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C&K
2018-05-13 看过

新世相创始人张伟的随笔集,说是随笔,其实更像是杂文,充满了对世间万象的思考,还有。。。。批判。 很喜欢这本书的名字,带着一种隐忍又坚决的气势。 主题是为文艺正名,包括文艺青年应该严肃认真的看待这个名字,如何保持真正的文艺气质,以及如何带着这种气质看待这个时代的种种变化和不变。 文章有很多独立的见解,我之前也在思考但没有形成清晰的逻辑,而张伟却都讲的清楚明白,读了之后很有共鸣,虽然是通过书本了解他的思考,仍然有种面对面对话的感觉,或许是因为他在文章里先提出了问题,中间又有各种自我反驳和辩论吧。 因为一直关注新世相,也看着它从小公众号一路发展,间或还有各种实验性的活动,让我觉得这个创始人很有思想,也很有执行力,不管他后来出现了什么营销门事件,都不会改变我对这个公众号的关注。 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我希望自己也能够成为一个这样的人,文可写字,武可成事。 顺手摘抄对自己有启发的句子: 我们需要区分好文艺和坏文艺的能力,更需要勇气。长久以来,某一类小众的行为和审美倾向被强横地定义为“文艺”,这类审美倾向包括腻味的抒情、毫无实质内容而形式又做作难堪的言辞、空洞而不知所云的励志、不懂节制的情绪以及腐朽的妆扮。将此称作“文艺”并进而对文艺进行嘲讽和唾弃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是恶劣的,其可笑程度就如同因为有人溺水而希望填没整个海洋那样可笑。 文艺代表着一种雕琢的努力,一种抒情之美。它并非回避真相,而是用更高级的方式陈述真相;它并非忽视现实,而是用鲜美的养料滋润现实。它是真诚的、严肃的、高尚的,它并非只是表面化、碎片化的堆砌一些花哨之物,它向内渴望精深生活,结果导向一个社会的精神世界的丰富,并且可以抵抗过于功利的潮流。 在内心里,我们得相信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和事有所分别。我们找得到自己最珍贵的不同之处,哪怕是一点骄傲的不足以说出的梦想,这是我们保持镇静和不被生活吞没的基础。 但对外并不需要刻意表现出这种不同。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有意乃至表演性地“与世界为敌”。只要心里真的拥有“我有所不同”的自信,我们就不需要通过外在强调自己与他人的不同来寻找存在感。我们可以温和、平静,宽容他人,尊重某些看上去平庸的事物。 丧失内在的分别心会让自己真正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一个被时代吞没的平庸者。而对外强烈表现出冲突,则会让生活充满痛苦。有些人偶尔问我,为什么自己与众不同却在生活中处处因此受到挫折。我的答案就是:因为真正的自我认可是并不需要通过对外的行为表现出来的。 坚持具体而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仍然是最大的道德。只是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对自己有更大的期待。要相信自己每天的烦恼和不起眼的思考有可能会是了不起的事情。 由于使原本分散的广阔世界被同一种有形的气氛和细碎声调所连接、定义,雨天抹杀距离感,让人格外容易想到遥远之地。 大多数人辛苦的目的是回到那种可靠的、被保障的平静中。我们不能在失去平静的同时失去对平静的向往,失去对平静这种事物之美的理解和记忆。 一旦以不切实际的抒情来指导人生,人生就危险得很。 我们所知道的任何痛苦都不能通过想明白或彻悟化解,而得靠麻木化解。修行只是这个反复刺激最终麻木的过程中的一种更漂亮的包装。痛苦并非一种理性的情绪,它是无法通过理性解决的。这正如恐惧一样,我们无法因为说服自己世间无鬼便不害怕夜路。痛苦和恐惧之间一定共享了某种未知的心理机制。 卢﹒里德的歌——穿过愤怒与自我质疑/才拥有可以承认一切的力量/当过去的一切让你大笑/这时你便可以品尝这魔力的滋味/挺过你自己内心的战争/你发现那火焰正是激情本身/前方不是高墙而是一扇大门 热衷于寻找导师像飞蛾扑火,克制对他人生活的指导则是极大的美德。警惕那些总想着指导一下别人的人生的人。 如果你对生活有困惑,可以想一想,你是选择了现在的生活,还是被迫过着现在的生活?我提醒你无论如何要努力保护自己选择的权利,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机会。 有趣是为了让别人快乐,按照一个教材一样的内容学习“有趣”本身说明了它的无趣之处。而识趣则是让自己都快乐。如果每个人都识趣,那么我们对有趣的需求就不会那么强烈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