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力是什么?——读古尔德《人类的误测》

林雨
2018-05-13 19:16:26

对于《人类的误测》的兴趣,首先源于它的作者史蒂芬·杰伊·古尔德,古尔德是犹太裔的美国进化生物学家,他一生维护与发展了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并在后期成为一名著名科普作家,在《自然史》杂志上开辟科普专栏。

不过个人更感兴趣的是他另外两个身份:抗癌斗士与马克思主义者

1982年,在古尔德41岁的时候,古尔德被诊断患癌,罕见的“间皮瘤”,这种癌被医生认为只能存活8个月,然而古尔德在此后活了20年,被很多癌症患者誉为抗癌斗士,激励了很多癌患(比如写了《每个人的战争》的施莱伯)重获新生。

而古尔德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是马克思主义者。方舟子曾经有一篇文章叫《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西方科学大师》,介绍了古尔德鲜为人知的信仰,在美国,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家凤毛麟角,可见古尔德的坚守。

因为古尔德的这两个特殊的身份,促使我思考两个问题:所谓的权威告诉我们的都是对的么?所谓的少数派都是错的么?读《人类的误测》,同样让我思考两个类似的问题:

各个时代,权威告诉我们的关于智力的概念是对的呢?大家都相信的IQ测试真的准确么

...
显示全文

对于《人类的误测》的兴趣,首先源于它的作者史蒂芬·杰伊·古尔德,古尔德是犹太裔的美国进化生物学家,他一生维护与发展了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并在后期成为一名著名科普作家,在《自然史》杂志上开辟科普专栏。

不过个人更感兴趣的是他另外两个身份:抗癌斗士与马克思主义者

1982年,在古尔德41岁的时候,古尔德被诊断患癌,罕见的“间皮瘤”,这种癌被医生认为只能存活8个月,然而古尔德在此后活了20年,被很多癌症患者誉为抗癌斗士,激励了很多癌患(比如写了《每个人的战争》的施莱伯)重获新生。

而古尔德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是马克思主义者。方舟子曾经有一篇文章叫《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西方科学大师》,介绍了古尔德鲜为人知的信仰,在美国,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家凤毛麟角,可见古尔德的坚守。

因为古尔德的这两个特殊的身份,促使我思考两个问题:所谓的权威告诉我们的都是对的么?所谓的少数派都是错的么?读《人类的误测》,同样让我思考两个类似的问题:

各个时代,权威告诉我们的关于智力的概念是对的呢?大家都相信的IQ测试真的准确么?

智力是什么?恐怕是我们很多人都想弄明白的问题。《人类的误测》能够告诉我们的,也许并不是智力最为准确的概念,但是却告诉了我们,关于智力,我们不应该误入什么样的歧途。

全书可以大致分为两个部分:19世纪及其之前的颅骨测量术和身体测量术;20世纪及其之后的IQ测试及其它试图对智力进行精确测量的方法。

先说颅骨测量术和身体测量术。人起源于动物,但是却拥有动物无法比拟的智慧,但对于智力的测量起初并不是为了区分任何动物,而是区分不同人的优劣——说白了,就是种族歧视。这种思潮由来已久,欧洲白人以及移民到北美的白人都认为黑人是劣等民族,到了19世纪,美国人莫顿收集了大量头盖骨,据说超过了1000个,他并不是有某种癖好,而是为了测量不同人种脑容量的大小,他计算出白种人的平均脑容量最大,达到了87立方英寸,其次是亚洲人和美洲土著,为82立方英寸,最小的是黑人,为78立方英寸,以此来证明白人的智力最为突出。

莫顿所用的方法是在不同人的颅骨中放芥末籽儿,然而到了晚期,莫顿自己都开始自我怀疑,因为芥末籽儿本来就有弹性,他的助手站在种族歧视的立场上进行测量,白人的颅骨里的芥末籽儿就会被压的实一些,一些大的黑人和黄种人的头盖骨被剔除出去,自然会得出以上的结论。然而经过使用铅粒进行重新测量,其实各人种的头盖骨几乎相差不多,黄种人的脑容量甚至比白种人还大。

