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寂寞,还是世俗的狂欢?

十方散人
2018-05-13 看过

对于勇士,无论哪个时代,我们都理应保持一份敬意。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其实鲁迅的名言说一万遍,到头来还不及饭桌上的八卦轶闻广入人心,“自由”“民主”一类的词语,已和猛虎烈兽一般可怕,真正关系到你我每一个人切身利益的话题,已经完全被“勿谈国事”所覆盖。对于这种“穷则独善其身”的明哲保身,我们都彼此予以理解,但也正是这样,如熊培云一类的勇士,才更显弥足珍贵,也才更值得我们尊敬。 今天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们可以对方孝孺、陆秀夫、文天祥、和苏格拉底等人,事后诸葛亮地以一个“愚”字概括,也不过是拘于虚笃于时。但站在彼时的立场,这种大卫戈尔式的以死卫道,是真正的时代明灯。――如《赘婿》中的钱希文所言:我不是非死不可,只是怕未来我的子孙后世,想找一个不怕死的例子,而再也找不出来。 所以,虽然《自由在高处》像是一个絮絮叨叨而又怯弱不前的文士一般,顶多是迂回婉转含沙射影的吐吐嘈、发发牢骚,不敢明确的提出批评对象,也提不出任何系统性的、可行性的解决方案,甚至有“集中营是用来逃跑的”这样书生气十足的呓语,但依旧值得我们给予十分的敬意。 按照熊先生的说法,今天的中国,盛行的其实是“个人帝国主义”,即“一个人主义”。在私域内做事不守规矩,只图自己方便,只求权力/权利越大越好,却都不想担负责任;在公域内则成为了世界上最能隐忍的民族,有充足的耐心忍受苦难,却没有相同的耐心去解决苦难。 每个人都在愤世疾俗,每个人都在同流合污。 但须知,真正的自由是如赛亚·伯林所言,是可以做什么的自由,也是免于做什么的自由。是freedom,也是liberty。 不过我们也不用垂头丧气,就如唐德刚说,中国需要两百年穿越“历史三峡”,直下宽阔太平洋,任何事情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我们不能因为地上的贫穷而否定地下的宝藏,不能因为要正视池塘里的污泥浊水而对满塘荷花视而不见。胡适说,容忍比自由更重要。我们需要对自由的追求,也更需要对彼此不同价值观念的理解和尊重。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自由在高处(增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由在高处(增订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