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魂 离魂 8.4分

说书人张大春的人间志异

菱歌
2018-05-13 看过

真真才子之书,张大春有点像写《夜航船》的张岱,艳异谐趣,包罗万象。若在古时,张大春真可当得上说书人或采诗官。

《离魂》极妙,阿城也写过。张大春的文字轻盈,正如魂灵一般。更妙的是,小小一篇,人情练达。焦十一一介乡野村夫劝起江南陈三公子却入情入理,字字珠玑。陈琮、陈琬兄弟嘲讽还魂的陈琳,老父陈登夹哭夹笑,最后扶着老妻,老态龙钟地回内堂也让人心酸。贵介公子没了好皮相真是人间惨剧。

《狮子头》。数场说书引发的血案。屈药师笑问白虹剑客:“你‘幸得见之’,你‘见’了个什么来?”分明就是嵇康眼皮抬也没抬而问而问钟会:“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世人原是最禁不住问为什么。

《杭城藏王》。“看样子要中国人不计较,除了菩萨显灵是没得治的!”

《现世报》。南宋豫章那位有“丹灶黄白”之癖的杨秀才,分明遇见了个《风雨归舟》一般的故事。《风雨归舟》嘛!您知道,刘宝瑞的相声,点题一句:“没雨呢您看那张,下雨了您再看这张!”

《日南至•野女出》,一个“日南至”可看出张大春的学问了,没点经史子集的底子也许就没有省察前人谬误的乐趣。这个故事太可乐,看完直接把《齐东野语》那一段抄了下来。声言击东,实击其西也。受到惊吓的野媪们大叫:“士君子读圣贤书,不欺暗室!士君子读圣贤书,不欺暗室!”,竟还一身的珠玉琳琅。解昌捡了珠玉到兑银铺,还惊吓到了老板“客观您可别翻悔,这玉石归我,这铺子归你了!”这我可想不明白了——这算是哪门子“野媪”?

《吴大刀》,又到了唐代宗藩镇割据时。卢龙节度使李怀仙和世家浪子吴杏言,谁都离不开谁,非得有对方方能成就自个儿。李芝娘,合该她封夫人,“男儿志在四方,死生有命,此行焉知非福?郎君勉图之,不立功归,毋相见也。”这才是将门之女该有的气度,大唐气象都在这女子身上了。所以说,这仨人互相成全,缺一不可。

《扶乩》。“日你娘个中啦!”笑得不能自已。

《祝由》。一厢情愿的感谢,只为了心里安稳,想来也是够自私的。剃头小伙计俗称“待诏”,究竟为何呢?可以考据一下。

《场中少一个》。科场中事,于今也是心有戚戚。所谓“官知止而神欲行”,写文章许是如此。吴兰陔这经历到让人猛掬一把泪。虽说最后他意外得中,但知天命之年才悟出科举的理路,是大解脱还是大郁闷还真说不准。“天禄在数”,真是如此。另,“夏楚”(音假楚)者,教鞭是也。

《放枪》。“开店的叫‘小利把’,跑腿的叫‘小跟包’”,而幕宾从学徒就叫师爷。另,家在北方,方言里似乎还有“利把”的说法,现在是形容词,形容此人办事麻利,大约源流在此?

《巴图鲁》。朱老相公这还真算一段奇缘了。以为是什么龙阳故事,没想到当年的朱小相公确当一了回“美人帐下犹歌舞”。

张大春祖籍济南,想来也是缘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离魂的更多书评

推荐离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