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鲁迅传》,这是《我臆想中的鲁迅》

姓成的
2018-05-14 看过

鲁迅写过一篇散文,名为《死后》,讲他梦到自己死了,但还有着意识,只是身体无法动弹,不能睁眼,也不能说话。有蚂蚁在他身上爬,有苍蝇在他脸上舔,厌烦至极却也无能为力。

此书的作者和他的这本所谓的“鲁迅传”便是这讨人厌的蚂蚁和苍蝇。

书的前几章,从鲁迅童年经历讲起一直到从日本留学归来赴教育部任职都还能够称得上是人物传记,然而从第六章开始,作者便开始了他无穷无尽的关于鲁迅的臆想。第六章的标题为“待死堂”,说鲁迅刻了一个印章,叫“竢堂”,又给自己选了一个号叫“俟堂”,于是作者便立马断定这都是“待死堂”的意思。不管是“竢”还是“俟”,都只有“等待”的意思,不知作者是从哪里又读出个“死”的意思来的?根据这个莫名其妙的解读,作者便给鲁迅规定了他的人生观:对于历史和将来的凄苦和绝望。以后鲁迅所有关于社会的积极的发言和行动在作者的眼里就全是带着面具,不是真的鲁迅:作者认定了鲁迅只能是怀疑、悲观和绝望,简直是要比鲁迅本人还要懂鲁迅了。

尽管全书到处都充斥着对鲁迅的无端臆想,作者却还特别喜欢列举鲁迅的文章或书信内容来佐证他的臆想,作者往往先用“似乎”、“大概”这些极不确定的词语来下一个论断,接着马上就找出一句或几句鲁迅的话来证明自己猜测的正确性,完全不管鲁迅说出这些话时间和语境。而且还经常在自己对鲁迅一厢情愿的所谓心路描写中,冷不丁的掺进几句鲁迅的话,然后就着这句话再继续自己的臆想,把存在于文章、书信中的真实的鲁迅撕成一个个碎片,重新拼接出一个自己臆想中的鲁迅来。

另外作者似乎对于革命和共产主义带有极固执的偏见。在第十五和第十六章,作者近乎偏执地不停地在表达一个观点:鲁迅学习马列思想、参加“左联”、接近共产党等等全部都是迫不得已,到了十六章的末尾更是入戏不能自拔地悲叹起来:“在现代中国,知识分子根本就没有彻底坚守自己确信的可能。”在作者看来,鲁迅只要接触马列、亲近共产党便是没有“坚守自己”,所有这一切不过是鲁迅又一次带着面具的对所谓“待死堂”的一次逃离而已。

还有很多很多类似这样的无稽之谈,不一一列举了。作者在序言里说他讨厌之前被神化了的鲁迅,然而这本书矫枉过正,简直是把鲁迅“私有化”了,这样的一本书实在对不起它标题里的“鲁迅传”这三个字。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无法直面的人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法直面的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