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的你

南有鸢尾
2018-05-13 看过

20岁是个怎样的年纪?

“我的二十岁倒像是一个没有尽头的迷宫”,路小路说。20岁,路小路的理想在工厂宣传科做一个科员,每天看着日晷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理想之所以成为理想,是因为追逐的结果不一定会遂人意。92年高考结束后进入工厂,按照路爸爸的规划,做一年学徒,再去化工职大混一张文凭,回来后就能由工人转为干部编制。路小路不知道什么适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只能听从家里的安排。在糖精厂路小路做过钳工,电工,糖精车间倒三班工人,路小路在工种变化间成长,在工厂的所见所闻使他对人生有了自己的思考。一本笑中带泪的小说,戏谑中剖析人生,句句真言。路小路的青春和普通人的一样,透露出青春特有的淡淡忧伤。在肆意的年纪迷茫,在生活的打击中找寻自身的定位。

路小路从进入工厂的那一天起,用心体会工厂发生的事情,直白的描述中感受到了路小路内心的平静和无奈,看似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将会一辈子是个工人的命运,但在字里行间,又觉得他像一个旁观者,冷眼旁观工厂大大小小的事。平静的水面往往波涛汹涌,淡淡的哀愁下炙热的心逐渐坚定。作为新人适应厂里规矩和人际关系,在钳工班跟着师傅学黑话,听轶事,修水泵,也曾被甲醛熏到昏倒,被告黑状,被鄙视……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对工人生活状况的关注,使得他对外界环境有了一定的思考,对未来有了一点探索。迟暮的师傅,恨嫁的阿英,唯唯诺诺的魏懿歆,处处和他作对的倒B,爱做媒的秦阿姨,插足他人婚姻想自杀的阿芳,什么初级证都考的焦头……对生活的记录中透露出对小人物命运的叹息和无奈,同时也在控诉糖精厂的不规范程序和用料给工人带来的身体上的伤害。路小路没有想到政策下来后化工职大被停办了,成为科员的梦就此破灭,他将会一辈子做一个工人。

为什么是少年巴比伦?

巴比伦,又称为“冒犯上帝的城市”。在两河流域之间,古人同心协力修建城池,安居乐业。有一天人们决定联合起来修建一座通往天堂的高塔,探索未知。上帝看到高耸入云的高塔,感到神权受到了威胁,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因而决定让世间的语言发生混乱。计划的结束发生在言语不通的那一刻,因为人们无法听懂别人的话,别人也无法听懂自己的话,每个人都孤立的存在这个世界。后来,这座废弃的高塔称为“巴别塔”。而整个糖精厂就是一座巴比伦。厂里的目标是做垄断的糖精生产生意,看似计划宏伟,实则漏洞百出。糖精厂依赖工人生产但压榨工人,工人等待着薪水却偷奸耍滑,科室干部日子清闲,干部工人被划分了等级,科员更像管理者,工人羡慕着坐在办公室的科员,科员又看不起工人但又依赖于工人,干部和工人的利益是对立的。在这里,你的理想是没有人理会的。路小路的20岁就在这里,周围都是像一群孤岛一样的人,没有人愿意理解他人,他的人生没有目标,没有规划,对人生规划第一次接触来源于长脚。长脚有一个又惊险又美好的人生计划,考上夜大去学机电一体化,再回来做科员。厂里反对工人参加成人高考,被发现的话会被送去车间倒三班工人,长脚偷偷摸摸的看书,但最终也被发现了,因为在管工班他是唯一一个干活的人,只要他不见了,立马就会被发现。因此,管工班兴起一项“高雅运动”——猎狐。一群师傅围捕长脚,逼他去修管子,为了让他死心再把他的书都烧了。绝望笼罩着长脚,他觉得自己活在一个生不如死的世界。梦想跌落神坛,掉在地上被人随意践踏,触手可及变成了遥遥无期。路小路发表在厂报上散文,科室青年不屑一顾,工人的“诗人”称呼中透露出嘲讽。在这里理想是被用来嘲笑的,而且无论哪个车间,哪个部门,都像是等待被投食的动物,等待着微薄的薪水,过着一层不变混吃等死的生活。

他们的人生,都在等待时间流逝,直到死去。

关于白蓝和路小路

路小路的工厂生活,自己的说法是:做钳工修不好水泵,好不容易换个高级一点的工种,结果做电工只会换灯泡,后来被发配到糖精车间卖体力。他的人生是迷茫的,但白蓝不一样。白蓝鼓励他去考夜校,鼓励他走出工厂,但如果他自身没有对现状的不满和对生活的思考,他是不可能去坚持的。路小路用即使土壤贫瘠,被人随意践踏的野花也有自己的美丽来比喻同自己一样的人。小人物也有对生活的渴望,遇见白蓝只是一个爆发的契机,分手也是因为路不同。白蓝的人生是有规划的,是理性的,她知道自己要过怎样的生活。如果爱过,就不要忘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少年巴比伦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巴比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