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的阅读感悟

像棪文啦飞驰
2018-05-14 看过

(一)义人如他——主教米里艾先生

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杨元良先生所译的《悲惨世界》第一章用两个字的标题——“义人”概括了我下面要谈到的米里艾先生。

米里哀先生出生于法袍贵族家庭,他的前半身是在上流社会和谈情说爱中度过的。大革命突如其来,事态急剧变化,法袍贵族家庭遭到摧残,四处逃散。查理·米里哀先生便流亡到意大利。接着他的妻子客死他乡。从意大利回来,米里哀先生已经是一位教士了。

迪涅的主教府与医院相邻,住三个传教人的豪门宅第与住二十六个可怜病人的窄小医院形成鲜明对比。米里艾改变了这个人与空间不成极不协调的错误,与病人们交换了房子。

成为主教能享有国家发给他的丰厚的薪金。他对这些钱做了一劳永逸的安排——个人支出仅占全部收入的1/15,其余的14/15则以各种形式捐赠出去。他收到许多钱,但他总是缺钱,生活拮据。

对于触犯法律罪将致死的人,他与之交谈,给予人文关怀,救赎罪犯的灵魂,让他们把俯视墓穴的痛苦变成仰望星星的痛苦,让他们得到安慰与宽恕,有尊严地死。

他的勇敢是不动声色的。他之所以会深入白匪所在的危险地区传教是因为他不惧怕威胁脑袋和钱包的危险,而是惧怕威胁灵魂的危险。

面对误会和质疑,他没有怨言。他从不跟人们讲晦涩难懂、夸大其词的理论,他讲的都是最简单最根本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没有理论,有的是只是无数的善行。

米里哀先生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却又典型的人物。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宗教传递的精神力量。与我们心中大多数教士爱财虚伪的形象不同,他站在宗教与世俗的平衡点上,安贫传道。他活在就旧社会,对于苦难的人们而言不得不说是种恩赐。只是在这样的社会中,“冉阿让”有无数个,“米里哀先生”却寥寥无几。而在当下,我们更需要这种能给社会传递正能量的人。虽然每个人宽厚善良的态度并非天生的,但是在人生过程中,好的信念可以慢慢渗透到心里,一点一滴地去积累。

(二)悲惨之下

看完了《悲惨世界》第一部,在周围呼吸声均匀的夜里。

该书作者雨果先生之所以给本书取名为《悲惨世界》,却有其因。19世纪初人们正遭受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剥削和压迫。我们来看看,失业工人冉阿让为外甥偷了一块面包,被判处苦役十九年。天真纯洁的少女芳汀,被情人抛弃后,无奈之下将自己的女儿柯赛特托付给德纳迪诶夫妇,视财如命的德纳迪诶夫妇一次次以柯赛特为借口向芳汀索取钱财,为了女儿,芳汀卖掉了自己金黄的长发和雪白的门牙,直至走投无路之时,贱卖了自己的身体。

“芳汀的故事是个什么故事呢?这是社会收买女奴的故事。向谁买?向贫穷买。向饥饿,向寒冷,向孤立无援,向遗弃,向一无所有。这是令人心痛的买卖。为一块面包出卖一个灵魂。卖家是贫穷,买家是社会。”

这是书中一段话,揭露着社会现实的残酷。因为这桩买卖,纯情美貌的少女沦落为为生存出卖灵魂的娼妓,忍受着世人的唾弃和骨肉分离的痛苦。社会才是最厉害的“造世主”。巴马塔博瓦先生的无事生非让芳汀落入了沙威的“魔爪”。沙威,这个严肃得近乎恐怖的人,他尊重权威,仇恨一切反叛,且固执于自己的信仰。所以当他看到一个妓女侵犯一个市民时,他愤慨了,坚决要用法律惩处这个伤风败俗的女人。不问青红皂白,不追问故事后的故事,不管这个女人背后又怎样难言的苦衷,只因为看见她做出了与社会道德不合的事。

佛教里所说的善恶不二,人做得事没有绝对的正确。反之,任何恶性也都隐藏着救赎的种子。任何事情都善恶一体,无法用刀子切割般黑白分明。在以沙威为代表的一类人的信条里,人性本恶,人是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赎罪的,一旦犯错就要接受惩罚,没有什么可以抵消,而仁慈就是人类犯错的根源。19世纪的法国对犯罪的刑法制度体现了当时偏重于施加严厉恐怖的惩处措施,而忽略了解析犯罪的动机及根本原因,少了很多道德和人情关怀。当一切罪恶和冰冷的“正义“拜倒在仁爱面前的时候,沙威成了这场斗争无辜的牺牲者。究其根源,当时的社会体制才是背后最大的刽子手。

至此,我想起了几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为救尿毒症妻子,北京男子廖丹私刻医院收费章,在近四年的时间里,为妻子换来四百多次“免费”透析机会,涉及金额17.2万元,检方以诈骗罪提起公诉,建议法庭在3-10年间对其量刑。因为制度的缺陷和个体的不幸,造就了此案的发生。

法不容情?法本容情!正义并非单纯的逻辑游戏,有限的法令无法涵盖形形色色的现实案件,如果机械地适用法律条文,就可能造成事实上的不公。刑罚的目的应该是综合性的:教育、惩罚、预防。如果刑罚等于宣判了一个人永远没有机会重新做人,那所有的刑罚跟宣判死刑没什么两样,甚至更甚于死刑,因为还要折磨活在现实中的人。更何况,这类案件的发生,社会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那样的悲惨世界里,冉阿让是可敬的。米里艾先生虽离开人世了,但把救赎灵魂的种子埋在了冉阿让心里。这一部分作者倾注了大量笔力来叙述主人公从苦役犯冉阿让转变为市长马德兰先生再到承认苦役犯冉阿让身份的历程,对主人公内心世界进行了丰富而细致地描写。雨果先生的笔端触及人物内心,令人动容不已。一个叫做商马第的人被误认为是冉阿让,而这个人要被判处终生苦役犯。冉阿让在是否要救商马蒂厄这件事上,做了整整一夜的思想斗争。他可以不去救他,也没有知道他就是冉阿让,那个叫做商马蒂厄得人一被判刑,他就可以真得无忧无虑了。最终,他选择了救他。而这一救后果也非常严重,他将失去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又要重新回到那暗无天日的牢房,受那无休止的折磨。但是他不后悔。人心的善与仁爱在冉阿让身上熠熠生辉。

“悲惨世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公正和仁爱的话题依然持续着。世界会因为冉阿让这样的人而变得更加美好,但少了沙威这样的人社会也缺了份稳定。没有绝对的好坏与善恶,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让这个社会的体制更为合理,让人们生活得更加幸福。

——2012.11.26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悲惨世界(上中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悲惨世界(上中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