叹全集》。陆林此书抄袭了周锡山《金圣叹全集》的情况是:

① 抄袭周锡山《金圣叹全集》的汇编成果,而且还将汇编的各书的版本全部搞错,周锡山著《金圣叹文艺美学研究》(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资助项目,16开近600页,近60万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7月版)已有专节“陆林的金圣叹书目和版本研究的失误评述”(第411-419页)详尽分析、批评,并在书后第580-584页专门印制20个原书页面的书影,作为证据,提供给学术界复验。

② 以《贯华堂第六才子书西厢记

...
显示全文

凤凰出版社最近出版了陆林版《金圣叹全集》修订版,这带来了两个后果:

1,藐视最高人民法院的权威。

陆林剽窃周锡山《金圣叹全集》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尚未给以最后判决,凤凰出版社无视最高人民法院的权威,迫不及待出版剽窃周锡山的陆林版《金圣叹全集》的“修订版”。凤凰出版社凭什么预知最高人民法院一定判其胜诉?最高院尚未作出结论,此书应当暂缓出版。

2,“修订”了什么?修订的内容可以抄袭原告提供给法院的证据吗?

陆林版《金圣叹全集》抄袭周锡山《金圣叹全集》,而且错误很多,责编和其顾问团队没有能力推出汇编和校点质量有保证的《金圣叹全集》。陆林此书抄袭了周锡山《金圣叹全集》的情况是:

① 抄袭周锡山《金圣叹全集》的汇编成果,而且还将汇编的各书的版本全部搞错,周锡山著《金圣叹文艺美学研究》(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资助项目,16开近600页,近60万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7月版)已有专节“陆林的金圣叹书目和版本研究的失误评述”(第411-419页)详尽分析、批评,并在书后第580-584页专门印制20个原书页面的书影,作为证据,提供给学术界复验。

② 以《贯华堂第六才子书西厢记》(《金批西厢》)为例,抄袭周锡山的校点成果,其中文字校勘和分段的抄袭,周锡山提供99个证据。这些证据是周本的错字(责编擅自改动造成的错误和校对错误),陆林全部照抄。周锡山在提供这些证据时,还同时提供了正确的字。

于是凤凰社的这个“修订版”第二册《贯华堂第六才子书西厢记》(版式和页码与其初版完全相同),将周锡山提供证据的正确的字,不作任何说明地用来改正其原来的错字,第二次抄袭了周锡山的成果。这里先举几个例子:

卷之四

896页第2行,“踅”(xué,折回,旋转)至,改为“暂”至。原文为“蹔”,“蹔同暂”,是同义词,“蹔”不可改“暂”。在抄袭周的成果时,依旧改错。

911页第1行,快“乐”,改为快“活”。

911页第10行,囗(旛的别字)幢 ,改为“幡”幢。 (被告在初审前提供给法院的书面伪证说,出版社的电脑字库没有这个字,所以抄袭周本。)

915页第9行,唐诗,改为宋词。修订版改了原文,却不做校记。(原告告知法院,原文“唐诗”应为欧阳修词。被告给法院的书名材料,反驳原告指出其将欧阳修词误作“唐诗”而失校时,以书面形式欺骗法院说:四百年前必会有收录这首欧阳修词而作为唐诗的书,所以被告没有错。修订版却承认错了,将“唐诗”改为“宋词”,但羞于精确地改为欧阳修词。)

卷之五

950页第10行,不“能”过去,改为不“得”过去。

968页第8行,同“心”,改做同“声”。

“修订版”以上改正的字,都是原告周锡山提供给法院的99个证据中的校勘成果,这99个证据,在提供法院后,早已在网上发布,让广大读者复验。

修订版坚持错误:

789页第9行,沉冥,沉,未改沈。

937页第7行,沉郁,沉,未改沈。

沈同沉,是同义词,原书是“沈”,不可改为“沉”。

凤凰出版社向法院称,为了后出转精,故请陆林做周本的修订本。陆林不仅抄袭了周本的错字,没有什么改正,成为抄袭周本的证据,而且还新增了许多新的错字和错误(陆林提供抄袭周本的周本复印件时,电脑打字员的错误,陆林看清样时不认真校对而留下的错误)。可惜责编倪培翔、吴迪和其专家顾问团队,一点也看不出陆林抄袭了周本遗留的所有错误,一点看不出陆林新增的错误。陆林版《金圣叹全集》的《贯华堂第六才子书西厢记》,由于周锡山具体一一指出了其抄袭的错字,和原本正确的字,“修订版”据此抄袭周锡山的成果,做了修改。其他各书,由于周锡山没有提示其错误、提供正确答案,凤凰社的陆林修订版依旧保留了所有的错误,未做修改——今仅以第二册《唱经堂杜诗解》中举三例说明:

1,第741页第10行,“问”,周本误作“间”,陆林照抄,修订版,未改。

2,第658页第4行,“‘白沙’,表其洁”,陆林将“洁(白沙的洁白)”误作“结(打结、结块)”,不通。周本正确,陆林这个新增的错误,修订版未改。

3,第683页,“‘百丈哀音’五字”,明明说有“五字”,可是只有“百丈哀音”四字;正确的应该是“百丈有哀音”,周本正确,陆林漏掉一个“有”字,修订版未改。

孙甲智《陆老师给我沉静的力量》(古代小说网公众号)披露面对诉讼和周锡山在网上的揭露,陆林的态度是,“他不仅不在乎功利,也不在意受到攻击和谩骂,除非是万不得已逼得他应战。应战的结果自然是他胜利了,便有人在网上对他疯狂谩骂,而老师只是淡淡地说略一句:‘我岂有功夫搭理他?!(陆林2014年6月3日给孙甲智的信)’”

周锡山网上揭发陆林的《金批西厢》99个抄袭证据、《陆林金圣叹全集的四大学术错误》和《一件有全国影响的知识产权名案判决书的诸多错误剖析》等,都是提交法院的摆事实讲道理的诉讼文件,又是论证严密的学术论文,陆林一条也无力反驳,就丑诋为“疯狂谩骂”,以“岂有功夫搭理”他作为搪塞。后面2文,陆林去世后,其同事蒋永华在科学网上的蒋永华的博客作了转载。

陆林面对诉讼案,他积极配合出版社,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做成篇幅很大的表格,向法院污蔑周本有大量错误,做了认真的“搭理”,却不敢在网上公布;面对周锡山在网上的公开揭发,他如有理由,绝不会沉默,他自己不出面,还可以让其铁杆弟子出面反击。他用“我岂有功夫搭理他?!”掩盖做表格“搭理”法院的真相,是面对其友人无可奈何的遮羞手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金圣叹全集(修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