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哲学家与狼,看人与动物的关系

苏术
2018-05-13 看过

——读《哲学家与狼》

作者:苏术

有人说哲学晦涩难懂、枯燥无味,其实这是一种错觉。哲学是每一个人内心潜在的,却不是每个能都能激发出来,它需要一定的悟性,没有悟性的人,是成不了哲学家的。

我应该算是一位没有什么悟性的人,索性这本书并没有特别晦涩难懂。作者马克作为一名哲学教授,有着对哲学的敏锐,写过多本关于动物权利的书,而这本《哲学家与狼》也正是关于动物权利的。

讲到此不得不问一句:动物有权利吗?

“动物权利”话语是现代合理多元主义的结构特征,是后现代生态文明的合法话语。从话语上讲动物权利是成立的。

1824年,世界上第一个动物保护组织“防止虐待动物协会”(1840年更名为“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在英国成立。

1876年世界上第一部动物保护法《防止虐待动物法》在英国通过,标志着动物保护运动进入了制度建设的层面。

1975年,澳大利亚哲学家彼得`辛格出版了“当代动物权利运动的圣经”《动物解放》一书,把动物保护运动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即从关注动物的福利到关注动物的权利。

作为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动物很早就已经是满足人类口食之欲的必备食物。然而就像这个社会,并不是你可以随心所欲从而为所欲为的,它从原始到法制社会,一步步走来,是人类的进步和约束。只有假定动物也拥有权利,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杜绝人类对动物的无谓伤害。

马克在书里说:“一些人说,狼,甚至狼与狗的混种,在文明的社会中都是没有位置的。对这种断言经过多年的思考后,我不得不说其结论是正确的。不过,这些人的理由并不正确。”没有看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并不是很认同作者的看法。与动物的权利相比,人的权利是一种较强的权利,主要是由于人不仅是生命的主体,有能力且能够在道德的意义上把彼此视为具有平等的基本道德权利的存在物来看待,而且人是有理性的存在物,能够听从理性的声音,这使得人们彼此之间相互合作,并以非暴力的方式解决彼此的冲突的可能性大为增加,但是,我们与动物之间却不可能建立一种以理性和道德为基础的合作关系。

哲学家与狼,或者说人类与动物,马克与小狼布朗尼相处了11年,从相识、磨合、相处到死亡,这其中的情感变化也是从小到大。书里有大量的关于小狼布朗尼的描写,比如在与布朗尼玩耍中,学到了关于劝狗架的方法,更是在狼与猿猴的对比中将人与动物的关系通过哲学带入更深层次的思考。

猿猴,是人类进化之初始,所以猿猴与狼的对比,归根结底还是人类与动物之间的对比。我们说法律之所以规定我们不要虐待动物,是要求人们保护动物、爱护动物。人类有保护动物、爱护动物的义务,在这里,动物是人类保护和爱护的对象,并不是主体,不具备权利。英国哲学家洛克在《关于教育的几点思考》(1693年)中指出,动物能够感受痛苦,能被伤害。马克写道,狼妈妈离开了狼群,消失后,狼群每一天都在嗥叫,焦急地寻找并等待;也有人会发现狐狸埋葬死去的同胞、公象伫立于死去的母象尸体旁边,抚摸它,试图让它重新站起来。更有狩猎者利用公狼因失去伴侣而产生的悲恸情绪,诱捕并杀害了它。

在我看来,人类与动物之间本是一种对立统一的关系,如果把这种关系割裂开来了,片面地固执于一端,必然要走向谬误。我赞成通过唤起人们的爱心去爱护动物,反对虐待动物,主张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甚至同意把“敬畏生命”、“善待生命”作为今人信仰。但是,保护动物与主张动物权利、主张动物成为法律主体,这种观念在理论上会陷入困境,在实践中也会遇到不可逾越的障碍。所以人与动物的关系应该是:一方面,动物是人类不可缺少的一种资源,是人类必须而且应该加以利用。另一方面,人类不得不承认野生动物具有不可忽视的生态作用。多种多样的物种是生态系统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综上所述,哲学家与狼,有着相互制约、相互依赖的辩证关系。我们在开发利用动物资源的同时,必须要保护动物。保护动物,既需要法律上的完善,还需要观念上的改变。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哲学家与狼的更多书评

推荐哲学家与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