但是,通过大脑进行智力测量的风潮并没有停止,欧洲人发明了对大脑称重,这其实是变相的颅骨测量术。当时欧洲人平均脑重量大概是1350克,屠格涅夫的脑重量竟然超过了2000克。脑重被认为是聪明的象征,黑人和黄种人被认为是劣等,脑重自然小。但是可怕的结论出现了,黄种人的脑重比白种人更大,此种方法也最终无疾而终。

当时另外的方法还有身体测量术,比如测量大臂和小臂的比例、鼻梁的高度、小腿的肌肉,来作为智力的象征,最终都告失败。

这里要提一下从颅骨测量术和身体测量术演变而来,曾经被认为是一门科学的“颅相学”,颅骨的形状、身体的某些特征都被用作指认罪犯,现在看起来无稽之谈的理论当时曾被认为是科学,一直延续至20世纪。

20世纪,科学飞速发展,对于智力的探索也拓展了新的方法。出现了我们现在最常见的智力测试方法——IQ测试,IQ,即是Intelligence Quotient,智力商数,它的起点应该追溯到是法国人比奈的比奈量表。比奈量表最初是法国教育部的一个课题,目的是为了通过一系列的试题识别那些学习困难的学生,来帮助他们。比奈特别强调:比奈测试的结果不能反应一个人智力的优劣。

然而这件事传到美国变了味儿,通过亨利·戈达德、路易斯·特曼、罗伯特·耶基斯三个美国人的发展和实践,IQ测试发展到后来的样子,流传至今。他们认为,IQ测试的结果可以反映先天的智力,人一出生智商高低就确定了,可以以此把人分为三六九等,为他们安排相应的工作。而且IQ分数低的人就不必生孩子了,这就是所谓的“优生学”,20世纪初IQ测试还促进了美国新的移民法的颁布,阻止东欧人等所谓的劣等民族移民入美国。

比较搞笑的是,当时芝加哥的市长的IQ测试结果是傻瓜。IQ测试中有太多主观题目,比如:美国名人克里斯蒂·马修森是因为什么而出名的?供选择的答案有四个:作家、艺术家、棒球选手和喜剧演员。这样的题目对于我们现在不了解美国历史的人是无法作答的,而对于当时不了解美国的外国移民来说同样是个难题。类似这样的需要后天习得知识的题目,在IQ测试中比比皆是的。

我们承认,IQ测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人在特定状态下的观察力、逻辑思考能力等大脑的基本能力,但是仍然无法完完全全代表我们真实的先天智力。改革开放后,IQ测试传入中国,好多人趋之若鹜,实在只能称得上是对新鲜事物的追捧罢了,了解背后的它的本质,才能真正的认识和利用IQ测试,那就是回归比奈的比奈量表最初的初衷:识别那些学习困难的学生,来帮助他们

20世纪,很多科学家都试图找到人的先天智力常数,称为g,最终都告失败,本书最后也在批判“钟形理论”,它也是寻找先天智力常数的方法。其实我们有一首歌唱的很好:“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智力也是如此,先天和后天共同塑造了我们的智力,大脑的能力,先天固然是基础,但很多方面是可以在后天的教育和训练中获得与逐步提高的。

智力是什么?智力的定义告诉我们,它是指人们认识、理解客观事物,并运用知识、经验等解决问题的能力,包括记忆、观察、想象、思考、判断等多方面的能力的集合。虽然智力包含着多方面的能力,但它并不是多方面能力的叠加,而是在不同环境和情况下的有机结合。从这里我们就能看到,智力虽然受到先天因素的影响,但后天因素对它的影响更大。而且,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是紧密结合的,并不能单纯剥离出所谓先天的智力,更不存在所谓智力的实体。用一些试题测量或者通过计算获得智商更是不可能的。

《人类的误测》一书充满了古尔德的人文主义情怀,这应该是科学与科学家应该有的样子。我们应该反思,科学的起点不应该是充满主观臆想的歧视,数学也不能测量与代表一切。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生物决定论”与“基因决定论”带给我们的过度偏执,更应该相信的是,我们后天每一天的努力与尝试都是值得的,我们的生活写在分分秒秒之中,而不是我们的基因代码之中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的误测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的误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